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道问玄》大道问天猫腻小说 天然受 大道问玄总攻

大道问玄

仙侠连载中

新书《大道问玄》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韩止,主角杨忠,卢柯,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大鬼小鬼排排坐,平安过了夜!安生咯!咚!咚咚!锵!!~~” 大玄盛世,天府礼彬。文渊Chun阁,考舍林立。 初晨,一抹亮白的匹练,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9 12:12: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大道问玄》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韩止,主角杨忠,卢柯,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大鬼小鬼排排坐,平安过了夜!安生咯!咚!咚咚!锵!!~~” 大玄盛世,天府礼彬。文渊Chun阁,考舍林立。 初晨,一抹亮白的匹练,

《大道问玄》免费试读

“大鬼小鬼排排坐,平安过了夜!安生咯!咚!咚咚!锵!!~~”

大玄盛世,天府礼彬。文渊Chun阁,考舍林立。

初晨,一抹亮白的匹练,刺破了重重黑幕,由东边漫过了天府,同下方的无数火把遥相辉映,在打更人最后的一次报更后,又唤起了纷繁的蝉鸣......

“咕!咕咕咕!”

雄鸡奏鸣,万物苏醒。

随着打更人最后一次锣梆声响罢,安插在考场各处的上万柄火把,也被巡视其中的近千名银甲侍卫逐一扑灭。由此,也正式预示着大玄王朝,玄都天府,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但显然,此时此刻,对于会试考场内的近万名学子来讲,可谓是“鲤鱼跃龙门、划定里程碑”的最为重大的三日大考的次日,即首日“穿针引线、揣摩题意”亦或“灵光乍现、破题制胜”,次日“奋笔疾书、展露文采”,最后“核对文意,誊录于卷纸之上”,基本三天罢了,也就尘埃落定了,而多数情况,决定一个考生前程的关键,便应在了这最能扩大差距的次日。究竟是发光发热,登上历史的舞台?还是名落孙山,受尽嘲讽郁郁寡欢?今日一过,终将盖棺论定,而在场的近万名学子的入仕之旅,也将由此展开。

如今初Chun将临,一片盎然新绿。天幕黑白逆转,东方朝阳尽露。

考舍Chun闱,精巧别致,错落有序地、紧密地排成了一个方,围绕在中央的一座高大朱塔——文渊阁的八方,**大地之上,威慑着诸番宵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高祖定元,文昌天下,武昭四邦,故今Chun特召,州、府、镇及各知县衙门,举荐高才,不论功名,秀才、举人皆可,统由礼部册封,丞相杨忠代朕主试,于乾明十三年共会文渊阁下,挑十全进士,状元居首,榜眼有三,探花止六,以扬我大玄国威,隆恩浩荡。钦此。”

“钦此...此.....”

此时,Chun闱阁上,一道独属于太监的尖锐嗓音,正不断地回响,似欲传往远处,又似与回音对答。

“臣杨忠!”

圣旨奏罢,一名为群臣拥在了最前、好似弥勒的矮胖文士,缓踏一步,徐徐地屈膝跪地,双掌过顶,恭迎着圣旨临顶。

“领旨!”

........

将颁旨的太监送走,杨忠单手凭轩,另手握着圣旨,随意地背在腰后,声音淡漠地向身后的诸官问道:“我初来考监,尚还有些陌生,今试已逾一日,考纪作风可好?”

其后,环绕一大圈人,听得杨忠发问,站在最前的两位,相顾一视,却是由右侧的一名干瘦老官,率先走出,躬身朝杨忠拜道:“回大人!目前仅抓获舞弊者八十六,徇私者三,同比往年,考生作风大好,哦是了!还有二百余名考生,因体力不支,昏倒在了考闱,现已被送去医治了!”

“嗯。”轻点了下头,杨忠没有多说,仅是向前一步,行至了木轩的边沿,举目俯瞰,下方一览无余。

“大人危险!”

“相爷!”......

因杨忠肥硕,这一幕,从众人看来,十分地危险,故诸官纷纷上前,心中好一阵紧张,揪心着相爷的安危。

“相爷!莫要再往前了!”

“是啊相爷!这距地面,可有二十多丈!危险呐!”......

为规范考场、统筹安排,一应Chun科会试,统设于文渊阁下,以塔身、塔层分隔考生、考官及以上各级别监官。

文渊阁主体,由上到下,共分九层,其中九为至尊,暗藏“君临天下,统纳英才”之意,故唯当今圣上亲至,方可启用。余下八层,则按朝堂官品,逐级分配,如一、二层置银卫及其卫首,三层御林军,确保四至六层阅卷官起居安全,并负责监视阅卷过程是否公正等。第七层监官,位高而监,由此望下,整个考场,一览无余。

八层居九之下,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唯宰相,这等朝堂一品,亦或封疆大吏,方有资格登上,故装饰典雅,用料讲究,隔音且密不透风,居高恬然自逸,安稳如履平地。而随行人员,之所以有幸登临,也都是沾了相爷的光了。

“呵呵!无妨!”随手喝阻了众人,杨忠笑眯眯地望着地面上错落有序的竹舍考闱,不由深思了起来。半响,他哈了口气:“那中原人称‘小辈楷模’、‘当代鸿儒’的那个..什么...什么‘西山圣子’?哦,对了,那个‘西山圣子’,叫什么来着?”

