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情迷美艳女老板》最美艳女杀手 同人志 情迷美艳女老板诱受

情迷美艳女老板

婚恋已完结

主角叫韩远,阿蓝的小说是《情迷美艳女老板》,它的作者是淼淼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韩远摇摇头,心想:我这辈子可能都习惯不了,这压根儿就不是老百姓来的地方啊! 跟着阿蓝走进6号房间,韩远再次吃惊不小。 这里面布置

|更新:2020-07-28 16:03: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韩远,阿蓝的小说是《情迷美艳女老板》,它的作者是淼淼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韩远摇摇头,心想:我这辈子可能都习惯不了,这压根儿就不是老百姓来的地方啊! 跟着阿蓝走进6号房间,韩远再次吃惊不小。 这里面布置

《情迷美艳女老板》免费试读

韩远摇摇头,心想:我这辈子可能都习惯不了,这压根儿就不是老百姓来的地方啊!

跟着阿蓝走进6号房间,韩远再次吃惊不小。

这里面布置得就像是皇宫一样啊!我的老天!大红的羊毛地毯,雕花的古典红木沙发,上面铺着厚厚的黄色坐垫,墙上挂着一幅水墨梅花。镂空的屏风后面还有一道帘子,里面有何乾坤韩远不得而知。

宽大的四方茶几上摆放着两大盘水果,三盘小吃,两瓶猕猴桃酒和青梅酒,还有两杯鲜橙汁,外加三瓶矿泉水。

“韩大哥,你喝水果酒还是喝鲜橙汁?”阿蓝问道。

“我喝水——”韩远笑道,“果汁也行,唯独酒不行。”

“呵呵,水果酒也叫女人酒,美容养颜,千杯不醉——”阿蓝笑道,“你不试试?”

韩远摇摇头,“女人酒我一个大老爷们喝不合适,我就喝果汁,喝水——”

阿蓝不勉强,给自己倒了一杯青梅酒,淡淡的蓝色散发着水果的酒香,看着清爽,闻着陶醉。

她最喜欢喝这样的酒,还有红酒洋酒,最不喜欢喝白酒。

喝了一口酒,阿蓝从包里掏出了一盒烟,她抽出一根儿,递给韩远:“韩大哥,来一根儿——”

韩远看了看她手里拿的又是女人烟,摇摇头:“我不抽烟。”

其实他偶尔抽一根儿,只是从来不敢在家里在谷妍和孩子面前抽。对他抽烟,谷妍是下了死命令的:坚决不能抽!

为了孩子,有段时间韩远还真的把烟给戒了。可是转业回来这一年多时间,他心情郁闷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抽一根儿。

“是不抽女人烟吧?”谷妍笑道,又从包里掏出了一盒中华,抽出一根儿帮韩远点着了,递给了他。

韩远没推辞,接过来抽了。生命中第一次有女人为他点好烟,他岂能不接?

阿蓝抽烟的样子十分优雅销魂,光是那轻轻一吸缓缓一吐的动作,就看得韩远不由得心旌摇曳。

阿蓝吐出一口烟圈,看着韩远:“是不是没和会吸烟的女人接触过?”

韩远笑了笑,确实如此,他身边还真没有回抽烟的女人,不过他没有说话。

普通女人不抽烟,抽烟女人不普通。

世俗的看法,抽烟喝酒混江湖的女人不是好女人。

但是韩远不这么认为,至少对眼前的阿蓝不是这样的看法。

“韩大哥,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的创业故事?”阿蓝突然问道,笑容有些苦涩。

韩远点点头,“当然。今天你为什么不自己给林甜讲创业故事?”

阿蓝轻轻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来,眉头微微一蹙,许久才开口道:“自己的故事应当让别人讲,哪有人自己讲自己故事的?”

“自己讲才生动,亲身经历啊!别人讲可没这个效果——”韩远说道。

“徐兰能把我的故事讲好,我相信她!”阿蓝笑道,“我估计明天就能看到林甜记者的稿子了,一定写得不错——”

“林记者笔头子一流,加上你的精彩故事,那肯定没得说!”韩远笑道,“比报告文学还精彩——”

“呵呵,是的,那是给别人看的——”阿蓝看着韩远说道,眼神里有一股无法说出的忧伤。

韩远回味着阿蓝的话,也就是说那并不是真实的?或者是不全部是真实的创业故事?

评奖材料,一般都是励志故事。把创业者的艰辛坎坷,如何在困境中坚持,最后获得成功的故事描写得尽量真实,感人至深,打动评委,就是好的评奖材料。

“我想听听你自己讲的——”韩远试探着说道。

阿蓝幽幽地看了一眼韩远:“以后有机会慢慢跟你讲吧,那可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韩大哥,你会唱歌吗?”

唱歌?韩远摇摇头,他就会唱几首军歌,流行歌曲一概不会。

“《咱当兵的人》这个不会唱?”阿蓝笑道。

“这个会唱几句。”韩远笑道,“仅限于军营歌曲。”

“那就行了,我就爱听军营歌曲——”阿蓝笑道,“我们来唱歌吧?”

