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前夫快滚》前夫请自重 Mary 前夫快滚诱受

前夫快滚

豪门已完结

《前夫快滚》是勇敢的星写的一本豪门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前夫快滚》精彩章节节选: 死神的警告:今生不要相信他。 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瞿英站,咱们这辈子做哥们吧?” “啊?瞿英站表情颇丰,还哥们是表面文章吧?

|更新:2019-09-22 12:05: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前夫快滚》是勇敢的星写的一本豪门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前夫快滚》精彩章节节选: 死神的警告:今生不要相信他。 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瞿英站,咱们这辈子做哥们吧?” “啊?瞿英站表情颇丰,还哥们是表面文章吧?

《前夫快滚》免费试读

死神的警告:今生不要相信他。

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瞿英站,咱们这辈子做哥们吧?”

“啊?瞿英站表情颇丰,还哥们是表面文章吧?。

这辈子定义有些长,含义深刻,好像说的太轻松了,现在怎么能规划一辈子怎么样,只能说是开始。

“小北,我不知道一辈子会是什么样子,我现在是你的朋友吗?”瞿英站还要咬文嚼字的确认一下。

“亲,比朋友更进一寸,哥们,懂不懂,出生入死的哥们,以后哥们同样会为你两肋插刀,出生入死,不过是纯洁的哥们友谊,等同于我和李丽的铁姐们。”

“哦,就是铁哥们呗,好,举双手赞成。”夏婉柔反映最机敏,她没有理解错,这也正如她梦寐以求的。

能开始就是良好的开端,瞿英站亢奋的回应着。

饭后,夏爸爸又高兴查户口,瞿英站详实的回答,自己父辈没有其他兄弟姐妹,这一代也是单根独苗,家庭经济状况殷实富有。

夏爸爸莫名的摇了摇头,又肯定的点了点头。

只有夏婉柔这个忠实的听众在认真听汇报,夏小北和李丽感觉夏爸爸有些岂有此理的笑点。

总结一下,瞿英站第一次深受夏小北的热情招待,回家报喜去啦。

“妈妈,我今天给汇报个大喜事,我未来的老丈人约见我啦,还特地设宴请我。”

瞿英站骄傲的搂着妈***脖子,还给了妈妈一个热吻。

“什么,夏家请你?一般答谢吧?”

“妈妈,你就不能安慰一下儿子,他家好歹也算是两个女儿,儿子就一个也不能得手吗?”

“好,两个更好,她父母没有询问你什么吗?”

“哪能呢,他家怕我家是龙潭虎Xue,盘问的详细着呢,就差请出祖爷爷了。”

“最后哪个姑娘愿意和你好呢?”

“儿子的魅力,自然是呼风唤雨,能够左拥右抱,可是,咱不能那样快活,现在吗,小北是好哥们,柔柔是好姐们,关系都是铁关系。”

“儿子,男人志在四方,小小年纪被儿子情场搅的昏天黑地的,成何体统。”

“好的,遵命,母亲大人。”

瞿妈妈如释重负,自从听到了夏小北的名字,自己的眼皮子总喜欢乱跳,自己不能让夏小北和瞿英站成为一家人,那样会害了他们俩的。

“瞎Cao什么心,儿大不由娘,他喜欢谁,就追求谁,这是情理之中,你非要挑唆离间,干嘛,这是你做妈妈该做的事情吗?”

瞿爸爸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瞿妈妈心里拔凉拔凉的,丈夫本是古道热心之豪杰之士,现在怎么这么小肚鸡肠了,完全是一副瑕疵必报的丑恶嘴脸。

“好了,你们俩都不要插手了,顺其自然好不好,儿子这么帅,也许最后当选的就不是他们姐俩呢,杞人忧天。”

瞿英站的心态是健康的,虽然心里有些憋屈。

……

夏家,夏爸爸一脸的惆怅:“哎,这么多年,就不能找到呢?”

夏妈妈替他捏着两侧颧骨:“我心可鉴,天地可知,别在自责了。”

“我不是自责,我是想把事情说清楚,否则,我这辈子死不瞑目。”

“看你,咱们已经打听了不少地方不少人,也能告慰亡灵了,咱没找到,或者已经不再人世了呢。”

“活到老找到老,永不放弃。”

“呵呵,没问题,我们陪着你,支持你。”

小北听到了只言片语,搜寻一下上辈子的记忆,他们说的是谁?找的是谁?她断片了。

夏小北休息了一周后,继续重返咖啡厅。

“夏小北,你会弹钢琴吗?我们这有个音乐咖啡厅,需要一个探亲的女孩子,你能胜任吗?”

