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锦春》锦春包子 第四章 裂帛 锦春同人

《锦春》锦春包子 第四章 裂帛 锦春同人

发布时间:2021-01-25 18:02:2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织锦 状态:已完结

《锦春》为织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顾蘅所求的,不是别个,正是打胎药。 “红花

>>>《锦春》在线阅读<<<

《锦春》免费试读


顾蘅所求的,不是别个,正是打胎药。

“红花?你要红花作甚……”

低头听得顾蘅断断续续哑声说的,竟是一味红花,田珑也不曾细细琢磨,径自说了了半句话,才回过味来,呐呐着将舌尖上的话咽了回去。

顾蘅低眼敛眉,默默承受这一刻的静默。说出这个要求,她并不是不觉得羞惭,但想到先前那男孩的眼睛,她便觉得浑身发寒。

“这事,我须得与大夫问一句,方能……”虽然心中惊疑,但顾蘅这么个模样儿,田珑皱了皱眉头,有些迟疑地叹了一声,就含糊着应承下来。

轻轻嘘出一口气,顾蘅便觉得脑子有些发昏,眼前也有些晕眩的感觉,整个人软绵绵的,颇有些生受不住。越是如此,她却越不敢怠慢过去,忙哑着嗓子,低声询问是否有人与她同时救了上来。

“那是只见着你一人,并无旁人。”看着顾蘅脸颊惨白一片,仍旧撑住精神询问,田珑虽然对她多有些猜测,但也不忍心多苛责什么,低头思虑了一番,便劝慰道:“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忧,许是早被旁人救走。再者,连着大江的河流本地并不少见,又或者被水冲到了旁的地方,更是难说得很。你身子仍虚的很,且专心养着方好。等一会,我便遣人去那河滩一路查探,你就等着信儿好了。”

听得这话,顾蘅自然只能应下来。

田珑见着顾蘅言辞神态俱是温柔和顺,先前说及红花时,更是悲愤羞惭,又念及这些年的匪盗不绝,心里自然将她往好处想,默默感念一番后,只将被褥安置妥当,就解下帘帐,打起软帘预备着往外走去。

却不想,外头除却那几个丫鬟外,自己的外甥汪毓敏也正默默呆在一边候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毓敏,你怎么会在这里?”田珑先前看着自己外甥在屋子里便有些惊讶,此时看到素来冷漠孤介的他依旧在这里,不由招手唤他过来道。

汪毓敏那黑瞋瞋的眸子有些闪躲,但看了那软帘一眼,就迟疑着慢慢走到田珑的身边,低声询问道:“她,怎么样?”

田珑一惊,心里倏然闪过些荒谬的念头,一时间倒没来得及多说些什么来,只是抿了抿唇角,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而她这样的神情态度,落在汪毓敏的眼里,他不由得想起先前压在心底的那些个事,小小的脸登时一片红胀发紫:“你为什么不说话!她像妈妈一样,被你们杀了,是不是!”

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包括田珑在内的人都瞪大了眼,愣愣看着汪毓敏。半晌后,其中一个机灵些的丫鬟突然回想过来,一脸惊慌往后退了一步,却将案几上一个白瓷双耳瓶撞翻砸在地上。

啪啦!

瓷器摔落在地面的清脆声响,将这静谧到古怪的气氛打破,也让田珑从惊诧中回过神来。

“你……”田珑死死盯着汪毓敏,一股恼怒愤然的情绪直接从心中冲到顶上,差点就将她所有的理智都咕噜噜煮沸了,双唇动了动,只迸出一个字来。她与琼儿的姊妹情极好,又看着汪毓敏是妹子留下的一点血脉,故而总迁就着他,见他总躲着她,也尽量避开。那时只当有娘在,自己只需将他衣食学问上细细打点好了,过几年便也好了。

却想不得,自己这个做姨母的,在他眼中竟是杀人凶手!

田珑心里忿忿然,但抬头看到汪毓敏那一双漂亮的凤眼,却不由得心中一软:终究是琼儿的血脉,这眼睛、这小脸,当真与她像极了。

想到此处,汪毓敏那敌意的表情,她却没心思计较,只深深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摩挲眼前这小小的脸一会,道:“小孩子家家的,浑说什么,旁人听了可不是顽笑的。说来这姑娘与你娘也有些缘分,你既担心她,便进去瞧瞧,闲了的时候过来也行。只一件事,你须是答应了我。”

汪毓敏抬眼飞快地瞅了田珑一眼,心里很有些疑惑,但想到里面那个和母亲一样柔和温暖的女子,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放心,也不是旁的事。”田珑看着这小小的孩子,一脸坚毅的表情,活像接受了什么大不了的要求一样,便微微笑了笑,轻声道:“她现在病了,你可不能多打搅她,要安安静静的,知道吗?”

