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嫡女有毒邪王霸宠娇妃 虐文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完整版未删节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

穿越连载中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为紫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冰魄闻言,静默了半晌,说道:“她们缠着你,就不会缠着我了。” 苏婉晴嘴角僵硬到连抽动一下都不能,她这是无辜当了他的替死鬼吗?真是

|更新:2020-08-13 00:07: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为紫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冰魄闻言,静默了半晌,说道:“她们缠着你,就不会缠着我了。” 苏婉晴嘴角僵硬到连抽动一下都不能,她这是无辜当了他的替死鬼吗?真是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免费试读

冰魄闻言,静默了半晌,说道:“她们缠着你,就不会缠着我了。”

苏婉晴嘴角僵硬到连抽动一下都不能,她这是无辜当了他的替死鬼吗?真是太冤了。

“冰魄,接下来三个月我要认真为你炼药,你确定要为了一时的安静,而让这些女人来不断骚扰我?要知道,炼药极是不易,一个不察,就会前功尽弃!”

苏婉晴认真说道,这一番话既是威胁,也是实话。冰魄的嗓子现在能说出话来,可能服用了不少灵药,只是那些药治标不治本,不能彻底治好她的嗓子,所以,她的药有多重要,不言而喻,她相信冰魄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冰魄说道:“好,我会给你解决好。”

这么多年,不知试用了多少药物,有几次好几种药物一起服下,结果相克,让她的身体一度弱到不能修习灵力,冰魄自然不想再尝试那些滋味。

回到宿舍,苏婉晴打好水,准备洗沐的时候,才发现,她身上一直穿着冰魂的衣服,一直未换下,怪不得……怪不得那些女子一心认为她跟冰魄有那种关系!连她都要忍不住为自己的大意而自煽一耳光!

算了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便不可挽回,她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不仅要制好冰魄的药,还要整合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出来。

上辈子作为医药世家的继承人,她无比清楚,拥有自己的势力有多么重要,就如今日这情景,一个人势单力薄对峙那么多女人,有多么危险。

而那些初入学院的学生,似乎是不错的人选。

带着自己的小算计,苏婉晴披上衣服,往室内走去,刚一踏步进去,便发现不对!

没有明月的声音!

她掏出断魂,猛地向房顶一掷!

蓝色的身影飞速跃过,躲过断魂的攻击,苏婉晴看清他的身影,停下攻击,“怎么是你?”

来人正是羽然。

羽然脸色很不好看,但依然说道:“主子让我给你送来东西。”说着将指尖夹着的一个晶石卡递给她。

苏婉晴接过,利用灵力往里面一探,顿时震惊:“一、一千万灵石?”

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数目?

有了这笔灵石,她就不用在低级班逗留!不用辛辛苦苦的去争夺强者排行榜!

可是,这么大的一笔数目,她怎么收得下!

“告诉你的主子,我不收!”她断然拒绝。

羽然说道:“主子说,你不收的话可以扔掉,反正不要还给他。”

扔掉?开什么玩笑?这是将钱往地上踩吗?苏婉晴摸着晶卡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并非她爱财,只是这笔灵石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苏婉晴不知该开口怎么说,南宫尘溪是不会接受拒绝的话的,而羽然更是尊他的命令如圣旨。

她咬着唇,说道:“你叫你的主子过来,我亲自跟他说!”

说到这,羽然的脸色更不好看,连带看着苏婉晴的眼神都很不善,苏婉晴瞬间有一种回到食堂被那么多女人眼神盯着的感觉。

“我主子,”他声音干涩,“他……”

“他怎么了?”苏婉晴一惊,忙问道。

听羽然说话的口吻很不秒,南宫尘溪似乎遭遇不测的样子!她顿时一阵心惊,脸上露出来的焦急之色毫不掩饰。

羽然看了一阵,心里好受了些,这个女人还算有些良心,知道担心他的主子!

“他受伤了。”羽然说道。

虽然南宫尘溪不让他将这件事给苏婉晴知道,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他实在不忍,让主子为苏婉晴做了那么多事,而苏婉晴却一事不知。

至于事后会怎么被主子惩罚,羽然觉得,这得跟苏婉晴串一遍再说。

苏婉晴一听,脸色大变,嘴里不断猜测:“受伤了?怎么受的伤?依他的实力应该没人能够伤到他,不对,或许是有人联手对付他,他实力不敌……又或者是被女子看出他本性轻挑,失去幻想,忍不住找人揍他。”

羽然抽角抽了抽,她能不能不要猜得这么不靠谱,还本性轻挑,被主子听到了,一定会生气。

他向苏婉晴解释:“主子将他体内的狐珠给了你,受到了重创!一直闭关至今,还未痊愈。”

苏婉晴顿时想到了她体内的那颗珠子,颜色极为浓郁,像是时时刻刻被人用灵力温养,原来,那颗珠子,居然是生生从他体内挖出来的吗?