韩远又是一愣,这里面布置成这样还能唱歌?唱歌不是要到歌厅包厢去唱吗?

阿蓝走到门口,按下了几个开关,房间里即刻亮起了彩灯,对面墙壁上缓缓降下来一块大幕布,接着就是音乐响起,房间马上就变成了K歌厅。

呵,还有这功能!韩远心里笑道,真是考虑周全啊!

“想唱歌,想看电影,都可以——”阿蓝笑道,“那边帘子后面还有专业的麻将机,牌桌,炕床,在这里,想干什么,都可以——”

韩远起身到帘子后面看了一眼,好个乖乖,果真一应俱全!尤其是那炕床,大得像古代皇帝睡的龙床似的!上面铺着黄色的丝质床品,真真是不一般的奢侈。

“蓝总,这是你的固定包房?”韩远揶揄道,这女人有钱也变坏,古来如此啊!

“你这么认为?”阿蓝反问道。

“我,不想这么认为——”韩远笑道。

“呵呵,是个诚实的好孩子——”阿蓝笑着说,“这个房间确实是我在这儿的固定包房,不过我很少用,偶尔借给朋友用一下,我这是第二次过来,开业的时候来过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听阿蓝这么说,韩远心里居然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他笃信阿蓝是个好女人。

“蓝总很低调——”韩远笑道。

“别叫我蓝总,叫我阿蓝,或者是——”阿蓝顿了顿,把后面那个词儿给省略了。

“或者是什么?”韩远追问道,“说半句话把人噎死——”

“呵呵,还是不说了,以后再告诉你,省得你笑话我!”阿蓝笑道。

她有个小名儿,叫妞妞,小时候爸爸妈妈就这么叫她的。她也最爱听家人叫她妞妞,感觉很亲切,似乎自己还是个小丫头,那种被疼爱的感觉,她在这个城市里从来没有找到过。

“呵呵,你就吊着我的胃口。”韩远笑道,“创业故事也留着以后,名儿也留着以后,悬念太多了——”

“有悬念才好啊,讲故事都要有悬念——”阿蓝目光灼灼地看着韩远,“韩大哥,以后你把我当朋友了,我的故事肯定都告诉你——”

“呵呵,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韩远笑哈哈地说道,“有蓝总这么一位好朋友,我感觉自己的档次瞬间提高了很多——”

“又在笑话我!”阿蓝假装生气道,“我罚你先唱一首歌,就《咱当兵的人》——”

韩远刚要推辞,阿蓝用遥控器一指挥,音乐已经响起来了,接着阿蓝就把话筒递给了他。

韩远从来没进过歌厅舞厅之类的娱乐场所,自然也没有在这样的场合唱过歌,拿着话筒,脸居然一下子红了!

阿蓝看韩远那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紧张什么,又不是去参加比赛,随便唱——”

话是这么说,可韩远从来没唱过,节奏也不怎么懂,不紧张那才怪呢!

“我不行——”韩远说道。

“哈哈,又来了!”阿蓝笑得直不起腰来,“韩大哥,你怎么就喜欢说这三个字?”

韩远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窘得脸更红了,“我是说我不会唱——”

“咱当兵的人——”

原声已经开始唱了!

“跟着唱!”阿蓝说道。

韩远这才跟着原唱唱起来。这是韩远最熟悉的歌儿,以前几乎天天唱,节奏很快就和上了,唱得也投入起来。

阿蓝悄悄把原声关了,发现韩远唱得居然很有原唱的味儿!声音洪亮有磁性,而且激情澎湃,完全陶醉在里面了!

还说自己不会唱,居然唱得这么好!

一曲终了,阿蓝站起来为韩远鼓掌。

“韩大哥,你这是真人不露相!我还以为是原声唱的呢!”阿蓝端起果汁给韩远,“为你喝彩!”

“我是跟着原声唱的啊!”韩远说道。

“后来是你自己唱的,我把原声关了!”阿蓝笑道,“没想到吧?”

韩远摇摇头笑了,“现在该你了,蓝总——”

阿蓝二话不说,拿起话筒就站到了前边儿。

就听得有些忧伤的音乐响起——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是三毛写的《橄榄树》。

阿蓝唱得很动情,眼角有了微微的湿润。

每次唱歌,她首选的就是这首《橄榄树》。

这首忧伤优美的橄榄树,是她心里的歌儿。

当年,她为了一个人,爱上一座城,不顾父母的反对,来到了海州。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她拥有了巨额的财富,却成了一个灵魂在流浪的人……

她被生活打败了,可老天却让她拥有了傲人的事业,这是她想要的吗?

她不知道。

很多时候,她会在心里问自己:阿蓝,你一个人如此辛苦打拼,赚了几辈子也花不完的钱,究竟是为了什么?

三毛说,心若没有一个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

这么多年,她就是靠这句话支撑自己,坚持下来,在这个她曾经不顾一切要来到的城市里奋斗,活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如今,她拥有了梦想中的财富,在别人的眼里也变得强大,可是,她快乐吗?

《情迷美艳女老板》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