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葬神者亦凡》剑葬神灵 鬼畜 葬神者亦凡小攻

葬神者亦凡

玄幻已完结

《葬神者亦凡》是国王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葬神者亦凡》精彩章节节选:头顶上的天光越发阴暗,视线被飞卷而起的金沙相互缠绕迷乱着视觉。鹿巴森身后的队伍在无垠的金沙丘陵山脊上形成一道弯弯曲曲的线,脚下的金

安徽文学风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新:2019-09-02 06:03: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葬神者亦凡》是国王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葬神者亦凡》精彩章节节选:头顶上的天光越发阴暗,视线被飞卷而起的金沙相互缠绕迷乱着视觉。鹿巴森身后的队伍在无垠的金沙丘陵山脊上形成一道弯弯曲曲的线,脚下的金

《葬神者亦凡》免费试读

头顶上的天光越发阴暗,视线被飞卷而起的金沙相互缠绕迷乱着视觉。

鹿巴森身后的队伍在无垠的金沙丘陵山脊上形成一道弯弯曲曲的线,脚下的金沙无声的将队伍后面的灵族人一个挨着一个的吞噬。

“父亲!”

诺尔艺兴转身看见队伍正在迅速的缩短,看着灵族人一个个瞬间陷入脚下的沙漠里。

“不好!是漩沙!大家都向四处分散开跑!快!”

鹿巴森用力的叫喊声,身后的战兵便向着四处逃散,沙土松软,脚下划出一道道边角圆润的沟壑,他们纷纷拥挤着彼此,简直是一路滚落向四周。

诺尔艺兴展开着手臂将付瑶琴保护在身后。

付瑶琴看着那些战兵四处分散开后,身后的金沙之上,瞬间急速的朝下坍塌,一声尖锐的嘶吼声仿佛从沙漠之下向上锋利的传来,那些被漩涡吞噬出深深沟壑的沙漠内迅猛的飞旋而起一根暗黑色扭曲被红色气流相互缠绕住的龙卷风柱,在天地间高耸的相连,扭动。

没了丝毫灵力的他们,仰着头看着眼前着恐怖的画面。

战兵开始四处逃跑,在无垠的沙漠上跋涉出一条条极其纤细的曲线,就像一只只落入进空茶壶内的蚂蚁,那龙卷风柱哪怕只是一小杯茶水也能将蚂蚁瞬间淹没,吞噬致死。

但那黑色的巨大风柱,也并非如此简单的存在。

黑红色风柱一阵阵咆哮着尖锐的吼声,分支出来的一只类似触角一样的长形云鞭朝着鹿巴森的身体重重的抽打而去,将鹿巴森的身体高高的抛起,又用力的甩出。

“快!快带着公主走!快!”

鹿巴森嘴里喷出一口白色的血液,头被黑色风柱变出的利爪死死的扣住抓起来,带起鹿巴森整个身体。

诺尔艺兴简直无法接受此时眼前的一切,付瑶琴早就已经被惊吓到满脸泪痕,一双手攥紧着诺尔艺兴的手臂。

“父亲!”

诺尔艺兴看着鹿巴森被黑风魔爪抓去,看着父亲痛苦的表情,一双手臂的挣扎。

“快。快。快走!”

鹿巴森高喊了一声,身体被黑风利爪用力的折成两截,头盖骨如锋利的刀剑瞬间切开似的,从身体上滑落,露出脑壳内被浅红色灵气包裹着的白色魂珠。

诺尔艺兴咬着牙疯了似的拉着付瑶琴朝着别处跑,他脸上的眼泪被耳边飞逝而去的风分劈成两半,头顶上被乌云遮住天光,脚下的金沙蒸腾起越发浓重的金色,但没有一丝光亮,特别沉重的质感。

他们像是墨色天空下在金块上奔跑着的纸片。

“我们。我们快死了吗。”

付瑶琴被诺尔艺兴紧紧的握住手腕朝着没有目的地的地方飞奔。

诺尔艺兴的侧脸布满恐慌的苍白,一对金色的瞳孔内紧绷的竖起灵魄,他从怀里掏出一包药减慢下速度,把药包倒进了付瑶琴的嘴里,在慌乱中付瑶琴竟然一口吞了下去。

“是什么?”

