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不做帝王妃》不做帝王妃,宁为玉碎 娘受 不做帝王妃GAY吧

不做帝王妃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不做帝王妃》作者:凤凰木,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青蔷,都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更新时间:2008-9-1713:28:15本章字数:2655]天气很好,不热不冷,万里无云的天,瓦蓝得让人唇角上扬。微微的秋风吹过山间,吹过城墙,吹

太和凯旋|更新:2019-09-08 00:02: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不做帝王妃》作者:凤凰木,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青蔷,都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更新时间:2008-9-1713:28:15本章字数:2655]天气很好,不热不冷,万里无云的天,瓦蓝得让人唇角上扬。微微的秋风吹过山间,吹过城墙,吹

《不做帝王妃》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08-9-1713:28:15本章字数:2655]

天气很好,不热不冷,万里无云的天,瓦蓝得让人唇角上扬。

微微的秋风吹过山间,吹过城墙,吹过皇宫那金碧辉煌的琉璃顶,吹来了不知何处的花香。

秋,总是宜人的。

各色华贵的轿子停在宫门前,各家的小姐,也下了轿。

都是进宫选秀百里挑一,万中选好的女子。

什么样姿色的都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环肥燕瘦、倾城倾国、国色天香、窈窕淑女、秀丽端庄、艳若桃李、花枝招展、温柔可人、活泼可爱、亭亭玉立、如花似玉……可谓是要什么样的都有,天下间,百样米,千样人,青鸾的美貌一入这里,便也是平庸了许多。

自然,什么样的妆扮都有,脸上的神色,也各不相同。

我百般无聊地看着,等着公公叫了名字,认明了身份,才得以入宫。

转身那灼热视线的一侧,青衣又隐在那马车的一侧。

我知道是谁,一会儿,他又忍不住地探头看我。

我静静地看着,他不敢再缩进去,他的眸子,写满了愤怒与挣扎。

我朝他一笑,这个最纯洁的人,不该这样挣扎的。

他哥哥要纳我为妾,也不是我与他可以决定的事。

我朝他一笑,有些苦涩而无力。

我们都太年轻,我们都无能为力,很多的东西,或者有发展的可能性,如今只是前程各不相同,或者,永远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我笑,越笑越灿烂,谢谢他,教会了我学会自我轻松和真诚,在夏未的时候,让我记住了他的名字,杨宏书。

九哥评论他,一个总是输的人,一个费尽心机来接近我的人。

但是,终不是缘,所以,只得几次的懈逅之份。

他对我苦涩地一笑,这时候,念到了我的名字。

公公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阴阴冷冷的。

我从来不知道青蔷让他给念出来,那么幽冷。

我走上前,有人拿着我的画相,看了看,然后说:“进去。”

朱红色沉重而又高大的宫门,带着一种沉重的压迫感,像一个幽幽的洞,一旦吸入,就无法再干净地出来。

厚厚的青石阶,磨得很是光滑,我就要这里过吗?我忽然觉得有些恐惧,我想,我要尽量让自已落选才是。

在一个高墙下生活,再富贵,也不过是个鸟笼,不是我想要的。

二边的花草,绿得盈盈然,有些冷意,我拢紧了单薄的衣衫,发现过了一个夏天,我又消瘦了不少。

花红叶绿妖娆多姿,但是处处庄严而又整齐,我只是看了一下,觉得这些花开得孤单得可以。

“青蔷。”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一个兴奋的人,挤出了那美人群中,朝我走来。

秀丽的脸上,写满了笑:“青蔷,真的是你啊。”

我一怔,竟然是司棋。

“青蔷。”她拉着我,到一侧偏避之处:“你怎么也来了。”

“你不也来了。”

她讪然地一笑,有些无奈:“我们都是一样,没办法,做做样子,总是要来的。”耸耸肩,笑得有些悲哀:“我家只有我一个女子。”

她妆扮得还不错,但是脸上的粉已有些脱落了,可见,她并不上心。

无奈,还真是无奈啊,对于命运的无奈。

我不进宫,或者我的命运会更糟。

我不知道,但是我不会让命运这样摆布于我。看着司棋也是无奈,原来,这宫里,并不是我一个人不想来的。

她重重地一叹,似有千斤重:“司家的宗室为什么只有我一个女子?”

她又低下头,用着很轻很轻地声音说:“青蔷,我们出去,可以一起下棋吗?”

