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梦长歌》云梦长歌白辛甜 女体化 云梦长歌免费试读

云梦长歌

穿越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陆清盲原创小说《云梦长歌》,主角是迦南,冷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聂清尘一将食盒从侍卫手里接过来立马就奔往芳草居,摆上用膳的小桌子,将食盒里的食物一一摆出。 栗子烧山药,糖醋鱼,香梨牛肉,千张菠

|更新:2020-06-10 00:08: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陆清盲原创小说《云梦长歌》,主角是迦南,冷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聂清尘一将食盒从侍卫手里接过来立马就奔往芳草居,摆上用膳的小桌子,将食盒里的食物一一摆出。 栗子烧山药,糖醋鱼,香梨牛肉,千张菠

《云梦长歌》免费试读

聂清尘一将食盒从侍卫手里接过来立马就奔往芳草居,摆上用膳的小桌子,将食盒里的食物一一摆出。

栗子烧山药,糖醋鱼,香梨牛肉,千张菠菜卷,牛奶鸡蛋羹,川贝雪梨猪肺汤。

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摆在一起就像是一副上好的画。聂清尘将食盒放下,递上去一双筷子。

“王爷,这饭吃得有玄机。”聂清尘故意卖关子。

卓修凉看着聂清尘耍宝,挑了挑眉,颇有心情的顺着他的话来。

“什么玄机?”

聂清尘看卓修凉那么给面子,没有像往常一样冷冰冰的看他,顿时来了劲儿。

“这菜的顺序有玄机,先吃这几个,再吃这两个,最后是它。”

卓修凉了然,举着筷子的手刚要落下,窗户‘砰’的一声被踹开,一个玄色人影直接从窗户飘进来稳稳的坐在了卓修凉对面。

“都是我喜欢的,正好我饿了。”木迦南双目放光,毫不客气的拿起一双新的筷子就要下手。

“啪。”两双筷子在空中相遇。

木迦南眸光一闪,再次下手,刺,挑,别,扭转乾坤,每一招都似乎带了电光石火。

最后,木迦南把筷子往桌上一拍,碗都震了一震。

“不吃了!”

卓修凉淡定的举着筷子首先夹了一块鱼肉,鱼肉鲜美非常,入口即化。卓修凉忍不住又夹了一块。

木迦南拿着余光瞥他,见他一个人吃的欢畅,忍不住气闷。他尝试着重新拿起筷子,却被卓修凉一记眼刀剜得体无完肤,纠结片刻只得作罢。木迦南捂着饿扁了的肚子,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宗旨坐到了棋盘旁开始下棋,将棋子落得噼里啪啦一阵响。

“损了你便十倍赔回来。”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

“百倍。”

终于安静了。

桌修凉吃饱喝足又摇着轮椅坐在木迦南对面。

“没有话说就滚,在本王这里待着作甚。”卓修凉端着茶杯浅浅啜了一口,一双幽深的眸子在氤氲的雾气里变得晦暗不明。

“你!本阁主没话说来定北王府看你吃饭吗?”木迦南流转了一眼那食桌上的残羹剩饭,还是没忍住白了他一眼。

“前几天,我在江州遇到了冷晏。”

看着卓修凉吃饭吃的特别开心的聂清尘一听到‘冷晏’两个字,脑子里一根弦“蹦”的一下就断了,就说今天总感觉有什么事情没来得及干,原来是这个。

聂清尘立马便跪了下来。

“请王爷赎罪,属下有事禀报。”

卓修凉的目光在木迦南和聂清尘之间转了一转,“说。”

“今日属下去奇珍阁接糕点的时候见到了奇珍阁的东家冷晏,他说他是辛璃的朋友,而且,属下觉得他不简单”聂清尘将自己今天白日里被邱兴煜拦着的事情和找他谈话的内容他们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木迦南一脸惊喜,眉眼飞挑,骨扇拍的“啪啪”作响。

“你是说,她会媚术?”

西域男子?他早前也接触过西域人士,无不眉眼深邃金发碧眼,这冷晏的功夫虽然诡异,却也不似来自西域,那他,到底是谁?和西域有什么联系?

