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燕氏春秋》燕氏家族 激H 燕氏春秋强强

燕氏春秋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一亿年新书《燕氏春秋》由一亿年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燕鲤,鲁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长公主明显察觉到了清妈***不对劲之处,她睫羽一动,“原来燕公子是少年英才。不知燕公子家属何处,又是哪国人士?” 看来长公主在怀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9 12:10: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一亿年新书《燕氏春秋》由一亿年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燕鲤,鲁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长公主明显察觉到了清妈***不对劲之处,她睫羽一动,“原来燕公子是少年英才。不知燕公子家属何处,又是哪国人士?” 看来长公主在怀疑

《燕氏春秋》免费试读

长公主明显察觉到了清妈***不对劲之处,她睫羽一动,“原来燕公子是少年英才。不知燕公子家属何处,又是哪国人士?”

看来长公主在怀疑她的身份了。

燕鲤凭空出现,不论是民间市井还是宫中消息,都未传出有一个姓燕的少年英才,长公主会猜测她不是本国人也是燕鲤意料之中。

燕鲤先是沉思片刻,才道:“公主殿下,燕某能否讲一故事?”

“本宫准了。”

“鲁青者,鲁国人也,年方二一,幼时好学,誉为神童,世人皆赞。霜降,雪下,鲁青见之,曰:“云生雪,两者合一,若羽飘空,乃国之大事,其为雪灾,天下人危难矣!”话其传君耳,龙颜大怒,流放之鲁青,天才泯然众人,不复往日风华,奔波陈国途中,二一卒。”

燕鲤缓缓说出这个故事,才抬眼,与长公主对视,道:“公主可知这因事生义?”

长公主的表情有些莫幻,她出声:“哦?不知燕公子所表达的是……”

燕鲤微微一笑,“多行不义必自毙,多话无益必自灭,不知燕某说的可对。”

“燕公子有所不知,这鲁青是祸从口出,自寻死路。识时务者为俊杰,本宫想,燕公子便是这俊杰之一。”

“苏国昌盛,人杰地灵。”

变相的告诉长公主,她并非他国人。

长公主看着她,继续开口:“鲁青因提前看出有雪灾而惨遭流放。皇帝怕鲁青的话传入街巷从而引起恐慌,失了民心,损失皇家形象,才杀人灭口,是么?”

燕鲤点头。

“那么,你要突出的重点是,这个皇帝是暴君?”长公主唇边讽刺笑意展开:“其一,皇帝毫不留情流放一七岁稚童,其二,出事后第一件事想的是如何去掩盖而不是如何解决,其三,皇帝轻视人才。这样的国家,早该灭了吧。”

燕鲤蹙眉,知道长公主不好对付,道:“公主分析的十分巧妙,但燕某想表达的意思并不是这个。”

长公主自是知道燕鲤的意思,说了半天,用一句话便可概括:不愿意回答她问的话罢了。

“既然燕公子不愿回答,那本宫也不勉强,只是,本宫今日找燕公子来,是想谈谈如今西安水患之事。”

燕鲤对西安水患也有一定的了解,只是并未深入,毕竟她不是朝廷官员,没必要过于关心国家大事,且,江山社稷问题自有人去关心。她是一个谋士,无权过问这些事情。

燕鲤浅浅而答:“西安水患不足为虑,朝廷官员并不是摆设,定能有人解忧,解决水患,长公主殿下无需为此忧虑。”

长公主闻言,唇瓣微动:“只是西安那边贪官污吏太多。这样下去,百姓怕是会再吃些水患的苦,本宫不想看到任何一名百姓受苦受难。”

燕鲤的目光扫过长公主身边的两名宫女,一是年纪与长公主相仿的,面目清秀,低眉顺眼中也未磨掉自己的棱角,看着让人十分舒心。另一个年近五十,眼角略有皱纹,一副木讷的模样,但燕鲤并不会真的以为此人木讷。

长公主不让她们回避,就已经表明了两人的地位不低不俗。

一旁的清妈妈一直在用余光观察长公主的神色,她颇有些忧心,同时也惊愕长公主的话语。

长公主用的是敬称!

须臾,长公主递了个眼色给清妈妈,清妈妈会意后,点头,恭敬的倒了杯茶,双手奉给燕鲤,“公子请。”

长公主的意思明显有两个,让燕鲤接下这杯茶,并且坐下。

燕鲤想了想,能在长公主这里坐下的幕僚,想必只有她一个。

还真是莫大的荣幸。

燕鲤接下茶,细细品尝,清妈妈已垂首屈躬,在长公主身边停下。

燕鲤坐在长公主下方。

长公主见燕鲤坐下,面色平静了不少,她此时才细细观察燕鲤的容貌,的确是个翩翩少年郎,风采不下于护国府世子,容色不下于当初惊艳燕国的第一谋士,那身姿、容貌、气度,皆为不凡。笑里藏刀,面似云端,肤如凝脂。

长公主收回目光,眼里波涛汹涌。

似乎此人,有些熟悉……

燕鲤也察觉到了长公主的打量,而一边的清妈妈已经往这里望了不下于三次。燕鲤却觉得,清妈妈看得不是她,而是,那个金钗。

她的手指摩挲着手中的无色茶杯,眸色微浓。

“长公主殿下,大皇子求见。”

门外有宫女的声音传来。

由于长公主安排别人不允许进殿,遂,那些宫女也不敢擅作主张进来禀报。长公主闻言不动,清妈妈意会,便是道:“公主请大皇子进殿。”

门外脚步声远去。

长公主抬眼看了燕鲤一瞬,又移开视线。

“大皇子这是担心你呢。燕公子年少有为,本宫看了也喜欢。”

“公主说笑了,燕某不敢当。”燕鲤不卑不亢道。

“清妈妈。”长公主开口。

清妈妈来到长公主面前,“老奴在,公主有何吩咐?”

长公主淡淡道:“把本宫放在檀木里南海金珠拿来。”

清妈妈应后,退下。

燕鲤抬头,长公主见她丝毫不避讳自己的视线,便是笑了一笑,“你与本宫之间相差八个春秋,不如叫本宫姐姐吧。”

长公主话音刚落,燕鲤便一惊,她唰的站起,想说些什么,长公主却摆手让她坐下。

未几,苏得瑾进殿,行以晚辈之礼,目光滑过无事的燕鲤,看着长公主,笑道:“瑾儿给皇姑请安。”

“这都辰时三刻了,瑾儿是不是该找个新的借口呢?”长公主笑着,“知道你担心小鲤,本宫又不会吃了她!”

苏得瑾笑容得体,心里松了口气,同时也有些疑惑,他道:“不知皇姑说得小鲤……”

“本宫收燕小公子为义弟,怎么,瑾儿有意见?”长公主似是浑不在意的说出这句话,语气颇为轻快,而苏得瑾却是不再追问下去,毕竟长公主身份在那,问太多不合礼仪。

“瑾儿只是好奇,皇姑这样做,岂不是让燕公子辈分比瑾儿还高了?”苏得瑾从容应对,疑问恰到好处。

长公主挑眉,“你也别让小鲤做你的幕僚了,小鲤正值弱冠之龄,又如此聪慧,莫要拖累了她。”

这时,清妈妈走了过来。长公主接过檀木盒,起身,亲手递给燕鲤,苏得瑾见此,目光深了深。而当燕鲤扫过长公主那在木盒映衬下白如雪的玉手仿佛无声的不容拒绝时,不得不收下。

《燕氏春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