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调教大明》大明1617 小说 HE 调教大明健气受

调教大明

玄幻已完结

《调教大明》由网络作家淡墨青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杨达,戚继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接下来的路程就十分顺当了,从玉田一路过了几个驿站,都是风平浪静,两日之后,终于抵达蓟州城下。这座城池是当时的蓟辽总督和蓟镇总兵官平

塔读文学|更新:2019-08-10 00:06: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调教大明》由网络作家淡墨青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杨达,戚继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接下来的路程就十分顺当了,从玉田一路过了几个驿站,都是风平浪静,两日之后,终于抵达蓟州城下。这座城池是当时的蓟辽总督和蓟镇总兵官平

《调教大明》免费试读

接下来的路程就十分顺当了,从玉田一路过了几个驿站,都是风平浪静,两日之后,终于抵达蓟州城下。

这座城池是当时的蓟辽总督和蓟镇总兵官平时驻节所在,周长十余里,是北部边境十分巍峨雄违的大城,因为军事作用强,所以城池之外,又多了二十几里长的羊马墙,羊马墙之间又建有大大小小的堡垒,箭楼,放置着鹿角拒马等军事设施,加上那些持矛挺戈明盔亮甲来回巡逻的士兵,整个城市,气象十分庄重森严!

到了此处,再往西几十里便是通州,离京城已经很近,而且人烟稠密,再不会出现前两日那样的险情,杨达几人,心思都是放松了不少。

连日赶路,各人都觉得身上乏的厉害,杨达曾经来过蓟镇,熟门熟路,带着大家从东门进城,验过勘合路引等物,顺顺当当的进了城。

张惟功还是头一回来到这样规模的大明都市,坐在车上,两眼四处观望着。

这座城池,不愧是军事重镇,城中到处都是穿着各式甲胃的军人,平民和文吏、商人相加的起来都远不及军人为多,而军人的精气神都还不错,身上甲胃厚重,手持的兵器擦的雪亮,人人都是昂然而行,军官们都骑着高头大马,披着各色斗篷,在亲兵的护卫下排众而行,模样都是十分神气。

整个城池,都因这些军人的存在而有一种奇特的活力。

建筑除了城防设施和官衙之外,多半是泥土和茅草夯实而建,砖石木结构的很少,道路上尘土和垃圾混杂在一起,也没有人打扫,十分肮脏,两边的排水沟渠全部是明沟,沟中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

大明的军事重镇,不过如此!

“庆瑞楼……就是在这里了!”

杨达来过蓟州几次,熟门熟路,引着惟功和两个小伴当一路往西,在蓟州西门长街尽头,有一幢三层十来丈高的酒楼,十分气派,门前当户,各摆两排长凳,二十余个打扮出挑,浓妆艳抹的妓女对列而座,看到杨达等人上来,便是立刻上前来招呼。

大明洪武年间为招待天下来往百姓商民,天子下诏在各大都市兴建酒楼,南京建十六座,其余各城各按所需兴建,酒楼之中有教坊司的官妓承接客商,赚取银两,军民百姓可以随便出入,只是不许勋贵和官员士子进入。

时隔一百多年,规矩早就和当年不同,杨达大步流星的入内,在路过脂粉阵时略有犹豫之意,后来强忍冲动,将那些莺莺燕燕挥手赶了开去。

四看盘四干果四时蔬八冷盘八热菜,杨大爷到底是勋戚人家出来的大管事,手头十分阔绰,不一会功夫,店家将银盘摆了满满当当的一桌,异色粉呈,鲜香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来,五哥儿尝尝这家的鹅掌,鲜嫩可口的紧。”

“这卖海参十分可口,入口紧滑,鲜香扑鼻。”

“这松鼠鲑鱼虽不及南边的地道,在蓟州也难得了。”

杨达不停的给惟功夹菜,将惟功面前堆的小山也似,看到小惟功吃的香甜,便转过头与两个伴当随意说起话来。

“此番虽有小小波折,到底还是顺当了。”

“托杨大爷的福。”

“我兄弟二人还望杨大爷多多提携,日后有什么差事,咱们一定跟着,绝不敢有二话。”

秋哥儿比起春哥儿话多不少,大灌杨达迷汤,杨达神色十分满意,便与这二人推杯换盏起来。

几巡酒过后,三人话更多,口风也不再严密。

杨达看向惟功,感慨道:“五哥儿大约也隐约明白了,咱们是什么样身份的人?”

