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庶难从命》庶难从命将军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免费 全文无弹窗阅读 庶难从命圣水

庶难从命

现代言情连载中

《庶难从命》由网络作家云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容华,华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大太太吃了晚饭,八小姐来了,送来了做好的暖腿。

|更新:2021-01-05 21:03: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庶难从命》由网络作家云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容华,华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大太太吃了晚饭,八小姐来了,送来了做好的暖腿。

《庶难从命》免费试读

大太太吃了晚饭,八小姐来了,送来了做好的暖腿。

大太太这几日腿上正好有些隐隐的疼,看到这个笑起来,“难得你的孝心,过会儿我就试一试。”

容华张了两次嘴都没说出什么来,悄悄看向大太太身边的陈妈妈,陈妈妈笑了,容华才说:“母亲第一次用这个,恐怕身边的人伺候不好,何不现在就让女儿给穿好了?”

大太太笑道:“这哪里使得?这东西要贴身带吧?总是不方便。”

容华道:“这是给母亲治病症用的,越早带上越好,带不得法也是不行的。”

陈妈妈在一旁也劝道:“老爷不在家,晚上又没有别的事,太太不如就试试看,再说这是治病也没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冬蕊也说:“太太今天早上还说腿不舒服,八小姐现在送来也是正好。”

大太太被众人劝说,也就不再坚持,慈祥地冲着容华笑笑,“那就试试看,只是要让你辛苦了。”

容华拘谨地笑笑,“母亲说的哪里话,这都是女儿应当应分的。”

陈妈妈、冬蕊帮忙服侍大太太躺下,Chun尧、木槿帮着容华准备暖腿用的热灰。

又让丫鬟拿来炭盆,容华将手烤热了,这才拿着药油到了大太太床边,冬蕊挽起联珠帐,大太太靠着大红彩绣靠背引枕,身盖着碎花锦被,容华坐过去,小心地露出大太太的膝盖,慢慢地用手去揉。

大太太立即觉得患处又酸又痛,酸痛过后却还有一种难得的舒坦。她看一眼容华,她低着头专心致志的模样,乖巧又柔顺,大太太想起淑华成婚那天她见过的宾客,但凡侯门大族家的媳妇,都是气质沉稳、性情温柔、大方得体,尤其是对公婆更是难得的恭孝,她那时也是羡慕不已,只可惜身边竟没有一个。

就似淑华这种性情,就算想尽方法嫁入了侯府,在侯爷夫人面前,也是不得心的。研华虽有几分小聪明,婆姨之间争宠倒还尚可,却上不了大台面。

药油渗过的皮肤变得红软,容华从Chun尧手里接过暖腿,然后抬起头看大太太,“会有些烫,母亲忍着些。”

大太太点点头。容华一鼓作气将暖腿仔细贴在大太太膝盖上,然后用带子绑好,众人看着大太太的模样,大太太连连笑点头,“哪里烫呢,正好,似是要把里面的凉气都驱散了,这东西真是个好用的。”

容华复又要揉另一条腿,大太太却不依,“你累了半天,就指挥丫头们来做,你坐过来歇一歇。”

冬蕊接过手去,顺手将容华按在床上,“太太心疼小姐,小姐正好教了我。”

容华似乎有些受宠若惊,只在一旁腼腆地笑,边教冬蕊边帮忙。

两个暖腿都带好了,容华见大太太眼皮有些下沉,便体贴地告退。

大太太抬起眼睛笑了,“别急,我忽然想起来,给你们姐妹的冬衣做好了,你就先选一套你喜欢的。”说着让陈妈妈去打开箱笼。

箱笼一打开,容华走过去看,里面整整齐齐几套冬衫分三叠放着,分明就是三个人的份,她进府不过才几天,更没有人到她那里量过尺寸,现在冬装却已经做好了。

大太太只是她告诉她,就算她在府外,大太太对她的情况也并非全然不知。

她和瑶华、研华的体态本就不分伯仲,这些衣服不论她们中的谁都是穿得的,大太太让她来挑,表面上是因为她做了让大太太欢喜的事,实则……没有那么简单。

箱笼里不止是冬装,还有新做的凤尾褶裙、儒袄和对襟褙子。

这些衣服用料讲究和她从府外带回来的那些不能相比,单说容华没有这样漂亮的衣衫,就算是研华,也不一定会有。

漂亮的衣衫无论是哪个女孩子看着都会喜欢,容华选了其中一套不论是款式还是颜色既不惹眼却也大方的一套。

大太太看了看,慈祥地笑笑,“好,快下去歇着吧!”

