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明风云:少侠来自关外》大明第一 紧缚 大明风云:少侠来自关外年下攻

大明风云:少侠来自关外

武侠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明风云:少侠来自关外》的小说,是作者端木清一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唉呀,大爷,总算是找到您了,家里出大事了。呃,李爷也在啊。小人这厢见过李爷。”郭四说罢倒身便拜。李继先见状赶忙上前扶起,嘴里连说

广东畅读|更新:2019-09-02 06:06: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明风云:少侠来自关外》的小说,是作者端木清一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唉呀,大爷,总算是找到您了,家里出大事了。呃,李爷也在啊。小人这厢见过李爷。”郭四说罢倒身便拜。李继先见状赶忙上前扶起,嘴里连说

《大明风云:少侠来自关外》免费试读

“唉呀,大爷,总算是找到您了,家里出大事了。呃,李爷也在啊。小人这厢见过李爷。”郭四说罢倒身便拜。

李继先见状赶忙上前扶起,嘴里连说:“使不得,使不得,郭四哥不必多礼。”其实眼前这人是萧毅的家将,李继先与他的主人平辈论交,郭四给他施礼原本理所应当。可李继先深知萧家这“四大家将”绝非寻常家人奴仆可比,他们原本个个都是绿林中叱咤一时的英雄豪杰,各有一身绝艺在身。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和萧毅结识,为其武艺风度所感,抛却原来的一切,不惜为奴为仆也要誓死相从。萧毅本意不肯,可架不住这些人一再相求,最后只好勉强答应,平日里对外大家以主仆相称,可背地里萧毅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下人看待,可说是恩若兄弟,情同手足。李继先深知其中内情,敬他们是轻生死,重然诺的好汉,所以郭四要对他下拜,他是万万不肯接受。

不料那郭四却不肯失了礼数,还是硬生生地拜了下去,李继先正待要扶,却发现根本抬他不动,心中不由大惊。别看他在萧毅面前一幅嬉皮笑脸的模样,可“金陵李继先”的名望在江湖上那也是非同小可。如今居然连萧毅的一个家将也抬不动,那成何体统,想到这里李继先雄心顿起,潜运内力,心说到要试试此人有多少斤两。没想到郭四却似浑然未觉,推金山,到玉柱,实实在在磕完头方才站起,气不长出,面不更色。

这下李继先可是大惊失色,默然良久方才叹息道:“罢了,罢了,人言金银铜铁,萧家四将,远非寻常的江湖好手可比。我虽久闻,未尝深信,今天一试方知不假。家将尚且如此,主人可想而知。老萧啊,兄弟这次算是真服你了。”

萧毅一笑,似乎是怕老友尴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也不必如此,他们哥几个原本就非等闲之辈,跟着我算是明珠暗投了。平日我常劝他们另觅高枝,怎奈哥几个义气深重,不肯相离。”接着他转过身来问郭四:“四哥你这么着急赶来所为何事?临行之前我不是关照大家紧守门户,安心等我回去吗?”

这郭四本是个血性汉子,一听主人问起这些是又羞又恼,又气又急,一边跺脚一边说道:“唉~大爷,咱哥几个对不起你啊。二爷他,二爷。。。”

“阿宇?阿宇他怎么了?”一听到兄弟有事,之前一直很冷静的萧毅顿时颜色更变。

“二爷他,二爷他。。。”或许是着急,也或许是自责,郭四偌大男儿此时言语间竟有些哽咽。

他越是如此,萧李二人就越是着急,李继先赶忙上前问道:“郭四哥,你且莫急。先把事情说清楚,萧宇他到底怎么了?”

“二爷,二爷他丢了!”

“什么,丢了?”萧李二人异口同声道。

“大爷,咱哥几个对您不住。您临走之时将二爷托付给我们,要哥几个好生照应,没想到一转眼我们就把人弄丢了,唉,连这么大一个活人都看不住,我们这几个活着还有什么用啊。”郭四边说边自己抽了几个耳光,打得啪啪作响,自责之情溢于言表。

李继先看到这里于心不忍,赶忙上前拉住;“郭四哥,切莫如此,切莫如此。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啊,你且先莫自责,如今找人要紧,你且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详细道来,大家也好参详出个办法不是。

到此时节郭四也只好先收住悲声,详详细细的将事情的经过缓缓道来:“那日大爷去后,我等几人就安心陪着二爷打理家务,头几天倒是平安无事。结果到了第四,五日上二爷嫌家中气闷说要出去走走,我等几个素知二爷少年顽皮,恐出去后多生事端,故而极力劝阻二爷。起初二爷倒也听劝。不料本月初一,城中庙会,二爷又嚷嚷着要出去走走,哥几个怎么劝也不行,最后二爷说你们一口一个大爷,心目中只有我哥,是不是没把我这个二爷放在心上,也罢,也罢,这个家早就该改姓郭了,我们这些姓萧的干脆搬出去算了。萧家剑今后干脆改成郭家剑好了。”

“这个萧宇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能这么说话。”李继先在一旁责备道,眼神却偷描了一眼萧毅,见他面沉似水,知道萧宇这话又触及到了这位老友的那块心病。