惟功塞了一嘴的菜,嘴唇上全是油光,只傻笑着摇头。

他知若是自己表现的机灵醒目,这些管家仆役胆小谨慎,恐怕未必敢接着说下去,此时不如藏拙好些。

杨达心道:“到底是乡下孩子,前几日看着还机灵,到了城里就现原形。”心里这般想,嘴上却道:“五哥儿你是咱们英国公府大老爷所出,你娘亲是当年老太夫人身边的丫鬟,生了你之后,大老爷怕老太爷生气,所以叫你娘出府别居,原说是等事情平定再叫你们母子回来,谁知道你母亲性情刚烈,没有住在大老爷安排好的别居里头,居然不辞而别……这一晃六七年过去了,哥儿你已经长的这么大,你娘亲却已经不在人世,这真是从何说起来啊。话说你娘亲天姿国色,在咱们府里头是很出名的……”

杨达口中啧啧有声,也不知道是感慨世事无常,还是想起惟功娘当年的美貌而痛惜。

至此,张惟功心中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怪不得母亲虽然是嫁给了山村里的农夫,却是识文断字,说话雅致,原来是从国公府中逃出来的大丫鬟。

只是娘亲带自己已经走远改嫁,自己生父似乎也没有费力寻找,这个杨达算是怎么回事?

他心中尚有疑问,杨达却又与另外两人推杯换盏,继续痛饮起来。酒意上涌之后,杨达更是高兴,拍着桌子笑道:“此番我等立下这般大功,二老爷必定重重有赏。”

春哥儿刚刚说话不及秋哥儿好听,落了下风,此时便格外小意奉承道:“大老爷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生气,嘿嘿。”

“咳,杨爷,春哥儿……”

到底是秋哥儿警醒,虽然惟功仍然伏在桌上大吃大嚼,不过当着他面这般说话,仍然是大为不妥。

他这么一提醒,杨达立时醒悟过来,瞪了春哥儿一眼,便立刻扯起别的话头,将适才两人的话给盖了下去。

只是这样一闹,三人酒意全消,叫酒家胡乱上了些主食,不过是面条馒头肉包子之类,塞得一饱后,便欲下楼结帐,继续赶路。

此时楼下却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响,酒楼四周都是商业区域,有不少牵着骡马或是骆驼的行商在此,又或是有城外的菜农和渔民推着独轮小车进来,在酒楼四周贩卖自己的时蔬和刚打的鲜鱼。

原本秩序井然,此时突然过来不少骑兵,手中马鞭不停的在半空挥舞炸响,噼啪炸响的鞭声如同闪电,惊的人忙不迭的往四周躲避开去,一时间街市上鸡飞狗跳,十分混乱。

“这又闹什么妖!”

行程被突然打断,杨达也是十分不满,瓦刀脸上满是鄙夷之色,看着这样的动静,便是断然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小官儿经过,闹这么大的威风,咱们老太爷上朝也没有这么闹法!”

国公府的老太爷就是当世的英国公张溶,还是嘉靖早年就继承了国公之位,在位已经几十年,朝中其余的几个国公都是他的后辈了。

按说是德高望重,在朝中天子肯定是以不少大事托付,只是在隆庆年间,朝廷议蒙古俺答汗求和互市之事,成国公等二十余人同意互市,老英国公和十几人反对互市,廷议下来反对派告负原本就失分不少,几年之后,互市效果渐显,老国公更是灰头土脸,所以朝政之事,已经不大出手干涉,上朝之事,就更属少有了。

这等事杨达当然不会说了,国公府豪奴不会这一点上下进退也闹不明白。

倒是酒楼中有不少客人和伺候的伙计,此时才明白这一桌人是京城出来的国公府的人,不免也是高看了三分。

也有人不买帐,桌角有几个小军官模样的人也在窗口观看,此时便森然道:“什么小官儿,这是我们戚帅!”

“戚帅?”

杨达这才想起来蓟州城中武官们的大头目是谁,当朝太子太保,左都督,蓟镇总兵官戚继光!

戚继光自从嘉靖年间在东南剿灭倭寇之后,其人在大明已经是军神一般的人物。民间流传的话本,评书,已经有不少是戚家军的故事,戚继光本人的形象也是十分高大挺拔,加上历任蓟辽练兵总理,总兵,为镇帅多年,实权在手,朝中还有当朝首辅张居正的大力支持,论起实际的权势来,英国公府实在没有法子和人家比了。

一听说是戚继光前来,杨达脸上有点悻悻然,戚继光镇守边关多年,京中勋旧人家多半嫉妒横生,但有张居正撑腰,大家也拿戚继光没法子罢了。

那几个小武官却彼此私语起来,片刻过后,有一个中年武官抱拳道:“家兄曾经在京城见过贵府大老爷,知道英国公府与我们戚帅交谊菲浅,适才是我们冒犯得罪了。”

人家送下台的梯子,杨台自然赶紧接住,一脸释然道:“戚帅也曾经到我们府中拜会过老太爷,小人曾经伺候过茶水,一切无须再说。”

《调教大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