“你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

诺尔艺兴说着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将握住付瑶琴手腕的手臂朝着自己身前甩过来,付瑶琴被他拽到了身前,也不晓得诺尔艺兴给付瑶琴吃的什么药,付瑶琴顿时身体像是瞬间轻飘而起的风筝,袍袖断开的丝线缠绕在诺尔艺兴的无名指上,丝线越拉越长,付瑶琴的身体便距离诺尔艺兴越来越远。

她看着诺尔艺兴身后滚滚袭来的红黑色烟幕,像是压倒性的暗色浪潮一样朝着诺尔艺兴的背后冲刷而来。

诺尔艺兴已经跑不动了,付瑶琴的身体被巨大的风力推涌着越飞越高,她已经看不清楚诺尔艺兴的脸,一双眼睛内噙满了泪水。诺尔艺兴用手指尖轻松的划断了手指上的丝线,他的身体被黑暗瞬间淹没,付瑶琴的身体被迅猛的风吹拂一圈圈翻动着身体,瞬间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见。

摩尔白色的衣衫被脚下的乌土染黑,雪白的脸颊一侧被风干的暗红色血点沾满,他满脑子都是古特的身体碎在自己身边的景象,他趁着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时候快速的从猎魂店里逃了出来。

他不断的超前逃跑着,脚底下猛的被不知名的物体拖绊,身体前倾,而又瞬间飘起重新直立在地面上,他转过头看见身后的景象开始朝着别的方向旋转,只除了自己脚下的这块乌土地。

摩尔睁大着一双眼睛,看着不远处的死城被旋转至后面,一座被幽蓝色骨骸堆积而起的山峰显露出来。

“垒魂峰。”

摩尔被瞬间震惊到的看着,一座庞大的幽兰骨骸山峰,山峰的最上面被一层层莹绿色的幽光笼罩,洞口处流淌出绵密的粘液,迅速凝集成像是手腕粗细的触角朝着摩尔如藤蔓般攀爬而去,手腕,脚腕,腰身被瞬间缠绕。

摩尔张大到极限的一双眼睛,浅色的瞳孔紧绷成一道竖线,嗖的一声,全部都消失了。

龙亦凡气喘吁吁的仰坐在猎魂店的地板上,嘴半张开着,看着面前的那只也算是不太陌生的巨型动物。

八头三眼巨狼。

现在叫狼炽。冰蓝色皮毛被一层暗红色的灵魄包裹,在半空中飘起波纹,三只狼首在三个方向喷张着血盆大口,四只利爪用力的抓住脚掌下的碎裂开的地板。

“这。这不是。我的。”

蓝斯站在墙角处,看着比自己的身高要高出数层宫殿那么高耸的距离,却似乎着庞大的兽身与自己的魂兽不大一样,不过龙亦凡手腕处闪烁着的狼纹与自己侧脸上的相同。

鹿晗被祭言的墓师用柔软粘稠的红色液体藤蔓紧紧的缠绕住身体,死锁住鹿晗的脖子。

祭言稚嫩的女童脸上带着一丝扭曲的兴奋,看向面前这个刚刚从龙亦凡胸口挣脱而出的魂兽。

“哇!这么大一只宠物!也不晓得你这个主人会使用吗?呵呵呵。”

祭言将一双充满讽刺和恐怖的双眼看向坐在地上的龙亦凡。

龙亦凡根本就不清楚这个巨大的狼竟然一直都住在自己的身体里!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刚刚从屋顶上掉下来的时候,眼前的那个十岁大的小女孩祭言,用瞬间变得红颜的腰间上的铃铛,在龙亦凡的耳边撕裂开的发出利剑一帮的声响。

龙亦凡听见那声音,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在体内膨胀,有一条条枯树枝一样的血管在皮肤下显露出来。

