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极品凰权》极品哑凰 调教 极品凰权弱受

极品凰权

古代言情连载中

《极品凰权》是南辞北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极品凰权》精彩章节节选: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前提是你得把眼睛闭上。”君慕白边说边从洛无双的头上扯下墨绿色发带。 洛无双倒也不恼,只是一头墨发便倾斜而下,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2 12:07: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极品凰权》是南辞北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极品凰权》精彩章节节选: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前提是你得把眼睛闭上。”君慕白边说边从洛无双的头上扯下墨绿色发带。 洛无双倒也不恼,只是一头墨发便倾斜而下,

《极品凰权》免费试读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前提是你得把眼睛闭上。”君慕白边说边从洛无双的头上扯下墨绿色发带。

洛无双倒也不恼,只是一头墨发便倾斜而下,纷纷扰扰的发丝扫过君慕白的手背。

“有桃花酿吗?”洛无双看着君慕白反问道。君慕白莞尔一笑,点点头。洛无双略微思考了一会,总算是点点头。

君慕白绕到了洛无双的背后,展开了墨绿色发带环绕了洛无双,属于君慕白的气息扑鼻而来。他的动作很轻柔,一点也不怕扎不紧掉落下来。他瞥见洛无双脖颈刚才被贺兰璟睿划的血痕,用指尖轻轻点触。

洛无双偏过头道:“反正也不痛,你知道的,到最后一丝痕迹也不会留下的。”

君慕白没有说话,系好以后仔细地看着被遮住眼的洛无双,还有几绺调皮的发丝垂落额前,洁白光洁的额头,还印着齿印的红润饱满的樱唇,瘦削的下巴。牵起了洛无双的手,执手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到了。”君慕白跃上最后一块岩石,踏步而上,携着的洛无双也一同落地。在这山峰上是一片平地,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一大片平地竟然绽满了荷花,范围及其广阔道离两人落地之处只有十步而已。中央有一个小茅屋,因荷花的绽放实在太过广阔,不仔细瞧去,难以发现。

洛无双被眼前的的奇景震惊一番,踏步向前走去,想就近查勘一番。却被君慕白拉住了衣袖,洛无双不解,望向君慕白。

“你再往前走十步,便要陷进这佛莲圣地的淤泥里,这淤泥可不比那流沙差。”君慕白开口道。

洛无双一听,定睛一看,如果,那边绽放莲花的土地的颜色确实与落地之处的土地颜色明显有异。

君慕白见洛无双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不再多话,脚尖轻点向中央那小茅屋飞去,随着君慕白的身影的飘移,洛无双也瞧出了门道,他每一次落脚之处皆有门路可循。

君慕白站在佛莲池中央向洛无双招手,洛无双翻了个白眼,道:“会飞了不起啊?有路你不走,你是仙女呗!”接近佛莲圣地有一条蜿蜒的似玉盘的绿色碧石横在淤泥上面,踏上了发绿光的石头。

这号称佛莲圣地的地方也不枉这个名头,虽然是三寒腊九天,这上面却丝毫不受影响。这莲花开得盛似七月一般,花色十分好,那花茎又高又直。

洛无双到了小茅屋,在屋檐的君慕白一脸淡然地一口接一口地给自己灌酒,一点也没有当主人的样子。洛无双脚尖轻点,也跃上了茅草屋。

洛无双不满君慕白,抢过他的酒壶,也咽下一口烈酒,火辣的感觉席卷了整个喉咙。

君慕白见洛无双的模样,也难得没有与洛无双较真,只是微醺着问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酒坛子。”

洛无双并不搭腔,又迎着风灌了一口,君慕白看着洛无双不断大口灌酒的侧脸,心里微动。

“哎你给我留点啊。”君慕白眼看酒壶就要见底,却猝不及防被洛无双喝尽了最后一口酒。

洛无双被酒气熏出了两酡酡红,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响嗝,攒足了力气将手中的酒壶扔向佛莲池,大喊一声:“痛快!”

君慕白颇为无奈摇摇头地嗔道“洛小公子还是个辣手摧花的狠心人,可怜我的佛莲了。”洛无双迷离微红的脸庞显得十分可爱,望向那漫天星辰,君慕白很久没见过这么美丽的星辰了,呼吸空气中的莲香,觉得十分惬意。

“听闻令尊要送洛小公子去白鹿书院了?”君慕白忽然问道。

“是啊,老头说要送无双出仕。”洛无双顿了顿,双手枕在脑后悠悠道:“无双要去当个佞臣哟。“

君慕白摆摆手打断了洛无双的话,直言道:“有没有兴趣去白鹿书院之前,陪我到江南走一趟?”

