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王 cj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Twink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

豪门世家连载中

完结小说《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是草根人生最新写的一本豪门世家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雷石雨,涨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若仙一看自己的主子都走了,也就没有时间和若雨斗嘴了,立刻飞身上马就去追沈璃月了。 若雨看着一个一个的都走了,都不说等等她,亏得这

|更新:2020-08-28 20:03: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是草根人生最新写的一本豪门世家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雷石雨,涨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若仙一看自己的主子都走了,也就没有时间和若雨斗嘴了,立刻飞身上马就去追沈璃月了。 若雨看着一个一个的都走了,都不说等等她,亏得这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免费试读

若仙一看自己的主子都走了,也就没有时间和若雨斗嘴了,立刻飞身上马就去追沈璃月了。

若雨看着一个一个的都走了,都不说等等她,亏得这马还是她弄来的,纵马扬鞭,对着前面已经走远的两人喊道:“主子,若仙,你们两个等等我啊!”

沈璃月与若仙一路上 顺着若风留下来的记号,快马加鞭的跑了整整有一炷香的时间,却在一个岔路口给跟丢了。不要说刚才的马车痕迹了,就连若风的线索都断了。

沈璃月紧紧地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岔路口,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马车经过的痕迹,更没有一处是若风留下的标记。这所有的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难道是她们追错方向了吗?

虽然如此可是直觉却告诉她,她们并没有走错方向,只是这里在她们来之前一定发生过了什么。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则是找到若风,谁也说不准现在的若风,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主子,我们一路上的确是跟着若风的记号来的,可是怎么会到这里就没有了呢?”若仙看着不远处若风留下的记号,可是在这岔路口什么都没有,就连车辙走过的痕迹都没有,“难不成他们还没有离开?”

“不会的,凭你二人的武功,这一路上难道感受不到周围有没有人吗?”沈璃月的一句话,让她们两个都低下了头,的确在这一路上她们感受不到一丝气息,就连鸟叫声都没有,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主子,你到底在追什么啊?难不成你真得对那个什么月痕公子有兴趣啊?”若雨想到刚刚沈璃月看月痕公子的眼神,心眼里的那仇恨的泡泡就越涨愈大。不过却没有胆子说出来。

“什么月痕公子?”若仙有些不明就里的问道:“莫不是仙人楚的月痕公子,可是他不是在七天前就已经离奇死亡了吗?”

“你说什么?离奇死亡了?这怎么可能?”若雨差点没有凑到若仙的嘴边儿上去问。

“是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也是因为接到若云说主子在汾阳城的信息,所以让人将汾阳城的情报给我整理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倌儿死了,还要登记在册。当时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为了提前见到主人,所以也没有多想。现在想想的确是十分的可疑。”

“若仙,你手里有汾阳城的情报?”沈璃月问到这儿,又看了看一旁若有所思的若雨似是在询问什么。

感受到那一股疑惑的目光寻来,若雨立刻跳脚道:“主子,你这不能够怨我,我们四人分工不同,若仙这死丫头就是专门接收情报的,她知道的比我多,也不离奇吧。”

“哦,这样啊!那你的工作有是什么啊?”沈璃月随意的问了一句道。

“呵呵呵呵,我可是最厉害的。”若雨一看主子问自己了,心中的一股得意悠然而来,挺起胸膛示威的看了一眼若仙,“小样儿,看来主子最在意的还是我。”

“主子,她就是一管后勤的,您少搭理她,若云是督管百花宫的旗下所有的生意往来,若风是掌管百花宫明面儿上所有事宜的人,属下是负责将各门各派各地的消息整理收编造册的,至于那个家伙嘛,正事不靠谱,也就打打杂工,有事没事儿干一架的那种人。”若仙最看不惯的就是若雨这一副嘴脸了,立刻就接了下茬儿说道。

“若仙,你敢说我是打杂的,你以后的信息,休想让我给你安全送到,没了我你们还不是寸步难行。”

若雨高昂着头说道。

沈璃月也是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若雨的位置如此重要,百花宫之所以能够照常运转,是因为管理运作的是浑身是毒的毒仙。

也只有她这火爆的脾气,出手狠辣至极的性格,还有那让人闻风丧胆的毒术,才能够震慑住那些没胆儿又有二心的人吧。

“若仙,你确定月痕公子在七日之前就已经死了?”

