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女有田》农女有田憨夫有肉吃 女王 农女有田下克上

农女有田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简月,简三郎的小说是《农女有田》,它的作者是情浅一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以为跌入了谷底却没想到是一条康庄大道,这如何不让简月欣喜若狂,想到未来的生活,她脸上的笑容控制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0 06:07: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简月,简三郎的小说是《农女有田》,它的作者是情浅一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以为跌入了谷底却没想到是一条康庄大道,这如何不让简月欣喜若狂,想到未来的生活,她脸上的笑容控制

《农女有田》免费试读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以为跌入了谷底却没想到是一条康庄大道,这如何不让简月欣喜若狂,想到未来的生活,她脸上的笑容控制不住的动荡开来,一圈又一圈,如同平静湖水里泛起的绵绵不尽的涟漪,一株净莲宛在了水中央。

如果此时有人看见,必定会震惊于此时她这张腊黄瘦弱的脸上竟然有一双绝滟之眸。

坐在土坑上,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简月暗暗发誓,既然老天爷如此上道有良心,那她一定、必然好好的再活一世。

她要让三个哥哥生活无忧,要供他们读书成才,还要为他们谋就一番锦锈前程。

前世两个妹妹一个弟弟都是货真价实的大学生,如果不是他们心疼她这个姐姐太辛苦为了减免一些学费而屈就了省内大学,以他们的分数和实力完全可以去上国内最顶尖的名牌大学,这也成为了她唯一的遗憾。

“快,二郎,你快去村东,你们大族长要打死大郎呢!”

正当简月握紧拳头对美好生活憧憬时,院子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道焦急的声音。

杜三婶的话如晴天霹雳一样炸在了简二郎的头顶,顾不得细问,他疯了似的拨腿就跑,手里还紧紧的抓着一把野草。

简三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是惊吓也是焦急,家庭巨变,他早早的就懂得了世事艰难,可再如何早熟,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听到这样消息,吓的只知道哭了。

看着野草丛生的院子,再看着哭的六神无主的简三郎,前来报信的杜三婶怜悯的暗暗摇头,她实在是看不下去才会硬着头皮前来报信,否则指不定等到这兄妹三人知道消息时,只能是抬回一具尸体了,不管如何,就算这兄妹三人救不了大郎一条命,至少也能见大郎最后一面了。

唉!说来真是造孽,村里头谁不知道这一家子走到了绝路是因为逼的,却无人愿意出面为这兄妹四人说一句公道话。

德明兄弟死后,本就卧病在床的简娘子根本就无法Cao办后事,只得求助本家族人出面,可本家族人倒好,竟然黑了心肝的要简娘子把田地押给族里人充当替德明兄弟Cao办后事的费用,生生气的简娘子吐血身亡,办完了德明兄弟的后事,紧接着就替简娘子办起了后事了。

对外,是说等大郎、二郎、三郎长大Cheng人后就归还那些田地,可谁都知道这吃进嘴里的肉是不可能再吐出来的。

如果单单是这样,也就罢了,唉,说来,这也是天要亡德明兄弟一家,简娘子死后不到一个月,四个娃子中最小的四妹就得了病了,借为四妹抓药之名,这家最后一点值钱一点的家当都被搜刮的如水洗一样干净了……

造孽啊,就算这些人不怕怕晚上睡着了觉梦见了德明夫妇前来报仇,难道也不怕头顶上有神明在看着?

人在做,天在看呐!

虽然村出她们这些不是简家族人看不过眼,可又有什么办法?这毕竟是简家一族的家事,简家大族长都没意见,她们哪里还会为了四个娃子去得罪简家一族。

如今这世道,艰难啊,谁都不好过啊!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是生是死,但看他们的造化了。

“三哥……”简月鞋都没有穿,就急着跑出来了。

杜三婶一看就急了:“唉呀,小四妹,你身子病着呢,怎么能赤着脚就跑出来了,来,三婶子抱你回屋去穿好鞋再去族长家。”

简月低头看了一眼,朝眼前的粗布妇人摇了摇头,也顾不得许多了,拉着哭的鼻涕眼泪分不出眉眼来的简三郎就往外冲,心里燃着一腔熊熊怒火,欺人太甚了。

简家村不小,有近两百户人家,算得上是个大村,光是简氏一族就有一百多户,占了全村一半人口,而这百户人中,到如今早已经分化到了六偏支,简月这具身体的父亲属于六脉之中其中一脉的偏枝,刚好简德明又是孤身一人支撑,既没有兄长,也没有弟,在这些血脉不知道稀化到哪个角落里去了的族人眼中,自然是地位低下,可有可无了。

简氏族长家位于村东头,简月拉着简三郎很快就到了大族长家。

这还是她第一次走出自己家那破旧的泥土屋,看着眼前的青瓦大屋,听着院子里嘈杂声,她眸中寒气一现,竟然这样欺负人,还有没有天理了?就是拼了她这条命不要,也要剐下他们一层肉下来。

简月拉紧简三郎的手横冲直撞的冲了进去。

被冲撞到的人不悦的盯着简月兄妹二人,再看看坐在木椅上的族长微紧的眉头,眼珠子一转,冲出口的骂声香了回去,族长面前都这样没教养,自会有人收拾他们,何必自己触霉头,沾染上这破落户的晦气。

“大哥。”简三郎看见被两人死死扣跪在地上的简大郎,背上也正被木棍仗打时,眼一红就疯了似的冲上去抱着拿着木棍行刑人的腿狠咬了一口。

他的愤怒有多深,就咬的有多重。

那人一个不防,被咬个正着,疼的他面容都扭曲了,手上的木棍一挥,简三郎被狠狠的打出去。

四岁的孩子哪里经得起壮年男子如此一棍,只见他眼一翻当场就晕厥了过去,四周围满了人,却没有人为他说一句话。

“三弟。”简大郎怒目欲裂,却挣脱不开身上强大的禁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简三郎被摔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嘴角的血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被自己咬的。

“天杀的啊,这简家三郎好毒的心,像疯狗一样上来就咬,合该被打死,族长,您可是亲眼看见的,二壮可是在执行您老的命令呢!”说话的妇人是二壮的媳妇,此时正吊着她一双三角眼恶狠狠的盯着晕过去的简三郎,暗暗咒骂,晦气。

跪在族长面前磕头哀求的简二郎眼眶猩红一片,却扔是苦苦哀求着:“族长,求求您饶了大哥,一百棍打下去,大哥会死的。”这些人,这些恨,这些仇,他日他要咬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才能平息心头的怒火,可此刻,他却不得不忍着,不得不屈服着。

“与其这个孽障日后被送上断头台,毁尽我简氏一族人的脸面,族长现在就代替祖宗仗毙了结了这祸害,哼,二郎小子,你休得再为他求情,否则,连你一起打。”坐在木椅上白须白发的老者没有出声,出声说话的是站在族长身边的中年男子,族长的长子,简志明。

简月闭上眼,死死的咬紧了唇,直到嘴里尝到了血腥,才压下了心头想拿刀杀人的怒火,深呼吸,再深呼吸,直到她体内奔腾的怒火压制住了,她才转向坐在木椅上看似面善却恶毒无比的老头。寒气凜然的眼睛冷冷的盯紧了他,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里硬挤出来的:“不知道我大哥是杀了人?还是放了火?竟然让族长动怒,下令仗打他一百大棍?”

《农女有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