“禀相爷!”这时,不待余人反应,那名身居左位的中年文士,踏前一步,躬身向杨忠拜道,“此人名曰‘方守’,考位‘朱雀十八象’,偏西北,横九,纵六十三,年十六,西山九安人,少时父母双亡,为西王收养,曾做过西山王府的幕僚,一月前由西王亲卫护送至京....”

“用不着这般详细...”

不动声色地,杨忠的视线,大致地扫过了文士刚刚所描述的方位,那里静悄悄的,并无何处不妥。见此,杨忠缓阖上眼,似感受着高风的冷冽,又似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轻描淡写地道:

“如此说来,中原文人共推崇的‘西山圣才’,便是西王爷的人咯?呵呵,西王的野心,我自当晓得,他藏是藏不住的!可若想趁此大考,安插人手进来,呵呵,我杨忠岂能如他所愿?这西山才子,哪儿来的,便打哪儿回吧!大玄治下,地广物博,人才更是济济,什么‘圣才’、‘栋梁’不知几何,还真缺他不成?”

“是....”先前的那名老官,轻抬了下眼皮,一时间,他倒抿住了嘴巴,表现得更为拘谨了,而除此老官,有类似的举动的,倒还真不少,眼下,便有一大片,紧随老官之后,纷纷低垂下头,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卢柯!你去!问问!那些个监察!这方守的文章,究竟写的如何?”突如其来的,杨忠猛地回身,面上笑容更深,双目精光连连,闪烁着莫名的意味。

“是!”中年文士面上闪过一丝狠厉,当即退下身去,前往打探了。

“呼呼~”就在这时,风突地更加猛烈了几分。

“相爷!上面风高,您还是去下面避...”

“无妨!”再次喝阻了众人,杨忠眯紧双目,扫过了远方的建筑,其中,有连绵的阁楼,也有庄严的庙宇,更有巍峨的皇宫,不一而足,而这一系列象征着世俗极致的建筑,此刻却如同被圈养的宠物,尽都匍匐在自己的脚下。杨忠很享受这样的落差,想着想着,他嘴角的弧度,不由弯曲得更深了。

“大人!”

卢柯去而复返,脸上挂满了笑意,像是在报喜道:

“那‘西山圣子’,哦不,是那该死的方守,简直徒有虚名!自打他昨日入场,便一直反复踌躇,迟迟未能成篇,怕是至今,连题都没能破呢!”

“哦?题都未破?当真奇了!”杨忠罕见地收起了笑容,本就抿起的一对狭目,更是敛成了一道窄缝。

人道是,大玄会试,破题为首,不解题意,万般皆失。杨忠可不信,一个号称“国之栋梁”的西山圣子,竟连题都解不出来?

“相爷!”卢柯侍奉多年,哪能不知其意,见杨忠此举,当即抱拳再道,“下官着银卫匿身庐顶,揭瓦而窥,见方守思虑良久,方才憋出一字,想来,这所谓的‘栋梁’,也只是浪得虚名!”

“晾他也翻不出浪来!”照理说,大玄会试,若无意外,必由圣上亲试,以彰显大玄圣上爱才之德,杨忠贵为宰相,既为圣上钦定,代为主试,当要秉持正统,不可太过干涉,只是咱明的不行,还不能来点暗的?

“再探!”杨忠发下话去,便回到了卧榻,心已安下了大半。

........

“大人!属下又观察半日,见方守撕撕写写,只两个时辰,便用光了草纸三塌,揉得满地都是。”

“哦?”打量着眼前的银卫,卢柯颇有些不放心地问,“可敢确定?如今封卷在即,一旦错过此机,卷纸呈到了圣上面前,驳了相爷的颜面,我定饶不了你!”

大玄建朝至今,会试历经百年,早已有了一套较为完善的考比体系,即像杨忠这等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以宰相身份兼认主试一职,也不得在阅卷——该类事关朝廷威严的环节上造假,更遑论其间耳目众多,各方博弈不休,定也无机可乘。

“属下再三确认!方守行事虽然古怪,却也从未成篇,试纸之上,更是一字未写!”早知卢柯多疑,银卫耐着Xing子解释。

“啧啧啧..不对!圣子之名纵虚,也不该堕落如斯,即是未能成篇,也总该憋出几个字儿来,哪有这般夸张,竟是时间过半,连篇稿都未成?”眼见银卫满面肃然,不像作假,卢柯满心疑虑,眼光闪烁不定,“那你倒是说说,他究竟有何古怪?”

“手心大汗,时常走动。间或狂饮,坐立不安。凝视案首,观题眉皱。综之三点,是为焦虑症兆,其明知时已过半,不该再行耽搁,却照旧毫无进展,端的古怪之极!毕竟往年试子,纵算再过不堪,也不至于如斯!”

负责监视方守者,乃卢柯多年前安插在银卫的一个心腹,专事天府文渊诸事,不曾缺席过一届会试巡防,更见识过甚多学子,曾在此奋笔疾书,留得墨宝芬芳,端的是经验老道,阅文人墨客无数。听得此人娓娓道来,细心分析缘由,卢柯也不愿过疑,当下压下疑问,起身凝视而去。

此处是为七层,众监官分立四周,监视着考场动向。

压下心间躁动,卢柯深吸一口凉风,举目向西山圣子方守所在的考闱望去,仍旧,那里静悄悄的,未有丝毫动静。

“圣子之名非虚,

《大道问玄》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