容华和Chun尧退了出去,大太太就吩咐陈妈妈,“让研华也进来选一套衣服。”

陈妈妈连忙去找六小姐。

研华进到大太太屋里,并没有发觉屋里和平常有什么不同,陈妈妈领着她径直打开箱笼,看到这些衣服,研华更是只顾得欢喜,二话不说,伸出手挑来挑去,最后拿了一套最鲜艳的百蝶穿花儒袄,下身是五彩间道暗花绫褶裙,研华将衣服提起一看,笑得粉面含Chun。

拿到这些衣服,研华忽然想到,“母亲呢?”

陈妈妈道:“大太太在暖阁里休息,吩咐下来我伺候小姐看衣服。”

研华就再问也没问一句。

陈妈妈不禁冷冷地扬了一下嘴角,衣服都能挑的那么细致,微小的差别还要计较一番,却没有耐心再关心下她母亲。

研华提起衣服问旁边的香巧,“这件如何?”

这种做工的衣服自然是气派的,香巧也跟着欣喜,“没有那件鲜艳,不过小姐穿了一样漂亮。”

研华将那挑剩下的扔回箱笼,“我觉得也是,鲜艳的颜色才是配我的。”将衣服都拿好,才又向陈妈妈道:“等明天早晨我再来给母亲请安。”

陈妈妈自然笑着客气。

六小姐这些年真是太放肆了,大太太点过她一回,她却仍没有收敛,依旧是这般,太太这些年的心血算是白费了。

陈妈妈送研华出去,研华发现陈妈妈没有以往对她热络,还当是和上次碧纱橱里她被大太太骂有关,心里暗骂奴才都是狗眼看人低,嘴里却有了另一番话,“这些年母亲总是先想着我的,纵然是骂我,那也是因为我贴心,你是知道的只有亲近的人才会这般。”

陈妈妈心里冷笑,嘴上却道:“小姐说的是。”以前六小姐的确给了她些好处,她收下也是因为知道大太太除了六小姐无人可用,现在情况已然变了,心里对六小姐的容忍就跑的无影无踪。

陈妈妈回到屋子里。

大太太正闭着眼睛养神,“选了哪一件?”

陈妈妈道:“六小姐比照了一下,还是鲜艳的颜色衬得她更好看。”

大太太冷笑了一声,“怪不得时间那么长。”

陈妈妈道:“小姐们爱美也是有的。”

大太太脸色十分不好,“只怕除了表面功夫,别的就不会做了,”

陈妈妈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大太太好半天才叹口气,“淑华是个没计较的,看来这件事还得我拿主意。”

容华将衣服递给木槿,木槿欢欢喜喜地收了起来,“这套衣服这两天正好穿呢。”

Chun尧也笑道:“是啊,过几天冬至祭祖,小姐就穿这套衣服去。”

容华点点头。

Chun尧端了茶来,又说:“太太让小姐先去挑衣衫,可见对小姐是满意的。”

Chun尧还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容华一直待她亲密,Chun尧这才真心为容华着想,今天特意仔细看了一回。

大太太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是真正满意八小姐的。

容华觉得累,早早就安睡了,木槿放下帘幔,将灯灭了,自睡在暖阁外边,Chun尧睡在外间,过了一会儿,木槿听到外间没有了声音,知道是Chun尧睡着了,才慢慢做起来,借着月光走到里面去,轻轻叫了容华一声,容华睁开眼睛,目光闪亮全无睡意。

木槿道:“小姐,我听下面的丫鬟们说,今天有郎中进府给二小姐看病。”

这也不奇怪,大太太常找一些名声好的郎中进府给二小姐诊脉。

“郎中走的时候,大太太还亲自送了出去。”

到底是什么样的郎中,能让大太太这样在意。容华仔细回想今天见到大太太的情景,大太太一直舒展了眉眼,笑得时候尤其多。

她记得没错的话,以前但凡有郎中给二小姐诊脉,大太太的心情就会一落千丈。

难道这一次和往次有什么不同?二小姐的病,也许,可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无论她再怎么计划,一切都来不及了……

在大太太心里,谁也无法撼动那人的位置,只要那人好起来,剩下的人就会全部沦为棋子。

**************************************

今天没咋码字滴说,家里有事忙了,要过年事就多起来。

《庶难从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