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樱庭雨落》樱庭劳拉 第十九章 陌路殊途 樱庭雨落全文章节

《樱庭雨落》樱庭劳拉 第十九章 陌路殊途 樱庭雨落全文章节

发布时间:2020-04-23 08:03:3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荷埃 状态:已完结

《樱庭雨落》是荷埃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樱庭雨落》精彩章节节选: 雨落终于穿上了缪贞娘梦中的正红华服,可却是以天下之母的身份去参加她心上人的婚礼。或许忘却才是她与耿青莲之间最好的结局吧。 辛流复

>>>《樱庭雨落》在线阅读<<<

《樱庭雨落免费试读


雨落终于穿上了缪贞娘梦中的正红华服,可却是以天下之母的身份去参加她心上人的婚礼。或许忘却才是她与耿青莲之间最好的结局吧。

辛流复平日里素着水蓝色衣衫,是以今日烫金的火红大氅内衬明黄长袍让雨落一路上赞不绝口。

“你怎么单对我的服饰感兴趣,这么盛大的仪仗,你却一眼不瞧?”辛流复用手推开鼻子都快贴到自己衣服上的雨落说道。

雨落嘿嘿一笑,讪讪收回身子,而后道:“我听说太子妃也是丞相家的女儿,就算今天在他儿子的婚宴上,他一定都笑不出来。这一切都太热闹了,让我莫名地生出一股子悲凉。”

辛流复将手搭在雨落肩上,语重心长地说:“这世间所有的事大抵都是这样起起伏伏,福祸双依的,我们没办法完全掌控,只能调节自己的情绪,让不好的事情不要干扰到我们。”

雨落撇撇嘴,耸了耸肩:“没办法啊,我天生就不是那种能站在制高点的人嘛。反正喜也好悲也好,人生不过百年。不必为眼前事担忧,将来回顾一生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辛流复顺了顺雨落的发髻,看见雨落耳垂被夹在上面的耳环拽得发红变形,说道:“霓裳也真是的,你才多大,就非要做足了皇后那套礼,来,我帮你把耳环还有...“辛流复前后打量着雨落的头饰,继续说道:”还有那些个多余反腐的簪子都给你偷偷去下。“说到这句时,辛流复仿佛是一个干坏事得逞的孩子,雨落也跟着笑出声来。据她这几天对霓裳的观察,细致入微如她,看到自己足足打扮了两个时辰的成果,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地简化,一定会生气的。想到这,雨落细细观察辛流复的神情,再次断定他跟霓裳之间一定有着不寻常的情愫。

马车一顿,马儿的蹄铁原地触在地面只发出几声,便消停了下来。门帘被掀开一角,大雪混着红色亮片在空中纷纷扬扬。御马官只侧身用手臂直直地挑着门帘,身体恭敬地保持在原地。

“我们下去吧。”辛流复牵起雨落的手作势就要下车,雨落却迟迟没有动身。辛流复见状,放开了扯着雨落的手,回身将门帘放了下来。“雨落,我们可以再等一会再出去。”

雨落垂着头沉默半晌,才抬起头对辛流复说:“我怕我会出差错。”

辛流复坐了下来,对雨落说道:“我知道要你一下子应付这么多身份很难,但是总要踏出这一步的。况且有我在呢,你就算把天捅出个篓子,还怕我兜不住吗?”

雨落来回搓了几下腿,随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等到已经起身才想起还在马车里,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头上却没有意想的疼痛。她忘了这是御辇,辛流复直身站立都绰绰有余。

辛流复见状,将手轻轻搁在雨落头顶,雨落抬眸正对上辛流复的,两人相视一笑,携手缓缓走出了马车。

雪花和金粉几乎掩盖了相府的牌匾,周围的景物都看不大真切,雨落有种置身梦境的错觉,直到辛流复将狐裘大衣披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来。

“老臣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陛下和娘娘亲临寒舍,为犬子主婚,是我耿府上下之大幸。”雨落知道眼前说话的便是耿丞相,但她只轻轻颔首,眼睛一直不由自主地盯着相府的牌匾,微微出神。

辛流复循雨落的视线望去,抬手为她扫去肩上的金粉,雨落这才回过神来,在耿丞相的殷切的引路下正式进入婚礼场地。

“雨落姐姐!雨落姐姐!”白飞一眼就认出雨落,高喊了两声,但声音很快就被喧闹的人声淹没。

雨落隐隐听到有人在喊她,但她不能四处张望,只能用余光仔细寻找认识的人,然而终是徒劳。

婚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耿青莲如行尸走肉般麻木地进行着婚礼流程,一声“礼成”后喜炮轰鸣。雨落被巨大的声响惊得脖子往后一缩,正对上耿青莲麻木空洞的眼神,雨落被盯得发毛,悄悄拽了拽辛流复的袖子,辛流复低下头顺着雨落的视线望去,耿青莲仍是直愣愣地盯着雨落,仿佛要在她身上看出个洞似的。

兰少陵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两杯酒,扳过耿青莲,将其中一个酒杯塞到他手中。“来,青莲,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敬你一杯。”

耿青莲胳膊一落,酒杯径直掉到地上,滚到了新娘脚边。一旁的耿丞相夫妇也觉察到耿青莲的不对劲,连忙上前来查看。

耿母先冲辛流复和雨落周到地行了一礼,而后一把拽住耿青莲的胳膊,责怪道“青莲,怎么搞的,惊扰了陛下。”耿母还想说话,新娘弯腰捡起了酒杯,轻声道:“娘,最近发生了太多事,青莲只是累了,我想陛下和皇后娘娘不会介意的。”

