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太子殿下奴家有喜 T吧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完整版未删节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沧海明珠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太子有疾奴家有药》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丁锦云,丁素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三姑娘小心!”忘忧忙上前去拉住丁锦云的衣袖,只听“刺啦”一声,丁锦云虽然免于落水,但那她那件妃色卷云纹锦缎长襦却被扯破了,露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5 08:04: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沧海明珠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太子有疾奴家有药》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丁锦云,丁素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三姑娘小心!”忘忧忙上前去拉住丁锦云的衣袖,只听“刺啦”一声,丁锦云虽然免于落水,但那她那件妃色卷云纹锦缎长襦却被扯破了,露出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免费试读

“三姑娘小心!”忘忧忙上前去拉住丁锦云的衣袖,只听“刺啦”一声,丁锦云虽然免于落水,但那她那件妃色卷云纹锦缎长襦却被扯破了,露出了里面鹅黄色的中衣。

图遭变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边。丁张氏更是慌张的起身,低声叱问:“怎么回事?!”

“你——”丁锦云自觉在众人面前出丑,直起身来便挥手给了忘忧一记耳光,并低声骂了一句:“贱婢!”

忘忧赶紧的跪在地上,低声认罪:“奴婢该死。”

“好了!”谢氏已经走了过来,挡住首席上赵承渊的目光,低声斥责忘忧:“还不滚下去?跪在这里做什么?!”

“是。”忘忧不敢多言,赶紧的从暗影里退了下去。

谢氏又蹙眉提醒丁锦云:“三妹妹,你先回去换衣裳吧。别失了礼数!”

在赵承渊面前失了体面的丁锦云是最生气的,然而此时她也知道不能多待,便咬了咬牙急急地离去。

丁巍不动声色地举起酒杯打圆场:“小女被老夫从小骄纵坏了,真是一点礼数也没有。还请世子不要介怀,来——再请干这一杯。”

“老师说哪里话,这里又没有外人——倒是那个小丫头挺机灵的,若不是她及时出手拉了一把,那位穿红衫的妹妹怕是已经掉进湖里去了。”赵承渊说完,举杯把酒饮尽。

丁澄也举杯,陪着笑脸说道:“小女娃娃家就是喜欢胡闹,世子不必理会她们。”

“伯安,既然你也说是小娃娃家,就不要惩罚她们了吧。”赵承渊说着,又向丁巍拱了拱手,“还请老师给我这个薄面。”

“些许小事,还劳世子挂怀,实在是老臣的不是。”丁巍说着,扭头呵斥道:“还不过来向世子赔礼?”

丁锦云已经匆忙换了衣裳出来,听见丁巍这般说赶紧的上前行礼:“刚才是锦云莽撞,惊了世子。还请世子恕罪。”

赵承渊惊讶的笑问:“这是锦云妹妹吧?快快请起。”

“谢世子。”丁锦云提着裙子笑吟吟的起身,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得意。

宴席上,依旧是谈笑风生。忘忧却躲在角落里绝望透顶,在这个府邸里,丁锦云的地位高于丁素云不知道多少倍,那真真是丁夫人心尖儿上的宝贝疙瘩。这回自己得罪了她,怕是在劫难逃。

“你在这里做什么?”紫萼怀里抱着一袭披风站在忘忧身后,不悦地质问,“我不是让你服侍好四姑娘吗?”

“我……”忘忧想说又闯祸了,可又觉得这事儿也怪不到自己头上——难道眼看着丁锦云落水吗?

“你什么你……”紫萼还要数落,却被身后之人打断。

丁素云站在紫萼身后,淡淡的说:“好了,我无事。让她先回去吧。”

“姑娘……”紫萼皱眉噘嘴,心想旁人都三五个人服侍着,四姑娘身边只有两个人,如今还打发回去一个,岂不是在外客跟前落了寒酸?

丁素云一个眼神扫过去,紫萼立刻闭上了嘴巴。忘忧忙躬身行了个礼便悄无声息的回了疏影阁。

宴席上的喧嚣之声渐渐远去,隐没在这秋华似锦的园林里。忘忧寻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仰望着深邃的夜空,悠悠地叹了口气——这艰难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忘忧就这样一个人孤独地在院子里坐着,一直到丁素云带着紫萼回来都没缓过神来。

“你怎么坐在这里?”丁素云皱眉问。

“啊,没……姑娘回来了!”忘忧忙站起身来,“我,我去给姑娘端药茶。”

“你不会有事。”丁素云说。

“真……的?”忘忧一脸的不可思议,心道我惹了三姑娘,怎么可能不会有事呢?

林素云淡然一笑,说道:“刚才那一幕虽然有些失礼,但由此,三姐姐得到了吴王世子的青眼相加,今晚她心情很好,自然不会怪罪于你。只是这几天你自己小心些,别再冲撞她,也就是了。”

“是,多谢四姑娘。”忘忧喜出望外,朝着丁素云深施一礼。

丁素云扫了一眼忘忧缓步进门,跟在她身后的紫萼却皱眉道:“为了你,四姑娘备受嘲讽,你若有良心,以后便尽心伺候。”

“是。”忘忧忙欠身答应着。

次日,忘忧去花园里摘桂花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春雨,便拉着她问了一下昨夜的事情。春雨笑道:“吴王世子昨晚临走时留下了一幅墨宝,老爷高兴地不得了,想来你那点小事儿也没人会在意的。”

“哦?不知是什么墨宝?”忘忧好奇地问。

“哎呀,我也不认字,好像是什么……人?”春雨无奈的笑着。

几日之后忘忧才知道赵承渊留下的墨宝是“唯仁”二字。也因为这两个字,宰辅大人以及夫人才不好意思跟自己这个小丫头过不去,而丁锦云既然得到了跟赵承渊说话的机会,自然会把那些不痛快抛诸脑后,没心思找忘忧的不痛快了。

十月底,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雪虽然不大,但薄薄的一层覆盖着亭台轩榭,亦别有一番情趣。

这些日子丁锦云在各处闺阁雅集的时候也足够出风头,头一日看着阴天,她便求了丁夫人说若明日下雪,一定要在家里开一个赏雪雅集。闺阁女儿家闲来无事,品茶,插花,作诗,打马球,捶丸等各种雅集比比皆是。反正近日家中清净无事丁夫人便允了。

丁素云居住的疏影阁原本就是赏梅的所在,丁锦云连问都不问便把雅集的地点放在了疏影阁。一早起来便打发人过来布置,把丁素云弄了个措手不及。

“真是太欺负人了!”紫萼狠狠地摔下门帘,气咻咻的把手里的鸡毛掸子丢进青瓷花瓶里。

丁素云一点也不生气,一边摆弄着那盆刚开始冒芽的水仙,一边叹道:“你与其在这里发脾气,倒不如先去看看他们收拾的怎么样了。毕竟一会儿要来十几个人,若是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人家可是会笑话咱们不知礼数的。”

紫萼叹了口气,又嘲讽道:“三姑娘不管做什么事一向都撇下咱们,这次倒是大方,做雅集东道却不用自己的缀锦轩,居然舍得来咱们疏影阁,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呢。”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