如此一想,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名为难过的情绪,在胸腔中回荡。

“他……他……”她想问他到底受伤有多重,想问他养伤养得怎么样,声音却哽涩地说不出来,其实羽然已经说过了,他还未痊愈,还未痊愈!

这伤是有多重?

羽然见她脸色煞白,很不好看,身体摇摇欲坠,似乎接受不了事实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主子让我跟你带话,让你乖乖给他等着,他很快就会来找你。”

他带话的内容自然是轻为平常的话,若不是知道他受伤了这个消息,苏婉晴可能要对他好一阵咬牙切齿!可是,她知道,他是不想让她知道这个消息,他不想让她……愧疚……

苏婉晴猛地打开柜子,好一阵翻找,终于找到一瓶药,递给羽然:“这是二级灵药,给你的主子服用。”

羽然自然是收下了药,虽然心里知道,他的主子有更好的药使用,但苏婉晴给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南宫尘溪都会要。

上次她给的培元丹,就被他贴身放在香囊里放着,每天都要拿出来看一看,瓶底的刻痕被都摩挲平了。

苏婉晴自然知道,依南宫尘溪的身份,要什么好药没有?可是,她这药不一样,这是她按照上次用剩的冰炎草,特制出来的药,对治疗内伤很有疗效。

因着炼药炉只是个普通炉子,所以炼出的药只是二级灵力,但它的效力,绝不亚于三级灵药。

“羽然,这药一定要让你主子服下,对他的内伤有好处的。”她只能如此解释。

羽然点点头,刚想走,突然想起一事,回过头来对苏婉晴愤愤说道:“苏大小姐,我家主子对你的一片心,相信我不用多说,所以,你在外面,遇到的多重诱惑,千万要守住自己的本心,不要随随便便就被其他男人给……”

给什么?给什么?

苏婉晴恨不得插他一刀,以示愤怒。

这种口气,如果将苏婉晴换种性别来讲,就好像她放着家中的糟糠之妻不顾,到外面跟其他女人勾勾搭搭一样。

想必羽然是知道了她与冰魄之事,可是……

苏婉晴咬咬唇,一面想解释,一面又碍于冰魄的女子身份不好说,结果就为难了。

“羽然,我与冰魄只是朋友关系。”

羽然点点头,不知是信还是不信,见苏婉晴已经收下了晶石卡,便道:“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

身影便窗边一跃,便消失在窗口。

苏婉晴有些怅然若失,未知南宫尘溪消息时,她心中挂念;当知他受伤时,她心中更是挂念,也不知他那伤养得怎么样了!

虽不能感受那痛,但她知道,狐珠在体内用灵力温养那么多年,早已跟他成为一体,这被生生扼出之痛,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想到那天那一吻之后,他还轻挑的笑言要她“以身相许”,她还以为他是在不正经的调戏自己,现在仔细想来,他那语气似是非常认真。

这么大的一个人情,已经不是以身相许能够抵消了,至少也要以命相抵。

“小姐……”

明月望着床顶,喃喃叫道,突然弹跳起来,大声叫道:“小姐,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苏婉晴走近,看着明月一副迷迷蒙蒙的样子,不由笑道:“怎么了?”

“我、我怎么睡在小姐床上了?好奇怪,我刚才明明在擦桌子……”

“好了,明月,不要多想,去睡吧。”

苏婉晴无心跟她说太多,明月本来就不大清楚她与南宫尘溪之间的事情,说多了这丫头也是懵懵懂懂。

明月出去后,她便躺在床上,强迫自己睡觉,无奈脑子里全都被南宫尘溪那张俊脸塞满,不管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面前都好像有着他的影像,让她心烦不已。

“糟糕!”

她突然翻身而起,翻开柜子,拿出笔墨写起药材单子。

被南宫尘溪的事情一影响,都差点忘记冰魄的事,跟她约好今晚就要给她单子,要是去晚了,依照冰魄的怪脾气,说不定又要对她好一阵刀削衣。

匆匆将药单拟好,她披了件外衣,从二楼往下一跃,找到冰魄的房间,推门而入。

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浓郁的血腥味,还有刀剑交戈的声音。

冰魄正与几个黑衣人交手,一把剑耍得滴水不露,一刺一挑,简单的几招,动作大开大合,转眼间便要了黑衣人的命!

“你来了?”

见到苏婉晴,她表情不变,淡漠的将剑从黑衣人胸膛中抽出来,剑尖的血液喷洒出来,滴滴答答落在地面上。

到处都是血迹,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邪王霸宠:嫡女太嚣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