闻言,辛流复拍了拍耿青莲的肩膀,说道:“新郎这么辛苦,也不用费心招待我们了,先行下去休息吧。”

新娘将盖头掀起,冲辛流复和雨落盈盈施了一礼,挽着耿青莲退了下去。雨落看见耿青莲的背影仿佛一具失了魂的木偶,蹒跚僵硬地任由新娘子牵着。

兰少陵见雨落并未有异样,回身对与宴的人群高声说道:“感谢大家来参加我莲弟的婚礼,今日莲弟身体不适,新娘子就先扶他入洞房了。看在小两口的新婚之喜,还望诸位来宾不要介意。”白飞托着酒杯来至兰少陵身前,兰少陵结果酒壶,斟满酒杯,一饮而尽,将空杯朝向宾客,说道:“这喜酒还是要尽情喝的,我敬大家。”来宾稀稀拉拉地站了起来,一同举起酒杯,齐声说道:“敬国君陛下,敬皇后娘娘,敬一对新人!”来宾大多是满朝文武和邻近小国的使臣,很快喜宴就变成了一场政治会晤,雨落端坐在高左座上,微笑着看着这场不属于她的繁华,只偶尔附和辛流复说上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看着身侧完全应付自如的辛流复,雨落不禁想到上一次和清宴时辛流复还托病迟迟不曾到场,可现如今的他俨然是一位威严的君主模样。雨落随手摘起身前一颗色泽莹润的葡萄,放到口中细细咀嚼,很酸很涩,一点也不像它表面上那么甘甜。雨落心头一滞,一旁神采焕发的辛流复是否也是这般强撑着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呢。他在尽心为自己铺路,他相信自己能够做到。雨落鼻子微微发酸,将手覆上辛流复的,辛流复默默将雨落的手攥紧。

白飞一直留心雨落的一举一动,见到她和辛流复如此亲昵,气鼓鼓地低下头,嘟囔着:“我们耿爷可怎么办啊。”此话落在正坐在他身边的兰少陵耳中,兰少陵拍了拍白飞的腿,摇了摇头,示意他勿要多言。白飞不情愿地抿了抿嘴,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一会

鞠颂会偷偷带你出府逛逛。”辛流复在饮酒时将嘴掩在衣袖后面,低声对雨落说道。雨落本已昏昏欲睡,闻言眼睛一亮,信手拿起一块糕点颇有胃口地咀嚼起来。

子时刚过,天际层层叠叠绽放出绚丽的礼花,映亮了半个京都。耿丞相走出来跪在辛流复面前,奏道:“小女素喜热闹,今天是她哥哥的婚礼,臣想她是很高兴,这烟花是老臣与内人安排的,还望国君皇后娘娘包含。”辛流复示意一旁侍立的宦官扶起耿丞相,说道:“莲子怎么说也是我辛家的儿媳妇,如今她香魂虽逝,我们却会一直在心里铭记她的。老父亲用这种方式悼念自己女儿,没有人会忍心责怪的。”耿丞相做了一揖,道:“多谢国君体谅。”

雨落想起记忆中那个神采奕奕的可爱妹妹,不禁有些惆怅。自己昏迷着都没来得及送她最后一程。辛流复看出雨落的忧思,便命人跟着让雨落随意走动一下。

相府后院有一大片荷花湖,冬季天寒,池面结结实实地敷上了一层冰,只有大束的荷花枯梗提醒着这里夏日的繁华。九曲长廊一眼望不到头,雨落拿过了侍女手中的伞,让其留在这里,自己想单独走走。侍女面露难色,雨落指了指远处的湖心亭约定自己走到那便折回来,侍女只好眼睛一眨不眨地目送着雨落离开。

此刻风雪虽大,却不是很冷,脚下的雪松松软软,联想到下了几天的大雪,雨落猜想这一定经常有人打理才没有结冻。满目的冰雪琉璃景境,让雨落更加怀念起耿莲子,虽然两人的相处时间不多,那么善良美好的女孩没有人会不喜欢的。可是越是回想起与莲子相处的点滴,雨落就愈是头疼欲裂,好像冥冥中有什么在阻止雨落追思她。可饶是如此,雨落仍不想停止对莲子的怀念,于是她很快发现自己的记忆断断续续出现了一些空白,细究下去不见的记忆好像都是有关于一个莲子经常提到的人的。这人是谁?手中伞滑落雨落也不管,她双手死死摁住太阳穴,只觉告诉她那个人很重要,自己一定不能忘记。可脑中好似有一条巨蛇翻滚,搅得雨落脑中乌烟瘴气,根本无法思考。细密的汗珠从雨落额头淌下,雨落眼前一黑,眼看就要倒下去,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雨落。耿青莲瘦削而苍白的脸映在雨落眼中,没来由的一滴泪自雨落眼角滑落。

恰逢此时,狂风大作,遮蔽了等待侍女的视线,侍女刚想往前走,宽大的枯荷残片混在风中挂在了侍女脚上,令她前进不得。

雨落无力地倚在耿青莲宽厚的胸膛,耿青莲细心地紧了紧雨落的斗篷,将帽子为其扣上。雨落本想道谢,可一扬头目光一触即耿青莲红肿的眼睛话却变成了:”青莲,

樱庭雨落

樱庭雨落

作者:荷埃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樱庭雨落》是荷埃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樱庭雨落》精彩章节节选: 雨落终于穿上了缪贞娘梦中的正红华服,可却是以天下之母的身份去参加她心上人的婚礼。或许忘却才是她与耿青莲之间最好的结局吧。 辛流复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