沈璃月问出这话的时候,若仙甚至可以感受到那无比的冷意,但是想到百花宫的情报是绝对不会有错的,这才冲着她确定的点了点头。

“不对啊,三天前,我们还在仙人楚参加了月痕公子的竞标大会,还被主子搞得乌烟瘴气的。如果刚刚那个不是月痕公子的话,那她又是谁呢?”若雨当然也知道这其中透露着不寻,常而且眼下这个月痕公子还是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失踪的。

“真正的月痕公子已经死了,至于那个‘月痕公子’估计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们推测的仙人楚的背后老板,只是她为何要办成月痕公子呢?”更要的是与那个冰山又在搞什么鬼?沈璃月在心里加上了一句。

叮叮当当不远处竟然传来刀剑相向的声音,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沈璃月微微一笑道:“既然人找不到了,去看看武打片儿也是挺好的。”

若仙一脸淡然的走到沈璃月的身后,若雨则是满脸兴奋的大有马上冲过去干一架的冲动。

行了一段路程之后,正好看到官道上一些人正在打斗,只见一身穿灰衣的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与四个怪人打斗,竟然还是以一敌四,完全不落下风,应该还是一个高手。

最让沈璃月目瞪口呆的是,除了眼前的这一票人。竟然还有另一批黑衣人在围攻若风,看那架势出招快速迅猛,十分有团队精神。

若风也不是省油的灯,出手更是快狠准,轻功更是一流,虽然一时之间逃脱不出,他们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对于若风的出现,沈璃月倒是蛮惊讶的,但是若雨和若仙两人就当压根儿没看见,就连帮手的意思都没有。

既然她们两个都没有伸出援手想要帮忙,那么她也就乐的看戏了, 她也想看看东方剑魔的厉害。

“这四个相貌怪异的家伙,好没羞啊,竟然欺负一个老人家。”沈璃月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能够被打斗的五人听见。

“小子,不懂就别乱说,什么老头子,你看我老人家老吗?老头子我刚过了花甲之际,还青春正茂呢,走在大街上不知道多少大妈大婶想要和我相好呢?”被四个人围攻的老头儿,正自顾不暇呢,还冒着被杀的危险和沈璃月斗嘴。

“主子,切不可小看他们五人,跟您说的这个,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正是三十年钱隐退的黄石老人,只是他一向在天宇国那边晃荡,怎么会跑到北池国来了,还真是奇怪。至于那四个,他们是二十多年前威震武林的‘雷石雨怪’ ”若仙再说到雷石雨怪的时候,身子莫名的紧张起来。

只见一身披绿衣手持宝剑的男子哈哈大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武林中还有人认识我们。”

“既是武林前辈,四人欺负一个老头儿,也不怕江湖人耻笑吗?至于那边的一群小耗子们,没看到前辈们在这儿办大事呢嘛,你们还不赶紧的滚一边儿去。”若雨笑道,这孩子就是这样,随时准备损人两句,否则也就不是她若雨了。

“黄毛丫头信口雌黄,看招”只见一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怪人之一冲向若雨,若雨飞身向前挡住来人, “主子,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若仙,主子就交给你照顾了,我先去乐呵乐呵了”

突然与若风对招的二十几个黑衣人,立刻纷纷变招,化一为二,竟然朝着沈璃月这边儿攻了过来。

对于眼前的突变,可以说打的众人一个措手不及,若雨在空中与那个绿衣男子打的正酣,碰巧看到沈璃月被围攻的一幕,心里一个慌神被对手有机可趁。

“若雨小心”沈璃月急切地向若雨喊道。

“若仙去帮若雨。”沈璃月向一旁厮杀的若仙说道,“快去,否则十招之内,若雨必败。”

“可是主人……”若仙有些犹豫不决,如果她走开的话,沈璃月的安危怎么办?在他们四人的心中,沈璃月的安危大于天,甚至远远超过他们自己的性命。

“若仙,本少主命令你,这些小喽喽,本少还不看在眼里。最起码能拖个一时半刻,解决掉那个家伙,立刻来帮我就是了。”沈璃月安抚着若仙说道,示意她快去,若雨快不行了。

“是。”若仙看着场中的情形,知道若雨的情形刻不容缓。再一次的看了一眼沈璃月,确定她暂时没有危险之后,这才飞身而起,直接加入了若雨的战斗圈儿。

若雨与若仙两面夹攻形势有所好转,突然有一人也加入他们,形成两两对决的形势,情况堪忧啊。心中焦急,怎么办?怎么办?看着眼前两人打斗的情形,脑海不经闪现出无数画面,似存了许久的画面,突然一下都出现在她的脑子里,有点不适应。沈璃月揉了揉发疼的头。

不过眼下可不是让她发蒙的时候,看着身边挥舞着大刀的黑衣人。心里有苦说不出啊!她有点儿自作自受,自己闲的没事儿,来看什么热闹啊!结果惹火烧身了,这命都悬在裤腰带上,只求若仙他们快点儿解决掉。

沈璃月在现代学的这一点儿放身的功夫,在这儿根本就不算什么。对于这些有着大把内力的人来说,她只是比普通人稍微难搞一些罢了。

正在沈璃月和一黑衣人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另一人从背后偷袭,长刀直刺她的后心。

“主子。”

“主子。”

“主子。”

三道惊呼声响起,沈璃月稍微一歪头,就看到一道明晃晃的大刀,朝她冲了过来。本以为这一次必死无疑。

哐当一声,刀剑相交的声音赫然响起。

一道黑色的旋风在周身旋转,顷刻之间,该死的死,不该死的也死了个精光。

一墨手持带血的长剑站在沈璃月的

《爱从天降萌妃戏冷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