鹿晗见状便立即拿起一旁古特尸骸上的古铜的,朝着祭言手里的铃铛劈去,串着铃铛的丝线迅速断开,铃铛掉在了祭言的手心里。

“不自量力。”

祭言话音刚落,墓师便从祭言的身后逐渐显露出来,弯刀飞射出无数双血红眼睛,粘稠的红色藤蔓将鹿晗紧紧的缠绕。

就是因为鹿晗救了龙亦凡,而后被祭言的魂兽对付,陷入危难,所以迫使了龙亦凡想要去救人的信念,逼迫出了藏于体内的狼炽。

“蓝斯,我想你也应该觉得这只魂兽很像你的那只吧?这是被人猎杀而后又重新驯化了吗?呵呵”

祭言在一旁像是要挑动着蓝斯和面前的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灵族人来一场能让她寻乐的比试,这样也好在猎兽之前有点好玩的事儿做。

蓝斯朝着龙亦凡那边缓缓的走着,抬起眼看着狼炽

一只魂兽如果被更换了主人,那除非是有人能够猎杀到它的灵魄收进于自己的瞳孔内,而后才可以有能力去操控那只魂兽。

“原来是你杀了它。”

蓝斯看着一直都在所有事情之外的龙亦凡说着。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龙亦凡从地上顿顿的站起身,狼炽便俯下他巨大的狼首在龙亦凡的手边,龙亦凡的手背触碰到狼首上冰凉柔软的皮毛,竟然没了刚才的那满心的恐惧感。

龙亦凡的手指顺滑着狼首上的皮毛,狼炽的眼睛里有血红色的凤影飞旋而动,龙亦凡的心里忽的漂浮起一个声音:出战吧。

蓝色抬手从十根手指里瞬间冻结出无数节钻石般闪亮尖锐的石体,像是一把表面不平整的利剑朝着龙亦凡的胸口刺入。

“呵呵,又有好戏看了!你猜猜是那朋友会死还是蓝斯会亡呢?”

祭言一跃而起坐到墓师的肩膀上,墓师扬了扬肥大黑色袍帽下一双猩红的双眼,祭言满脸孩童般的笑容,一双浓墨一般漆黑浑圆的眼睛看向被血藤紧紧缠绕住的鹿晗。

鹿晗眯缝着一双细长的眉眼,被血藤勒住的喉咙里泛出力道但却未发出任何声响。

钻石冰凉刺骨的穿透过龙亦凡的胸口,有红色和蓝色相溶在一起的体液从胸口处沿着坚硬耀眼的钻石利剑喷涌而出。一旁的狼炽瞬间额头中心被冰冻住的光瞬间劈展开,几道电光火石般的利刃朝着蓝斯那边飞射而去。

龙亦凡一头白发中飞旋而出一缕幽蓝色的发色,四周渐渐发起一层灰白,如狼炽身上的皮毛。

龙亦凡抬手将插进胸口内的钻石利剑在手掌心内折断,刺耳的破碎声在周遭响起。

胸口内喷涌而出的双色体液在半空中交互交织,顶端萌芽出一缕尖锐,如碎冰块般破碎,顺着尖锐向下褪去红蓝色体液。

狼炽扬起狼首低吼一声,两幕光壁拔地而起,将狼炽与龙亦凡合并到一起。

瞬间一个手指锋利刀剑狼首人身的高耸巨物顶破整个屋顶,站立在蓝斯面前。

手中的蓝心红柄利剑朝着蓝斯劈斩而去。

一声剧烈的破碎声,利剑还未落地,蓝斯便一脸惊恐的站立在原地,瞬间周遭陷入一阵片死寂中,随后有血肉流淌摩擦而过的声音,蓝斯的上半身从腰间倾斜着落在了地上,下体瞬间碎成五六块,血肉流淌一地。

此时的龙亦凡已经于他的魂兽狼炽合为一体,他稍稍的转过视线看向自己身下一侧的祭言。

祭言一脸的不高兴。

“这样的比试一点也不尽兴,不好玩儿。”

祭言说着从墓师的肩

《葬神者亦凡》 免费阅读章节

《葬神者亦凡》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