我有些讶异,她为什么要这样问。

轻然地一笑:“当然可以。”

如果不是有些事不好说出口,也不会说这句吧,说这句,也不必如此害羞吧,我认识的司棋,可是个坦率的女子。

司棋对九哥,也是有些心思,真好,这是我高兴的事。

但可能不会有那么一天了,司棋送进宫,大概不可能再出去。

我也不说破她,吸口气看看秋色,明媚如夏一般,百花送香,多了些高兴。

我拿起手帕,将脸上的妆,都尽数地擦了干净。

司棋有些不解地问:“青蔷,很热吗?”

“哦,不,我只是想落选而已。”我坦白地说着。

将头上的一些珠钗收了起来,司棋咬着唇,有些为难地说:“青蔷,那你真的会去做杨家的小妾吗?”

我摇头笑:“怎么可能,落选的秀女,他会要吗?”

“青蔷。”她有些感动:“我……。”

我摇头,叫她不用说下去。

她一咬牙,也如我一般,将头上的珠钗拔下来,且将脸擦得干干净净的。

狡黠地笑:“这高高的宫墙,谁想被困住。”

也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啊,青鸾走过来,上下打量着我们,又朝司棋笑:“司棋小姐怎么一身素啊,司棋小姐可是皇后娘娘的宗亲啊,以后还请司棋小姐多多关照了。”

司棋耸耸肩:“我是我,别扯上皇后娘娘。”

她牵起我的手:“青蔷,你那木槿花开得多漂亮啊,还有蔷薇花,我们过去看看。”

“好啊。”

我对这司棋,更是喜欢上了几分。

令人失望的是,第一天的看姿色,素淡的脸,居然也没有落选,真是让我与司棋够沮丧的。

在湘秀宫里等待着接下来,一次一次的选拔。

相当的严格,每一关,都有不少的人给刷下来,好多人遗憾的声音,可是我却每一关都过了。

所剩下的,大概都是人中之龙凤吧。

就连笑也是算是一门考验,这倒好,我如何也笑不出来。

那上了年纪的嬷嬷,露出一口白齿,有些阴森森,一直打着手势,叫我跟她一样笑。

我冷冷的地看着她,就是笑不出来。

一边的公公说:“青秀女,你要是笑不出来,你就落选了。”

好,我要的便是这个落选。

好一会儿,那嬷嬷摇摇头,我便退下了,下一个,就是司棋,也也照着我,也不笑。

我们等在那里,等着消息,最后点名的时候,我们却都没有给淘下来,真是遗憾的事。

湘秀宫里住的秀女越来越少,宫女与公公们的侍候,越发的小心而又讨好。

这里的人,指不定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主子,谁不想讨好着,将来能升个一官半职,做个人上人呢?

最后的就是皇上与妃子亲自挑选了,我想,那会是我落选的最后一关。

那一关,万不可能会有人弄虚作假,能糊弄过去的。

接下来教的东西,更是多了。

礼仪,行走,笑,与对话等。

这些也是粗糙的,只是为了皇上挑选的那一天。

在美人堆中,我知道自已的姿色最低,但我不看轻自已,我志不在此,也无心于取。

如司棋所说的,才不想在这高墙的华贵鸟笼中。

有些尚可,而家境差些的,会留在宫里做宫女。宫女和秀女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可也是差之千里。

在宫里,总是无尽地烦忧着,我以为我自已能出去的,可是这么久了,还是一关一关过来。

静妃娘娘啊,你是不是对我格外的关照,其实,我并不喜欢困在这里啊。

蔷是蔷薇花,是一种不受约束肆无忌惮地开个荼靡的花,越是野外,越是灿烂绚丽,怎么想要去与这娇嫩珍贵的百花共争春呢?

很难去说这些是对,还是错。

或者会如青鸾所说,青家的轿子,早就守在宫门边等我,一出来,就会押着我去嫁人,我的自由,只是我暇想罢了。

有些叹息,夜凉如水,我踏着月光到了琴房里。

琴能让人至心静和,我想让自已不烦恼一些。

夜来的花香,那么浓。

谁家误了花时,竟到晚上,才会暗香不绝。

谁家误了花意,半夜的叹息,如此的浓重,从宫里的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清冷一室,也没有点灯,将那琴搬到窗边,对着皎洁的月亮而弹。

琴声淡淡悠悠,慢慢地弹,慢慢地让心情平复到如初。

我遇上了他。

《不做帝王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