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列无暇 冰山攻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801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的小说,是作者列无暇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秦凝有一样宝贝。 这个宝贝是外婆留给她的。 秦凝的爸妈在秦凝六岁的时候便离了婚,主要原因是秦家老太太嫌弃秦凝妈生的是秦凝这个女儿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8 18:13: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的小说,是作者列无暇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秦凝有一样宝贝。 这个宝贝是外婆留给她的。 秦凝的爸妈在秦凝六岁的时候便离了婚,主要原因是秦家老太太嫌弃秦凝妈生的是秦凝这个女儿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免费试读

秦凝有一样宝贝。

这个宝贝是外婆留给她的。

秦凝的爸妈在秦凝六岁的时候便离了婚,主要原因是秦家老太太嫌弃秦凝妈生的是秦凝这个女儿。

秦凝自然是判给了妈妈,妈妈就带着秦凝回娘家了。

刚开始,秦凝的爸——秦卫刚,还会三不五时的来看看秦凝。一年后,秦卫刚又结了婚生了儿子,便不再来看秦凝了,之后,连秦凝的妈妈生病去世,时年九岁的秦凝其实算是孤儿了,秦卫刚也没有出现过。

秦凝和外婆相依为命,是外婆供着读的中学和大学。

秦凝很心疼外婆,想不读书了,早点帮补家里,老人总是会阻止:“小凝,你只管好好的读书,钱的事我能解决,不用你操心。”

外婆固执又寡言,秦凝就这么一个亲人,不敢违逆,只想着尽快大学毕业之后,好好的反哺。

可谁知,等到秦凝大学刚毕业,老人却一下子病重,不久于人世了。

临终前,外婆把一直戴在手臂上的、并不起眼的一个玉镯子吃力的脱下来,一把抓了秦凝的手,硬套在秦凝的手臂上,还对着镯子低低的喃喃自语着。

老人哆嗦着嘴唇和苍白着脸,还说着谁也听不明白的话语,这样子让秦凝有些害怕。

她抓着外婆的手说:“外婆您干嘛呀?你给我镯子做什么呀?您好好养病,等你好了,我还要带你出国旅游的呢!”

老人摇了摇头,吃力的交待秦凝:“小凝,要是有一日,你在钱上头碰到过不去的坎儿了,你就刺破自己的手指,涂一点儿血在镯子上,然后把别的玉石和镯子放在一起,三五天的,你就能得到好东西了。

切记切记,不要放超过五天!一个月,只能放一次,你也千万别让人知道这个事!你这孩子心太善,外婆留你一个人在世上,真是不放心,可外婆不行了,你好自为之!”

很快,老人去了。

秦凝一头雾水,伤心之余差点把这个事情忘记了。

直到老人去世后的第二年,秦凝学开车不小心撞了人,需要赔一大笔钱的时候,才想起来老人临终的话。

她按照老人说的话试了,把一块旅游时随便买的玉吊坠放在沾了她血的镯子上,放了一天,眼看着那玉吊坠开始变得通透起来,第三天,那原本只有一丝浑浊绿色的玉石便成了很大片的绿色,第五天,吊坠变成了大片绿花!

秦凝惊讶得不知道怎么好,她再不懂玉石,那会儿看着那吊坠,也觉得那吊坠变得不凡了。

她把吊坠卖了。

那块一千五百块买来的普通吊坠,卖了八万块。买的人还连连赞叹,说这么好的玉,以后有的话还能再卖给他。

从此,秦凝就衣食无忧了。

靠着这宝贝玉镯子,秦凝两年内就买了车也买了房,还买的比较高档幽静的小区,日子过得轻松自在。可是,时间一久,她就把外婆交代的话忘记了大半,或者说,她好奇了,到底把别的玉石放超过了五天,会怎么样呢?

她试了。

她买了一只普通的玉镯子,和她自己那只沾了血的宝贝玉镯子放在一起,十天之后,那只普通玉镯子,变成了一只透亮亮、水当当的全翠镯子!

秦凝惊呆了。

她忍不住把手镯拿出去鉴定,鉴定的人一边惊叹说,这是玻璃种瓜绿翡翠,一边给出了一个估价:市场价最少五千万!

秦凝心里倒开始害怕了。

这么珍贵稀有的东西,她随便拿出来了,可不是招人眼惹事吗?怪不得外婆要那么嘱咐她,财不外漏,她还是明白的。从此她出入小心极了,甚至生出了搬家的想法。

谁知道还没等她搬家呢,觊觎的人就上了门,还是她的亲生父亲——秦卫刚。

也不知道秦卫刚怎么知道秦凝经济情况的,他一进门便求秦凝,说他现在遇上事儿了,他再婚生的孩子得了急病,需要换器官才能救,现在器官已经有眉目了,就是那几十万的医药费很难凑出来,秦凝现在过得好,请秦凝怎么也帮帮忙。

刚开始,秦凝不想帮,这个父亲只在她六岁前有过亲情,六岁后,已经把她遗忘了,现在竟然跳出来请她帮忙,真是岂有此理。

可架不住秦卫刚的软磨硬泡啊!

