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铁血无痕》作者by无痕的的个人资料 无广告 铁血无痕MB

铁血无痕

武侠连载中

追艳君新书《铁血无痕》由追艳君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桑捕头,桑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引子~~~ (叹、梅。)……寒梅逐风雪,怎懂叶伤悲?泪眸望花逝,残心犹还怜!! ……傲骨立,孤身寒,冷雨抚面待春归。君惆怅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9 12:09: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追艳君新书《铁血无痕》由追艳君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桑捕头,桑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引子~~~ (叹、梅。)……寒梅逐风雪,怎懂叶伤悲?泪眸望花逝,残心犹还怜!! ……傲骨立,孤身寒,冷雨抚面待春归。君惆怅

《铁血无痕》免费试读

~~~引子~~~

(叹、梅。)……寒梅逐风雪,怎懂叶伤悲?泪眸望花逝,残心犹还怜!!

……傲骨立,孤身寒,冷雨抚面待春归。君惆怅,意生叹,笔峰游走话凄凉!!!

………………。

深冬,三九。

天寒地冻。

雪,飘零,风,冷冽,正无情笼罩着整个益州境内。

午时。

一条弯曲小道,二匹马一前一后疾驰,发出“嘚嘚”蹄声。

马背上分别坐着一名男子。

前面的差不多四十岁,头带帽子,脸黝黑严肃,双眼带杀气,特别是穿着青色厚厚大衣,显得身材魁梧之极。腰间,挎着一把没有刀鞘的朴刀。

紧跟在后的则是少年,十七八岁,脸稍带幼稚,双目之中却神采飞扬。

“痕儿,天冷,离家还远,让马快点。”中年汉子扭头对少年说道。

“是,爹。”痕儿一应,小手握鞭在马背一抽。

风雪之中,两人又前行了十分钟左右。

在一拐弯处。

蓦地。

一名绿衣女子迎面而来。

不过二秒,急行的马已然快踩踏在她身上。

汉子稍一愣,随即,一勒缰绳,马长嘶一声硬生生停下。

“好险。”他冒出一身冷汗,心道一声。然后定眼平视时,女子却“扑通”一声,往地一倒,原来,她身上血迹斑斑。

显然已经受伤,并且伤势极重,否则,不会把持不住。

“痕儿,下马。”汉子威严一声,一跃而落,脚往前几步,一俯身,一把扶起倒地女子。

“秋三娘,怎会是你?”他瞧见嘴角带的血面容,惊异而叫。

“桑,桑捕头,你,你不是一心想、想抓我、我们么?赶快,赶快到黑沙小树林去。”嘴角有血的秋三娘断断续续。

“黑沙小树林?发生什么事?”

“有,有人正在砍杀、我,我,几,几位结拜哥哥。”她似乎用尽最后一点力,言毕,头一歪,了无声息。

桑捕头见此“霍”地站起,一跃上马:“痕儿,去黑沙小树林。”

身为益州总捕头,自然清楚小树林具体在哪儿。

“爹,她怎办?”

“暂且不管。”四字一吐,长鞭一扬,马吃痛提蹄飞奔。

………

当桑捕头现身小树林中间,下马一立。眼前出现了极为凄惨的一幕:厚厚雪地脚步凌乱,鲜血如花分散乱落四处。一棵大树旁,倒着三名一动也不动的男子。

他又抬眼看了看满天的雪花飞舞,脸色一凛,心叹一声:来迟了,凶手刚作完案,已经逃之夭夭。

“爹,他们是不是死啦?”后面的痕儿指指树边。

“有可能。”桑捕头一个箭步,来到三名倒地男子身旁。

他用眼一定,仔细瞧了瞧:三名男子全是中年,双目紧闭,很整齐地并排而列。

每个人胸口,有很新鲜的血正缓缓浸透厚厚黑色大衣,雪花一落此处即化,周身衣物也有被暂且不知什么武器划破的痕迹。

从整个现场看,似乎凶手故意将他们放在一起。不过,令人疑惑:雪地上竟没有半点拖痕。