郭四此时或许也察觉到一时失言,赶忙接着说道:“哥几个见二爷说到这个份上,不敢不依,商量之下决定陪他一起出去,心想有我们几个在料也出不了什么事。二爷到是也答应了。等到了庙会,二爷这也要逛,那也要玩,我们几个跟在后面形影不离,生怕跟丢了。后来二爷突然说要去解手,可就在我们几个人背过身去这个功夫,二爷人就没了。当时把我们几个吓坏了,赶紧四处寻找,可庙会人山人海,要找个人谈何容易。哥几个原以为二爷是被仇家掳走,正准备去报官,结果回到家里却发现二爷留下的一封书信,说是终日待在家中感觉气闷,想出去闯荡一番,见识见识,很快就回来,让我们通知大爷万勿惦念。我们这才知道二爷是自己离家出走。我们几个商量下来二爷年轻识浅,又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不知这世上人心之险恶。此番独自出门,万一有个闪失,如何得了。所以当天赵三哥就分派家中一众人等外出寻找,连苏杭嘉湖一带与大爷相熟的朋友也都拜托了,可至今还是音讯全无。因为兹事体大,我等不敢再瞒着大爷,故而特地派我星夜赶来报信,大爷您看这如何是好啊?”

说到这里李继先大致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暗骂萧宇不晓事理,如今江湖都乱成这样了,还要给哥哥多寻事端。可碍于老友的面子,又不好明说,只好看着萧毅有何反应。

“唉~”沉默良久,萧毅长叹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四哥,您先起来。子弟不肖,父兄之过,都是我平日把这孩子惯坏了,和你们无关。你这一路赶来辛苦了吧。”萧毅边说边把因为自责而跪在地上的郭四搀起,并轻轻将他身上的灰尘掸去。

“大爷,我。。。”萧毅越是如此,郭四内心就越是愧疚。他太了解这个兄弟在萧毅心目中的地位了,此时他内心不知有多着急,可反而还要劝自己别太自责,这简直比打骂更让自己觉得羞愧。这究竟是因为萧毅太温柔?还仅仅只是一种收买人心的技巧呢?

“现在怎么办?”李继先在一旁接过了话茬。

“由他去吧,那孩子从小就是这么任性,总感觉自己了不起,想出去闯一番事业。我怎么说他都不听,没想到这回居然胡闹到如此地步,也罢,就由他去,年轻人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就让他在外面吃些苦头也好。你,我当年刚出道不也正是这个年纪吗?”

“话虽如此,可如今世道这么乱,萧宇那孩子又没什么江湖经验,万一遇上个好歹怎么办?”萧毅说的是斩钉截铁,可李继先却明白这都是气话,他太了解这两兄弟之间的纠葛,也明白这个兄弟对于萧毅而言有何等重要。

“不管他,都十七,八的人了,也该像个大人样了,他自己做的决定,就由他自己去负责。四哥,你远道而来也累了,今天咱们权且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咱们就去南京参加英雄大会。”萧毅语调虽然平和,可脸上的表情却依旧面沉似水。

见好友明显在赌气,李继先忙解劝道:“我说你这人也是,刚才求你去,你给我摆架子。如今不要你去,你却偏要去,你这成心是不是。萧宇这孩子这回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可他毕竟是你弟弟啊。你不是一直和我说当年伯母去世时一再关照你要看管好这个弟弟吗?你如今就忍心撒手不管?再者一说萧宇这次为什么要走,我看也是你给逼的。”

“怎么会是我给逼的?”

“怎么不是啊,我知道你用心良苦,希望把他培养成一个有用之人,将来可以继承萧家剑,这也算了却你一桩心事。可萧宇毕竟还是个孩子啊,你平日对他那么严格,终日大门不许出,二门不许迈,他又不是没出阁的丫头,整天憋在家里谁受得了啊?难道有这么一机会,能不希望出去见识见识吗?”

“可我这么做也是为他好啊。”

“谁也没说不是啊,可老萧啊,那孩子和咱们当年不一样,我知道你怕他学坏,像小飞那样误入歧途,可孩子也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有些事管也管不出来不是。”

萧毅默默低着头,心中五味杂陈,其实李继先说的这些他都明白,有时他自己也觉得对于萧宇的管教太过严苛了些。可这个兄弟对他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他不希望其再像自己一样遭遇那么多不幸与痛苦。有时萧毅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发泄,毕竟自己身上背负的实在太多,有时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而作为江东武林的旗帜,又使他不能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结果在不知不觉间有些情绪就发泄到了萧宇身上。“果然我终究比不上刑大侠,我这样一个人是否有资格继承浩然呢?”这样的疑问长久以来始终困扰着他。。。

此时已近黄昏,夕阳斜照,整个草山仿佛变成了一片血红。萧毅看着夕阳,心中的情绪慢慢平复,转过头问一旁的李继先:“那你说怎么办?”

李继先扰了绕头:“萧宇是九月初一丢的,离现在还不到十天,他孤身一人想来也走不了太远。如今离英雄大会召开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你我先趁此机会沿途查访一番,如能找到

《大明风云:少侠来自关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