“正是。”聂清尘当时隔的并不远所以看清楚了事情的发展经过,没有人再能比他更了解那冷晏的诡异之处了。

“那他又为何要告诉你他是辛璃的朋友?哦,对了,你家王爷不是要娶她吗?”一双邪魅的凤眸朝着卓修凉瞥去,还挑衅似的眨巴了几下。

聂清尘不乐意了,呛声道:“那你说,他是敌是友啊。”

“这个,得问你家王爷啊,问我作甚。”木迦南见卓修凉没什么反应,也怏怏起来,毫不在意的耸耸肩。

“娶辛璃的又不是我。”

卓修凉又开始咳嗽了,手掌握成拳掩在唇边,咳嗽声一声比一声绵长沉重,仿佛连心肺都要咳出来似的。聂清尘连忙将狐裘取来为卓修凉披上。木迦南也放下扇子为他续了一杯热茶。

良久,他的咳嗽声才渐渐低下来,苍白的皮肤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一路延伸到脖颈,与近乎透明的指尖一起碰撞成一副妖冶异常的画,他缓了好一会儿才道:“将药取来吧,今日早一些喝。”

“是。”聂清尘赶紧去内间把药取过来。

“你这个样子还不知道听那老头子的话好好疗伤,死了活该!”木迦南狠狠白了他一眼。

“毒入骨髓,药石难医。岂是我疗伤就能好的。”卓修凉惨白着一张脸,软软靠在椅背上。

“你都有理,我说不过你。”木迦南见他慢慢缓过来,又斜斜的靠在软垫上,一只手轻轻摇着骨扇。

“那冷晏,你可知是什么来头?”木迦南问。

“略略听说过,四年前活跃起来的人物。”卓修凉接过药一饮而尽。

“前两天我去江州遇到了他,他的武功很奇怪,我也看不出是哪里的路数。”木迦南将自己被打败的小细节有意识的忽略掉。

卓修凉沉吟,连木迦南这个迦南阁阁主都看不出的招式,这个冷晏,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可曾查过他和辛璃之间的事情?”既然他说是辛璃的朋友那么两人一定会有一些必要的交集。

“未曾,不过,听说辛璃现在是借居在翰林院掌院学士那里,也就是江州,而我上次见到他在赶路也是赶往江州。”这样便稍稍能说通了,两人在江州联系,冷晏去找辛璃时恰巧被他碰到了。

“如果两人真的是朋友,那么这就可以说得通了。辛璃知道了皇上要下旨赐婚的消息,冷晏为她打听本王的消息。”可是,冷晏怎么可以认出聂清尘是他的贴身侍卫?聂清尘是五年前才调到他身边来的,冷晏说,五年前见过聂清尘又是在什么时候?还是说他已经摸清了王府的底细,他只不过实在掩饰他的强大手段。若是如此,此人太过可怕。

“清尘,你去秘密查一下辛璃和冷晏的关系,看冷晏知道我王府多少事情。还有,随时关注奇珍阁的动静,随时向本王汇。”他只是想静静的待在王府里养病而已,但若是有人觊觎他定北王府,杀无赦!

“是。”聂清尘领命退去。

卓修凉摁了摁额角,将目光投向木迦南,“你看起来还有话说?”

“其实仔细一想,这冷晏也是个难得的人才,若他不是敌人,能成为朋友便再好不过。”木迦南摸着下巴,啧啧了两声。奇珍阁啊,那是大楚闻名的聚宝之所,那不是一家简单的酒楼饭馆,据说在那个地方,只要你有银子这天底下什么样的珍宝都能给你搜罗过来。没想到那俊俏的小公子还有这般能耐,果然是人不了貌相。

“希望如此。”他这短短二十多年的岁月已经树了不知多少敌手,他已经不同往日繁盛,如今少一个敌人便是少一分担忧。

“若两人真是朋友,那辛璃为什么会是废物呢?”木迦南摸着下巴,摇着骨扇。这是他不解的地方,辛璃有冷晏这样的朋友,就算不是逆天之才也总该有一些长处的,怎么会是废物?

卓修凉将那两个名字细细咀嚼了一番,勾唇。

这天底下废物多的是,偏偏只一个无德无才无貌的千金传遍了整个大楚,说起来也可笑。

“哎哎哎,你别笑,渗死人了!”木迦南看到卓修凉笑,忍不住缩了缩肩膀。他这个样子就和五年前在战场上一模一样。

卓修凉剜了他一眼,唇角那一点弧度顿时烟消云散。

“你真的要娶她?”木迦南好奇道。

《云梦长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