这个已经五十岁的男人天天的来找秦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翻来覆去的讲小时候的事。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秦凝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看自己的爸爸说的那么凄惨,还几乎向她跪下来,她终究无法装作完全的漠然。

她便给了秦卫刚十万块钱,还谨慎的说是外婆留给她的。

可从此,好心的秦凝却掉进了甩不脱的泥沼里了。

秦卫刚过段时间就来要钱,一会儿说是器官不适合,要重新配型重新花钱;一会儿说孩子需要营养费什么的,总之就缠上了秦凝,还直接开口要秦凝把房子卖了给他们钱。

这样无理,秦凝决意不再理会,她开始着手卖那只玻璃种镯子,等卖了她就彻底离开这里,从此她要更加小心的生活。

却在有一天晚上,秦卫刚又来了,不断的在屋外敲门。

深更半夜的,在家门口吵架总是不好,顾念着秦卫刚毕竟是自己的父亲,秦凝只好把他让进了家里,准备和前几次一样,推脱一番让他走就是了。

谁知道,谈了一个小时后,秦卫刚见秦凝还是不松口拿钱,直接冲进秦凝的卧室要翻找钱物。因为秦凝开门之前正在给玻璃种镯子拍照存档,镯子就摆在桌子上,秦卫刚就这样看见了。

当他看见那只碧绿碧绿的翡翠镯子,和压在镯子底下的鉴定书时,他的眼神完全变了,立刻抢在手里说要拿走,还大骂秦凝没有良心,有这么值钱的东西,不去卖了救弟弟,秦凝真是太该死了,怎么得病的不是她呢?

本来,秦凝不是个财迷,要是秦卫刚能感恩能体谅,看在血肉亲情上,秦凝卖了镯子,也还是会给他钱的,但想不到秦卫刚竟然说出这种话来,秦凝真是气坏了。

况且这镯子秦凝已经和人家大拍卖行说好了,她前期拍卖手续费都支付了十几万了,怎么能让秦卫刚把镯子拿走呢?

秦凝大声喊:“还给我!这是我外婆留给我的!”

秦凝怎么也没有想到,秦卫刚这个亲生父亲心会那么狠,看秦凝扑过来,怕她够着他手里的那玻璃种镯子,另一只手便不管不顾的把她的头死命往墙上撞,大概是想要撞晕了她,他便拿走。

秦卫刚虽然五十出头,但人高马大,大力出手,秦凝被撞的满眼金星,气息奄奄。

感觉自己眼角有热乎乎粘嗒嗒的东西流下来,她吃力的举着戴着外婆给的那镯子的手去擦,也就在这时,秦卫刚把他手里的东西放下,两只手大力的把她推向墙壁,都没有容她说话。

最后一刻,秦凝听见自己手上戴着的、外婆留下来的宝贝玉镯子碎裂的声音,随即便觉得有一股大力,裹挟着自己进入了一个黑洞,她便失去了知觉。

等她再感觉到光影,使劲想睁开眼喊救命的时候,喉咙口却涌进来了一口冰凉的水……

**

秦凝坐在崴了一只脚的破凳子上,身上的水一点一点的滴在破凳子下面,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小的水洼,她冷的瑟瑟发抖,而眼前的女人依然在骂着她。

“……你自己说,啊,你自己说,要你有什么用?你个死逼样子的赔钱货!你干干脆脆的死在河里就算了!你还爬上来做什么,做什么!你看看把弟弟冻的,啊!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怎么不死!”

秦凝耳朵里听着这些辱骂的话,没怎么往心里去,她正震惊着呢!

她重生了!

她重生在了一个叫秦月珍的女孩子身上,女孩子跳下河去救落水的弟弟,淹死了。

秦凝重生在她身上,好不容易从河里爬起来,又被眼前的女人一边骂一边打的拉回了这房子里。

这所在的屋子很窄小,一边墙壁像是用木头隔开的,另外的墙一半是小青砖,一半是土坯垒起来的,一束天光从天窗里透进来,好些尘土在天光里跳舞。

一张年历画贴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画上是粉彩的人们在劳动,上面印着“农业学大寨”几个红色的字,画的下面还有着简单的年份日历表,大大的“一九七一年”也是红色的,特别显眼。

屋子里有一张老式的红漆架子床,床上的被褥乱糟糟的,一个穿了深蓝色外套的青年妇女,一边随口辱骂着,一边帮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换着衣服。

男孩子趁着妇女不注意,把两只手放在脸上,又吐出舌头,对秦凝做了个“你是猪”的鬼脸。

这个叫秦月珍的女孩子的记忆,在秦凝被妇女从河边拉回来的一路上,就已经让秦凝基本明白了。

这是个从小没了亲***孩子,亲奶奶还重男轻女,这孩子便被搓揉得性子怯懦。

当她的父亲娶了后妈、生了弟弟以后,这个孩子更加的不被待见了,如今,这孩子十四岁,只读了三年书,便被迫回家看顾弟弟和赚生产队那两分的老幼病残工分。

家里上至七十岁、常常生病的奶奶,下至做鬼脸的幼弟,没有一个不拿她出气的。

为了照顾弟弟没及时喂猪,奶奶打骂她;

奶奶生病,没法出工,爸爸后妈联合打骂她;

弟弟调皮,打坏了别人家的东西,爸爸后妈奶奶一起打骂她……

总之,她就是这个家的受气包、出气筒、替罪羊,不管什么事,都能把她骂一顿或者打一顿的。

***!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这话再不错的!秦卫刚也是这种货色!

都怪自己一时心软给了他钱,竟然招惹了一个魔鬼回来,害得外婆给的玉镯子都没有了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