洛无双眼眸恢复了清晰,她定定地看着慕白枫,道:“无双能有什么好处啊,能让慕相爷头痛肯定都是妖魔鬼怪,无双怕死。”

“那倒也是,江南可都是魑魅魍魉呢。慕白也怕死,不过若是有洛小公子陪伴,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呀。”君慕白一脸无谓。

“那好吧,但是这一趟无双不想白跑,毕竟把命都搭给了相爷呢。”洛无双在心里思量着,去白鹿书院之前既可以给自己涨涨经验和气度,又可以让君慕白相欠于自己。何乐不为?

“三个条件,无论以后是上刀山还是遇佛弑鬼都由你说。”君慕白正色道。

“唔。反悔来得及么,慕相爷这么大方始终感觉无双会有去无回呢。”洛无双苦着一张脸道。

“。不可以。”君慕白拒绝道。洛无双一听没戏,反倒呼呼大睡起来。

一夜梦中酸涩,不知天晓。

沧州璟王府的姑苏墨染,心中也像吃了一个青梨子,酸酸甜甜不是滋味。今日是新婚的第二日,皇家新妇本应该穿着的是那套华贵的玫瑰红蹙金双层广绫长尾鸾袍,姑苏墨染却反其道而行之,换上的是一身粉霞锦绶藕丝罗裳,外搭一件桃红色袄子,显得十分小鸟依人。

贺兰璟睿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床顶是大红色的龙凤呈祥,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只是应该躺在身边的姑苏墨染却不见踪影。贺兰璟睿正待下床,便看见姑苏墨染亲自端着洗漱金盆进了房,正欲责怪下人们。

姑苏墨染却盈盈一笑,道:“七郎你醒了。”

贺兰璟睿皱着眉朝门外吼道:“璟王府的下人都死光了?”

“七郎你不要生气,是墨染自作主张,想像平常人家的新妇一样服侍夫君。”姑苏墨染小心翼翼道。

贺兰璟睿听完这话,眉头舒开,走下床来。柔声道:“你是我的璟王妃,不需要做这些事情。”

姑苏墨染弯弯眼角,绽放了一个如荷般清丽的笑容。道:“可是墨染都将水打来了,就让墨染学着服侍七郎吧。”

贺兰璟睿略微沉吟,也舒展开了笑容道:“好。”

姑苏墨染像平常新妇一样帮贺兰璟睿更衣洗漱,一一整理好。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温润如玉的英俊面孔,姑苏墨染脸上从始至终都带着羞涩的微红,姑苏墨染垫着脚为贺兰璟睿扣着盘扣,远远地看上去,十分地幸福美满。

“咳——”贺兰璟睿咳嗽起来。

“是不是扣得太紧了些。”姑苏墨染慌张地问道。

“无碍。”贺兰璟睿微笑道。

“是墨染的手脚太笨了些。”姑苏墨染自责道。

贺兰璟睿像小时候那样拍拍那个人的头一样,安慰道:“不会。”可是那个人会张牙舞爪地打掉自己的手,说别把她拍傻了,而姑苏很乖巧地立在原地,不躲不闪,贺兰璟睿忽然想起那个人好像已经离自己很远了。

“王爷,王妃,早膳已经备好了。”落棋恭敬地站在门口道。

“等我亲自来布筷。”姑苏墨染和善道,抚平贺兰璟睿的衣领,朝贺兰璟睿笑了笑,便转身出了房。

贺兰璟睿很有耐心地陪着姑苏墨染用早膳,两人偶尔交流两句,而后就是贺兰璟睿在吃,姑苏墨染羞涩地望着贺兰璟睿吃。

“怎么了?”贺兰璟睿看着姑苏墨染疑问道。

“做早膳的厨子是墨染特意从京城带过来的。”姑苏墨染赶紧挪开了眼睛,岔开了话题道。

“嗯,比沧州的厨子味道更正宗一点。”贺兰璟睿道。

“嗯,你喜欢便好。”姑苏墨染欣喜道。

“用完早膳之后,我陪你到沧州到处走走吧?”贺兰璟睿忽然问道。

“好啊!”姑苏墨染快速回答道,而后又紧张补充道:“墨染的意思是若是七郎愿意的话。”

《极品凰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