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雷泽吟》雷泽音响 帝王攻 雷泽吟网盘

雷泽吟

豪门已完结

经典小说《雷泽吟》由雪域沃野bibohaomiao所编写的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舍申,朱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浩东说了两句,词穷,坐了下去。 没过多大会,他又指着舍申,气呼呼地吼起来。 谁说这话,你也不该说这话。 把头一抬,嗓门高得震人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5 12:16: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雷泽吟》由雪域沃野bibohaomiao所编写的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舍申,朱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浩东说了两句,词穷,坐了下去。 没过多大会,他又指着舍申,气呼呼地吼起来。 谁说这话,你也不该说这话。 把头一抬,嗓门高得震人的

《雷泽吟》免费试读

浩东说了两句,词穷,坐了下去。

没过多大会,他又指着舍申,气呼呼地吼起来。

谁说这话,你也不该说这话。

把头一抬,嗓门高得震人的耳朵。

你要知道,芝兰喜欢的,不是苏家庄的苏公子。

她一心相中的,可是你张舍申呀!

你凭良心想想,你这样无情无义,多伤人家的心!

他说着,更激动了。

虽然没再跳起来,可眼瞪得,比哪一次都大。

不中,不管咋着说,按长幼序,我是哥。

在这种事上,要是没有老的了,你得听我的。

咱可不能不讲义气。要不中,我饶不了你!

他睢眦俱裂,说着还捋起袖子,朝舍申扬起了耳刮子。

啊哈哈哈哈!俺的那大哥哎。

腊梅一看他那劲头,简直像老子对儿子。笑得她,连腰都弯了。

你这不是胡闹吗?刚才还说指腹为婚陈旧了,不能作为义遵守。

转眼,你又想代替老的包办。

你这一套,不同样是陈谷子烂芝麻还能是啥?

那不中!浩东把脸一镇,身子往后一撤,眉毛倒竖着,瞪起眼来吼道。

这和指腹为婚不一样。

指腹为婚,一点情分的边都不沾,完全不管子女愿意不愿意。

芝兰和舍申可是从小的情分。

他用手一指舍申,大声吼道,你自个说,是不是这样?

望四击了击掌,跳起来说,就是他俩心里都有情分,反正让舍申哥娶芝兰,行不通。

他掰着手指头,像和浩东算账一样,向他倾着腰分析道。

你想想,芝兰从小,过的是啥日子?

虽说跟朱四、赵金花相比,比不上。

不管咋着说,也没饿过肚子呀。

舍申哥过的是啥?是糠菜半年粮呀。

要是要了她,能过到一块去吗?

还有更要紧的……

伟国腾地跳起,抢过去说。芝兰不管咋着说,也是仇人的闺女。

舍申哥要了她,情分上终归是一种隔阂。

啥隔阂!浩东涨红着脸,两道眉毛往上一竖,眼珠子瞪得老大。简直要发疯了。

又猛地跳起来,把两只手拍得“呱呱”的响,咬着牙吼道。

一点都不用怕。他朱四能抢来穷人的闺女就肏,咱穷人就不能肏他闺女?

只要两个人情愿,一样能给咱生娃。

他最后,还把头一歪,鄙夷地“呲”了一声。

又扭过头说,又不像他爹那样,害人家。有啥不中的!

浩东急不择言,连粗话都说出来了。

虽然不能说不在理。可臊得姑娘们都涨红了脸,捂起嘴来笑。

那朱四是畜生,咱也让舍申哥去当畜生吗?

望四把手一抡,反驳道。

他朱四是畜生不假,因为他是强占,是强抢。

芝兰可是情愿跟舍申结合。贵香指着望四道。

大家越吵越激烈,陷入新旧观念的漩涡中。

大家的发言,在舍申的心里,激起一阵阵波澜。他一会低下头,一会扬起脸,进行着激烈的思考。

其实,从他看见芝兰被捆走那一刻起,他的感情一直受着熬煎。

在潜意识里,他对芝兰的情分,是深厚的。

两个人结合,顺理成章。

但在意识上,不想硬去违背乡规民俗,做这种脱离群众的事。

更重要的是,她是仇人的女儿。

在他看来,真要娶了她,就是认贼作父!这是感情上,咋着也接受不了的。

最要紧的是,真的娶了她,怕影响自个跟朱四斗到底的决心。

同时,感情上会处于没法摆脱的痛苦之中。

舍申举起右拳,痛心地一拳打在左手的手心里。

站起来道。

咱二十多个人的长辈,都遭过朱四的压榨迫害,和朱四都有刻骨之仇。和他斗,都不会心软。

芝兰是他的亲闺女,万一她爹到了生死关头,她能下得了手吗?

他两只手举到身前,用手背敲击着另一只手心,两眼看着大家,下意识地加重了最后这句话的语气。

是啊,是啊。

就是嘛!

大家附和道。

再说了,舍申接着说。苏家对她咋样?

她到那里是感到好,还是不好?都还不知道。

我看,还是先等等再说。

望四跳起来,右手握拳,猛地往上一挥说。

朱四勾结官府,迫害百姓,对老百姓狠,不说。对他自个的女儿,都这样凶狠,实在太可恶!

他缓和了一下口气,又用平和的语气道。

可话说回来,芝兰虽说和她爹成了死对头,但毕竟是他亲闺女。

到了节骨眼上,谁能对自个的亲爹下得了手?

我同意舍申哥的看法,先别去救,也没法去救。

要是硬着头皮去救,咱在老百姓心里,就成了抢妻霸女的坏人。

那还咋着做人?那往后,啥事也别想干了。

没脸了!

没脸了三个字,他的语气特别重,声音也拉得特别长。

接着,他又讲出自个对张世登义德的理解。

我虽姓刘,却和贵香一样,是住姥娘家。

张世登,是俺老老姥爷,也得算俺的祖宗。

他讲的义德,都是大义,大德。咱践行他的嘱托,就要从老百姓想事。

望四又表态式地说:

“赶到事上,不论遇啥阵势,我保准忠贞不二!但可不能,不管老百姓能不能接受。”

那照您俩这样说,就不管芝兰的死活了?贵香看着望四说。

她扭回头,又看看舍申,断言道。

我还觉着,芝兰一准出事!

《雷泽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