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荒》 kuso 天——荒平胸小受文

天——荒

现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天——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暗夜流光,主角连好,方是人,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许长生看着眼前须发半百的老樵夫,这身打扮挺古典的

|更新:2021-01-10 21:03: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天——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暗夜流光,主角连好,方是人,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许长生看着眼前须发半百的老樵夫,这身打扮挺古典的

《天——荒》免费试读

许长生看着眼前须发半百的老樵夫,这身打扮挺古典的,肯定不是在现代,而且文明程度也不高,见到个帅哥就叫“神仙”。许长生有点受宠若惊,堆出一脸和蔼的笑容跟对方交谈:“老人家好……我只是个凡人。”

“凡人哪能穿着单衣在山上……啊,狐、狐大王?”樵夫已经有点发抖,膝盖都软到跪在了地上。

“不是!请起来吧!”许长生自尊受损的大声否认,弯下身子就想搀扶老樵夫起来,没想到对方登时面如土色、拼命躲闪。

“狐大王饶命啊……我年纪大了不好吃!我家里倒是养了几只鸡,只要您肯饶过我,我家的鸡都是您的,要不我再给您去别处偷几只?”

“啊?我真的不是……好吧,我是神仙,不是狐狸精!我也不喜欢吃鸡!更不会偷鸡!”许长生只好做个冒牌大仙了,总好过被当成狐狸精和偷鸡贼。

“太好了!神仙救命啊!”老樵夫更加来劲了,脑袋在地上磕得咚咚有声。许长生吓得赶紧去扶他,才用一点力气,对方就整个人都被他抬了起来。在对方膜拜和求助的眼神下,许长生自己也愣了一下——果然,不是凡人了啊。

老樵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他哭诉,最近山里出现了偷鸡贼,好几个猎户家里的鸡和菜都频频失窃,甚至连好一点的衣物、梳子都会不见。若是山中的猛兽作恶,要那些衣物和梳子做什么?而且对方聪明得紧,从没踩上过猎人的陷阱,大家都怀疑是什么精魅作怪,还有个樵夫撞远远见过他的人形之身。

据那个樵夫所说,对方长得又美又妖,一见就知道不是凡人,山上人迹本就不多,那样的美人怎么可能凭空出现,跑动的速度还快得骇人。被吓坏了的猎户和樵夫们只得乖乖任他偷鸡,甚至主动把活鸡放在院子外面等他来取,以免惹恼了这位狐大王,大怒之下杀人泄愤。

许长生一边听他讲一边安慰他,对那个狐狸精很没好感。山里多的是东西可以吃,干嘛要**家的?不管对方是人还是狐,偷抢拐骗都不对。好歹自己也是个“长生之体”了,应该不会随便挂掉,就帮帮这个可怜的老人家吧。

“老人家,您别哭了!我能帮的一定帮!您先带我去走访走访那些失窃的人家。”

老樵夫求之不得,又想要跪下磕头,许长生连忙拽住他出声催促:“我是偷偷溜出来的,赶时间!事不宜迟!”

跟着老樵夫去走访了几家猎户,又找到了那个曾经见过“狐大王”的樵夫问话,许长生看他们都是一脸的畏惧,更加想要严惩那个该死的“狐狸精”。若只是凡人偷鸡,这么吓唬同类也算大坏蛋,若真的是个什么精怪,就是典型的峙强凌弱。他虽然不想做什么大英雄,对于这种看不惯的事情还是要顺手一管,反正打不过对方的话,他也死不了,就算是死了也不过再回到阴司,根本没差。

有两个胆大的猎户自愿带路,把他送去据说是那个狐狸精出现过的山洞附近。他先用眼睛侦查了下地形,几个相隔不远的山洞、近处还有一个干净的小湖,对方倒蛮会挑选巢Xue的嘛。

一阵山风吹起了满地的枯叶,不知从何处响起了怪异的叫声,既不像人也不像人类熟悉的动物,两个猎户都忍不住身体直抖,把手里的棍子和铁叉举高,许长生的脸上却浮起冷笑。看着两名猎户眼中明显的惧意,许长生了然的劝他们回去,“我一人就可以了!你们先走吧。”

装神弄鬼想要骗谁啊……许长生几乎可以确定那是个人类而已。凭着如今超级敏锐的耳力,他已经听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对方慌乱的脚步声,同样增强许多的目力也捕捉到对方隐藏在树干后的淡色衣角。

用平稳温和的笑容送走两个面有愧色的猎户,许长生朝那个人躲避的方向全力冲了过去,对方显然慌了手脚,转过身拔腿就跑。

以一个凡人的速度而言,对方跑得非常快,跟兔子一样敏捷的身手在树林间窜来窜去,转弯的动作也很灵活。可是许长生不会累,对方却远远不及,没跑上太久已经累得减速,许长生反而越来越能Cao纵自己这个变化了的身体。

当许长生从背后扑倒对方的时候,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发出嘶哑的闷叫,听声音是个很年轻的男人,许长生用力翻过对方的身体。

一张满是汗水的面孔近在咫尺,怨毒又绝望的眼神狠狠瞪着许长生,凌乱的黑色长发散落在金黄树叶铺就的地面上,艳丽又妖异的五官配衬线条凌厉的下巴,这张脸果然美得令人窒息。

看来那个樵夫并没说谎,但这个人并不光只有美,单单比起相貌,顶多跟千羽差不多的好看,而第一次看到千羽的时候,许长生并没有像现在一般整个人如遭电击。

这张脸似乎在哪里见过,又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许长生头晕目眩的俯下身,喉间发出一声模糊的呻吟,颤动的嘴唇几乎贴上对方的脸:“你……你叫什么?我们是不是……在哪里……”

最后的几个字还没说出来,对方已经重重一拳打在他脸上,趁他抚脸的一刹那猛然推开他,爬起来继续朝前跑。许长生并没感觉到太痛,只是震惊于刚才在对方眼神里看到的愤怒、畏惧还有赤Luo裸的厌恶,这个人在仇视他的同时又似乎很怕他、讨厌他,难道他们真的曾经见过?是那个真正的许掌簿所熟识的人吗?

他一时理不清乱糟糟的心绪,只知道不能让这个人逃出他的视线。他再次拔腿追了上去。

那个人奔跑的速度已经不可能再快起来,被他扑倒时好像就有一条腿受伤了。他轻松的追赶着前方踉跄的背影,胸口不由自主泛起一种酸涩的感觉,干脆使尽全力冲过去,只想快点结束这段不怎么愉快的追逐。

应该前后不到十分钟,那个人第二次被他扑倒,剧烈的挣扎也被他用手脚死死压住。他盯着对方困兽般的眼神,尽力以柔和的语气安抚对方:“我不会伤害你!”

“滚开!放开我!你们都不是好人!”对方身上那件单薄的浅色袍子十分脏乱,脸上却很干净,怎么看都可以称之为绝色,连疯狂绝望的表情也只会让人怜惜而不觉得丑陋。

许长生有点手足无措,又不敢真的把他放开,只好用右手把他的双手都牢牢按住,空出左手去扯他的腰带,想要先把他绑起来再说。随着许长生手上的动作,他黑如点漆的瞳孔急剧收缩,随后却变得水润一片,紧闭的嘴颤抖着敞开,用带着泪意的腔调哀求起来:“别这样,放我走……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放我走吧……”

《天——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