“会,会。”

夏小北从小就喜欢弹琴,上辈子因为自己满世界去讨好瞿英站,把弹琴得特长早就抛到脑后了,自己考过八级证书。

琴声悠扬,咖啡店里定的曲目要求舒缓深情,音乐咖啡厅内的主课群,定位在谈情说爱族,琴声就是在帮他们谈情说爱,互诉衷肠,许多人都喜欢喝着咖啡俩人一起听音乐,淡淡的香气,脉脉的眼神,推波助澜的琴音,男女会情不自禁的双手叠加,爱就是这种韵味。

夏小北爱惜的抚摸着黑白键,深情地坐下去,指尖翩翩起舞,音符婉转流淌,传统曲目秋日私语悠扬飞扬。

“英站,你听钢琴声,咱们去那里吧。”瞿英站在小北家楼下,等到了淑女打扮得夏婉柔。

“咱们去小北的咖啡店喝咖啡吧。”瞿英站说的很自然,夏婉柔莞尔一笑:“好吧,我也正想去呢,等着她回来。”

“嗯,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姐姐。”

瞿英站给夏婉柔定位:心地善良,温柔漂亮。

夏婉柔眉毛一挑:“应该的,我是姐姐。”

瞿英站心里也感觉暖呼呼的,夏小北好幸福。

点了咖啡,瞿英站并不懂得如何欣赏音乐,他左顾右盼的屁股像扎了草尖,舌头咬着调羹:“小北呢,怎么不是她给咱送呢,我还等着她宰她请咱们吃甜点呢。”

“英站,吃甜点会长胖的,可不能常吃。”

“那要点别的也好,反正我们是来给他捧场了,多够哥们意思。”

“她大概很忙吧,少说话,这里只有琴声。”

夏婉柔瞻前顾后的看了看,有些脸红心跳,身边居然是热恋的情侣,他们在大尺度的预热。

“英站……”

“啊,什么?”

瞿英站站起来,大胆放肆的找来找去,他同样发现儿童不宜。

……

面对夏婉柔粉面桃腮,含情脉脉,瞿英站有些发热,他慌忙的端了面前的冰茶,泄泻火。

安静,琴声,如小泉流水,时而欢快,时而低杨,

他仰脖一饮而尽:”服务员,来杯带冰的。”

嘻。

夏婉柔轻笑。

瞿英站更加窘迫的揉搓着喉结,嗓子眼里突然不舒服了呢。

柔柔姐的手指很白皙而短,远不及小北的手指段窈窕细长。

她的手指在敲打的咖啡桌,小北也有这个习惯,做题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敲打桌面,一边思考一边打出节奏感。

柔柔姐的眼神在大胆的电来电去,放团火,小北也如团火,愤怒的烈火,总是想法设法打击敌对自己。

奥,我怎么总是把她俩自然对比呢?

少年初长成的懵懂,一成不变的好感,这就是初恋吧。

琴声起伏,瞿英站再猛烈的灌溉一杯冰水,心里拔凉拔凉的。

“英站,不能猛烈喝冷饮。”

夏婉柔关爱的嗔怪他。

“嗯,我会注意的。”

瞿英站很听话,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题,他只能放开眼睛,看向吧台,或许那里会出现小北的身影。

“美女,来之金玫瑰。”一位中年男士掏出金卡买下一只金色玫瑰,款款走去。

他来到弹钢琴的女孩儿对面,那里有一塑透明的水晶工艺花瓶,金玫瑰是这里放进去的第一朵花。

接下来,许多人掏腰包买下各色玫瑰花投进去。

啊,还有这种玩法。

补充一下,投玫瑰的有男有女,也有情侣,可见这是对弹琴人的肯定,或者是对旁观者的炫耀。

为了显示自己很高雅,瞿英站站起身来,在夏婉柔惊愕的表情中,他也非常绅士的选了一朵黄玫瑰,姗姗走向女孩儿。

他的前面正有一个少年,钳了一只白色玫瑰花,故作镇定的走上去。

一曲终了。

少年把花放进去,女孩子站起身,稍稍躬身,浅浅的说了声谢谢。

瞿英站定住了,手里的黄玫瑰停在半空。

“英站,谢谢你。”夏小北文文静静的浅声低语。

“小北,是你。”

小北谦和的眨眨眼睛,微微颔首,拿起已经准备在旁边的白水,优雅的小啜。

夏婉柔看明白众人纷纷是为了显示儒雅和高贵,才故意的打赏,当然也有不懂装懂的。

她急匆匆的在身后买下一枝红玫瑰,紧追瞿英站。

“小北,我们祝贺你找到新工作。”

她看清楚了夏小北,她发现了瞿英站的目不转睛。

然而,她依然笑的很灿烂。

“是,小北,我们祝贺你。”

“谢谢。”

店规:琴师举止大方,保持微笑,只说谢谢,概不多言。

夏婉柔牵扯回瞿英站,心里放着一面明镜:“走为上策。”

“柔柔姐,我们在听一会吧,我从来没听过小北弹琴,我还以为她只会乱弹琴呢,柔柔姐,你会不会?”

“我当然也会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会的我一定比她强。”

“那柔柔姐也上台吧,给我个送花的机会。”

“我才不做呢,要做就做大事业,这种小猫小狗都会得小把戏,我才不稀罕,我爸我妈在国外,不循序我做这种低级有伤大雅的举动。”

柔柔很不屑,她的确会,从小她的耳朵里就被灌满了父母在国外的高级思想,她从小也用国外的高级思维来武装自己,她是个骄傲的外国来的公主。

“你父母在国外呢,我说怎么没见过呢,那你肯定得出国,回到父母身边。”

“嗯,当然,他们的资产就是我的资产。”

瞿英站盯着夏小北的背影和小北对话。

发发现了那个被小北送花的少年,就停留在小北的斜对面,那个位置可以看到小北的眼睛?

瞿英站冒汗了。

他是情敌!

《前夫快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