汪毓敏犹豫了一会,便又点了点头,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在田珑身上转了一圈后,就转过身往那屋子里跑去。

留下来的田珑看着他这么急切的样子,当下不由得摇了摇头,转头看着那些丫鬟都有些惴惴然,似乎听到什么大秘密的样子,眉头立时皱了起来:“小孩子的话,他浑说,你们也混听罢了,这一个个脸绿的,成什么样子了。”

几个丫鬟只一时被话给唬住了,这时方想起来,那汪毓敏不过是个六岁的黄口小儿,少不更事的,知道些什么来着。心里这么一想,她们自己倒有些羞愧,只呐呐着说不出话来。

田珑看着她们缓过神来,倒也没在这话题上多说什么,只细细嘱咐好生照料顾蘅,又将汪毓敏的事情提点了几句,就皱着眉向田母的屋子走去。

虽然对于汪毓敏的话,她并没有十分在意,但这小小的孩子心里头存着那样的想念,田珑自然担忧他身边的什么人教坏了他。再者,顾蘅的事情,也需细细琢磨的,这些她都得与自己娘亲细细讨教一番的。

顾蘅朦朦胧胧睡着,倏然觉得身边有什么正紧紧贴着自己。她脑中立时闪过一张阴鸷英朗的脸,立时颤抖着滚到一侧,瞪大眼看去:那并不是旁人,正是汪毓敏。他依旧是那一身石青色素纹的衫袍,小小的身子缩在床边,巴掌大的小脸被细柔的发丝遮盖了一部分,安睡着的时候,眉眼间仿佛有几分杜昀的文雅味道。

……

顾蘅微微一愣,不自觉地支起身子,半晌后方压下心头一丝厌恶,只探手推推这小孩子,待得手指不由得发痛,她才醒悟过来,忙放弃了这个举动。

“姑娘,你醒了?”就在这时候,边上恰好走来一个丫鬟,见着顾蘅醒来,忙跑过来,又扶着顾蘅将抱枕安置好,又将一边的茶取来与顾蘅吃了几口。

这一会,顾蘅已然觉得身子好了不少,也颇有些气力,只吃了几口茶,她便看着那睡过去的孩子道:“这位小公子他是……”

边上的丫鬟见着顾蘅看向汪毓敏,自然也会意,不等她多询问,便笑着回道:“姑娘,那是二姑娘的独生子,眼下正住在府里呢。”

听出这丫鬟并不想多说什么的样子,顾蘅只点了点头,便抬眼看向那丫鬟,道:“这位姐姐的声音听得有些熟悉,倒不知道是哪里人?”

那丫鬟听得这话,不由得抿嘴一笑,眉眼弯弯,透出一股细致灵秀的味道:“姑娘可瞧着我话音像余杭那边的,听过的人都这么认呢。只我来这府里的时候还小着呢,也不大清楚。”

说完这话后,她正想再说些什么,那边的小男孩已然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后,他便抬头看来,一面还嘟囔道:“苏合姐姐,我再待一会,就一会……”

话还没说完,他便看到顾蘅也正瞧着他,嘴里呐呐着说不出话来。

看着这小男孩一瞬间胀红了脸,却仍旧不愿离去,总不自觉地趁着她不注意偷偷看自己,很依赖温存的样子,顾蘅她心里也微微有些发热,半晌后便温声道:“小公子,可睡着还好?”

汪毓敏看到这个和娘一样温柔的女子,眉眼含笑,温声细语慢慢说着话,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先前曾在角落里听到的那些事,那一丝慕孺之心登时越发得涌了上来,眼里也不由得淌出泪水来:“娘……”

这猛不丁的一声叫唤,虽然充满了慕孺亲近的意思,但顾蘅仍觉得浑身一僵,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手指却不自禁地颤了颤,右手手腕也不自在地蹭了蹭腹部。一边的苏合也想不得这小公子,头一句就唤出这个字眼来,饶是她素来敏锐,却也有些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候,外头倏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仿佛有不少人正慢慢走了过来,汪毓敏固然觉得有些遗憾,慢慢吞吞地从床榻上下来,站在一边不说话,顾蘅也低头垂着眼没说什么话,苏合却生生在肚子里念了几声佛,好声好气地让汪毓敏坐在一侧,自己又告了个退,出来相迎。

来的并非是旁人,正是田母、田珑以及先前曾过来诊治的李大夫。顾蘅的事情,田珑与老太太说了一番后,两人便觉的那个让那李大夫过来再瞧瞧,他说了算,这一会便遣人寻了他过来。

不想,这一会,顾蘅也恰好醒来,倒是意外之喜,连田珑也不由得凑趣一句,只道顾蘅与这李大夫有些医缘。

那李大夫听得这话,却又笑道:“今日若真说缘分两字,却不定是我,先前贵管事来时,医馆里也恰好送来一人,说是落水的人,因忙了那一阵子,过来时姑娘方醒来。莫不是那人与姑娘有些渊源,竟恰恰好凑到一块了。”

锦春

锦春

作者:织锦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锦春》为织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顾蘅所求的,不是别个,正是打胎药。 “红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