桑捕头摇摇头,心里陡然生出一种怨气,也有点沮丧:自己从信州调到刚平息叛乱的CD府,差不多一二年时间里,就一直追查他们犯下的案子,现在掌握了一点线索。没想到,却在如此环境之中见到尸体。

到底谁干的?

思归思,捕快起码工作还是要做。他弯下腰,想查看一下致命伤口究竟属于何种武器。

倏地。

三具“尸体”齐齐怪笑,齐齐一动,紧接着,手中闪出白光。

这是谁都没想到的事。

也是让对方无法做出反应之时。

桑捕头一愣愕然:不好,对方设局假死,其目的来诱杀于我。

一思即明,然而太迟,双肩及胸口便感觉有丝丝凉意及疼痛。

他往后踉跄一退数步,用眼一瞟,三把小刀正插在自己胸前和双肩。

“爹。”站在身后的痕儿怎料到会有如此变故,大喊一声后,目光向刚从地上站起的三名男子一扫:“你们竟暗算我爹?”言毕,身形一奔,手化利爪,向一名微胖汉子抓去。

去势之急,之快,无与伦比。

可惜,少了些劲道。

“好一招“无形手”,小兔崽子,小小年龄竟得到你爹真传。”男子嘴露狞笑,稍侧身,手闪电一伸,想捏住对方胳膊。

“痕儿。”刚站稳的桑捕头一瞧,大叫。

他深知道,儿子年龄过轻不是对手。

当下,“唰唰唰”将三把刀从身体抽出,丟在雪地,不管伤口带来的剧痛,手猛拿朴刀飞身直扑男子。

用意明显:救人。

然而另外两名稍瘦男子早已双手化掌,形成一股罡气飓风,以极速向他阻击而来。

其中一人怪叫:“嘿嘿,桑直,今天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抓我们。”

桑直哪有时间理会对方言语,见此情景,心急如焚:他们设计摆明要取自己性命,自己死了不要紧,绝对不能让痕儿出事。

闪念一完,身子一腾空,成功避过两人攻击,然后,在半空中,手中朴刀一伸,以砍化刺,刀尖直直刺向刚抓到痕儿胳膊的男子手腕。

男子连忙手一缩,脚向后一退。

因为清楚:如不退,自己手腕被刀尖刺着会马上变残废。

桑直一招落空站立,随手把痕儿往无人方向用力一推。

这一推,足足有四五米远,恰好到得马匹旁边:“痕儿,快走,不要管我,记住:“神风四煞”老大肖一海、老二杜无花,老三秦有生……。”刚说完第三个人名,身后传来掌风。

他一旋身,手中刀一舞成花,挟带“呼呼”之声,极有章法地砍向刚才用掌阻击自己的两名男子。

刀招,浑重且又凌厉。

两名男子一怔,可能真没想到对方身受重创还如此神勇。

他们各自慌忙往旁一侧。

微胖男子神色一聚,手化拳,大叫:“二弟,三弟,快攻,速战速决。否则,怎了我们心头之患。”

杜无花和秦有生闻言,只得抛开升起的胆怯之心,脚一移向前,再次化掌。

三人几乎同时出招,犹如野兽,疯狂扑向桑捕头。

一刹那。

空气中不再只是雪花随风飘落,而掺杂着一种让人极为惊悚杀气。

“爹。”痕儿又一声叫喊,双目露出凶光,身形一动,想前来相助。

“还不快走。”桑直一边舞动朴刀,一边节节后退,嘴里大吼:“你是不是想要桑家断香火。”

这一句,让他瞬间停住脚步,眼角一湿,爹的意思当然明白,可是,面对如此横祸,怎甘心一个人逃。

“快走啊。”桑直大急,手中刀稍一缓,胸口就结结实实中了胖子肖一海一拳。

他一个趔趄,嘴边现出血丝,向痕儿一惨笑,眼神之中带着无限眷恋。

“爹。”

桑直不回应,突然一飘,飘到他眼前,用双手闪电般地把他腰一挟,往上一送。

痕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然坐在马背。

“快,快走。”

桑直二字一吐,转身手化利爪,抓向往自己狂扑的三人。

痕儿脸上顿时泪水狂溅,仿佛心在滴血:若不走,不仅爹会遭毒手,自己也会一样。

一念即完,强忍巨大悲痛,手一拿缰绳,用腿一夹。

马刚提蹄。

“三弟,抓住小兔崽子。”一个声音响起。

随即,一个人影扑来。

“想跑,门都没有。”

痕儿稍扭头,只见凌厉掌法已离自己不过半米。

他极为灵巧往马背一仰避过。

没等对方使出第二招。

马长嘶一声,疾驰而去………。

《铁血无痕》 免费阅读章节

《铁血无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