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与全世界的战争》古代世界的战争与征服 出柜 我与全世界的战争下克上

我与全世界的战争

现代言情已完结

《我与全世界的战争》是柒小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与全世界的战争》精彩章节节选: 那年严冬刚过,三月的深圳春暖花开,一拨人就经常去郊外玩,上山下乡。我尽管不爱动,但他们所去之处几乎都很美丽,天空湛蓝如洗,三两朵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3 00:10: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我与全世界的战争》是柒小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与全世界的战争》精彩章节节选: 那年严冬刚过,三月的深圳春暖花开,一拨人就经常去郊外玩,上山下乡。我尽管不爱动,但他们所去之处几乎都很美丽,天空湛蓝如洗,三两朵

《我与全世界的战争》免费试读

那年严冬刚过,三月的深圳春暖花开,一拨人就经常去郊外玩,上山下乡。我尽管不爱动,但他们所去之处几乎都很美丽,天空湛蓝如洗,三两朵洁白的云飘在空中,沿路都是花果园,正值花开时节,千朵万朵压满枝头,开得万紫千红好不热闹,杏花随着梨花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每每都有很美的风景可以欣赏。眨眼间,我与张志恒这样的交往,居然也有半年了。

我们爬到半山腰,实在爬不动,于是原地休息。男士打牌,女士则聚在一起八卦明星和流行时尚,我知晓的奢侈品牌并不多,也不愿背后嚼舌根,干脆安心当起听众,不争论,不辩解,时不时在话题冷场时帮个腔,却也听得别有趣味。后来饿了开始做饭,把用具什么的全摆出来,却无人上手。问一圈下来,只有我会做菜,然后我就被留着炒菜。然而山上风大,炒菜很别扭,被油烟呛得咳嗽不止,不一会儿就灰头土脸,大风把我头发吹得凌乱,连系头发的带子也不知被吹到何处,我头发就时不时飘到眼前。我只得一只手按着头发,担心有头发掉进锅中。忽然有人站到我身后,帮我把头发理到脑后重新绑好。

我回头一看是张志恒,惊讶地笑了笑:“你还会这个啊?”

“这么简单的东西谁不会。我还学过理发,你要不要试一试?”

“我怕不能出门,谢谢了。”没想到这个人爱好这么广。

我回过头用心炒菜。张志恒从我脖颈处拿走丝巾,从后面熟练地帮我把头发系起来。如此一来就不必担心头发会掉进锅里。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位还是个理发专家。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

去钓鱼那天,海水有风掠过。那艘船尽管够大也够稳,但依然有人吐得一塌糊涂。我帮着照料一阵子,又回到船头上。阳光很和煦,海风很润湿,我悠然地依靠栏杆吹着海风,看着他们钓鱼。我提前做了准备,涂抹了三层防晒霜,所以并不怎么忧心后果。

那些人竟是正儿八经地在钓鱼,技术熟练,神情专注,每当有鱼上钩,就兴奋地大喊大叫,像小孩一样。

我不明白他们分明自己玩得开心,却偏要带一帮女生出来,其实是负担,帮倒忙,什么也做不了。

我问张志恒,他说:“大家都带,我也只得带一个。说实话,我也没弄明白。”令我哭笑不得。但张志恒后来又说:“你可不是负担,大多数时候都有用,你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我旁边,也能养养眼睛。”这算得上是一句褒扬,只是我总觉得他跟我混一起时间长了,审美水平也直线下降。

他钓鱼的样子很好看,专心致志地在钩上穿好饵,甩出去,一呵而就,很是潇洒,令我想起一部很喜欢的小说《老人与海》。小说里的老渔夫圣地亚哥把钓鱼当成了一种专注,只看背影都很伟岸。那是五十多年前的电影,斯宾塞?屈塞当年的神情宛如雕塑思想者一般深邃。

然而也没见张志恒钓上来很多鱼,有时候收上来看鱼太小,又丢回海里,看我在旁边偷笑,说道:“钓鱼就是享受一个惬意的过程,不在乎结果。如同喝茶一般,并不是说经过复杂程序泡出的茶就好喝,只是追寻那个过程里的怡然自得而已。”

很少看到他这样有诗情画意,我想起某巨星每次投篮不中却还振振有词:“投篮关键是姿势,投不投进不重要。”于是不顾气质地笑起来。

星期六晚上,和魏淰有约会。白天我刚好和张志恒一起,之后他把我直接送到我们约定的地点。魏淰有些惊讶:“刚才送你来的,是张志恒?”

我愣了愣:“你也认识他吗?”

“这几天经常找你都不在,原来是跟他在一起?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跟这群公子哥混一起干什么,你跟他们是一路人吗?”

“什么公子哥,你说话真难听!”

“你知道他是谁吗?”

“...CH的总裁。”原本我以为她知道,现在反倒不确定。

“CH虽然是大公司,但也不算什么。他是仁恒的少东,张家的二公子,别说你不知道。”

“哪个仁恒?”

“仁恒置地啊,你是不是傻?”

原来是这样,那他身家可不菲。我惊诧于张志恒行为并不张扬,虽能自然地流露出家世良好的背景,但没有骄奢之气。

我在这边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魏淰在却在那里絮絮叨叨:“你如果没打算狠狠赌一把自己有没有灰姑娘的命,就请离他远一点。他的前面几任女朋友,每一个都比你聪明十倍百倍,可都被他甩了个干干净净。”

“呵,原来张志恒还是个名人,我真没想到。”

魏淰笑:“我是作家嘛。他的家世,在商界也算是叱咤风云了。还有,关于张志恒的传闻也很有意思,比方说追他的女下属被他打发到南京没有归期;还有被他拒绝之后要跳楼的...还有一个传闻最是错综复杂,就是他曾经和他哥,就是仁恒的CEO为一个女人大动干戈的事,这个传闻的版本非常多,你说那女的有多厉害,听说他和他家张董事局主席关系非常僵,甚至脱离父子关系,你想仁恒那么大的规模,可他就是不愿回去帮忙,宁可自己在外面游荡,这种人也真是有个性...”

“魏淰,你什么时候开始写这些八卦的东西了?”

“不要打岔啊。这种角色,你完全就不是对手呀,小心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你才是肉包子呢。”

“我还不是为你好。”

我听了魏淰那些关于张志恒的传闻,却也没多大的反应,反正那些也与我无关。我依然没有弄明白为什么张志恒会对我有兴趣,干脆不去费心思。我感到和他在一起相处还算愉快,但想到他也许还有别的女人,也不会觉得很难受。反正我和他也是闪婚,没有付出感情,即便有一天分手也不会感到悲伤,只是我依然会杞人忧天,这种关系到底会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结束呢?或许有一天张志恒厌烦了,或许有一天我自己厌烦了,但我不会认为那一天会让我难过,伤心。我也会想,张志恒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也许他与我玩的是一场猫与老鼠的游戏,等我什么时候投降了,屈从了,游戏便结束了。但他从来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过分的玩笑都不会开。张志恒大多数时候都是温文尔雅,谦卑有礼,很难摸透他的真实情绪,但他自认为无人的时候,就会表情空乏,一脸冷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外人又何必了解呢?我从不想深究。

《我与全世界的战争》 免费阅读章节

《我与全世界的战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