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箭令》箭令图片 全文无弹窗阅读 箭令傲娇受

箭令

历史连载中

《箭令》为夕阳孤馆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郡守府,这两天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其原因都是郡守府的顶梁柱天天都阴着个脸,这怒火已经发了几通了,无论是府衙的衙役还是郡守府的女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30 16:03: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箭令》为夕阳孤馆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郡守府,这两天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其原因都是郡守府的顶梁柱天天都阴着个脸,这怒火已经发了几通了,无论是府衙的衙役还是郡守府的女人

《箭令》免费试读

郡守府,这两天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其原因都是郡守府的顶梁柱天天都阴着个脸,这怒火已经发了几通了,无论是府衙的衙役还是郡守府的女人们,都小心翼翼的。

郡守此刻拿着一副画仔细观看,画纸上是一个男子的画像,一身素衣长袍,清隽秀气的脸上一双眼睛笑意盈盈。

不一会儿郡守唤来贴身侍卫,端来火盆,画纸洋洋洒洒落入盆中,转眼间,画纸上的男子不复存在,只存在郡守的脑海中。

一早府衙中一番修整,最后竟然调集全部兵士去城外二十公里的棋盘山游玩!

卢修觉得他家郡守肯定是这两天急疯了,才会做出这个大胆的决定!

不过暗地里得到消息的城主府人士,则是觉得郡守肯定是查到什么了!难道是城主他们暴露了行踪?郡守现在是聚集兵士去捉拿!因此也急吼吼的召集武道馆的道士们摆好阵型,抬着一顶轿子声势浩大的出了城门,随着郡守身后。

平日里冷清的官道,今日两方势力在路上行走,官道沿着大山蜿蜒曲折,两方的人马加起来居然长达一公里,宛如长龙绕山而飞!

棋盘山山脚,一行商队蹲守在那里,仿若在休息,一方小轿,一个白面胖胖的车夫,对于商队,倒是不惹人注意!

郡守看了眼那些人,停下马,唤来副官。

那些懒洋洋蹲在地上的护卫们,相互交换了眼色,纷纷站了起来。

白胖车夫向他们打了打眼色,自己则走到马车门口向齐晟报告情况!

“山上的痕迹都清理干净了吗?有么有尾巴?”

“主子,都打理好了,不过?”白胖车夫迟疑道,“卢道长那晚做的事情,老奴不知如何是好!”

车夫乃是齐家的管家,向来以齐晟马首是瞻,但是齐晟对那道人的态度,让他不知如何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

“不用管他,他既然做得出来,那么自然不会被别人抓住尾巴。”就算被抓住了,关他什么事情呢?就是不知道那时候,他的师父师妹是否会站出来帮他求情?

副官叫来一个人在前方指路,一行人跟着那个人上了山,至于后面的城主家的人,郡守此刻不想理他。

不过后面的人并没有上山,而是和商队一起原地修整。

此刻山上的郡守自然是看到了那些被杀的人,不过他关心的不是这个,他担心,他要找的人是死是活?

留下几个衙卫看守现场,其余的人上山寻找,郡守望着寺庙沉思,死的人里面并没有自己要找的人,那就还活着!

唤来指路的人,郡守皱紧眉头看着那人,询问道,“这四周可否还有村庄?”

那人倒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应该是长期未郡守府服务的人,见郡守问,便答,“要说村庄的话,除了山下那个林家村周围就没有了。”

郡守眉头愈皱愈紧,正要挥手让他下去。

那人好似想到什么,鞠了一躬,又答,“前方不远有一个大青崖,以前倒是个村庄,不过近几年来那个村庄自封青崖寨,平时做些抢劫路人的勾当,余则周围没有人家了。”

“青崖寨,青崖寨。”郡守连忙唤来侍卫,让他召集人马,前往青崖寨,而副官则留守此处。

到了山脚看到城主的人,郡守坐在高头骏马上,看着那顶轿子,眯了眯眼,让侍卫去邀请城主。

郡守想了想,还是觉得刚刚那商队有些问题,不过此时商队已经离开了,外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也不便探查!

小道士的人跟轿子里的人交流了一番,恭敬的拉开轿帘,里面的人这才踏门而出。

卢生扬了扬拂尘,坐在小道士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这才看向郡守。

“卢生,今日好雅兴啊!”

“郡守大人不也同样雅兴十足?”

“是啊,山中的景色十分怡人,卢生可要一起。”

“不了,赏景人多了就不好了,还是清净点好。”

“卢生说的不错,不过卢生可否身体不适,平日卢生可不是个做轿子的人?”

卢生低头,“近日,吾追逐大道,窥得一丝天道,吾凡胎肉体,身体承受不住,受了些影响。”

“哦?恭喜卢生了!”郡守扬鞭而走,卢生抬头事,人已不见身影!

“书生,书生,书生。。”

猴头的声音老远就听到了,不知又在闹腾啥,不是已经答应他在盛京给他找工作了?

猴头的身影在山门显现,只见他飞快的跑向坝子方向。

“吵什么?”李文不耐烦的抬起头。

猴头满脸汗水,看来事情紧急!

不少村民都听到风声来到屋外,表情着急,相互议论,看见自己孩子出门了,都把孩子关到屋里。

李文也起身随着猴头朝寨门走去,身旁还有很多带着武器来到门口的青壮年。

“怎么会突然有官兵来围剿我们?”村长惊疑不定,在寨门口不住的走来走去。

“肯定是他把官兵带来的?”

“对,对,我们寨里之前还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有官兵来围剿我们?”

好几个青崖寨的人都把武器对准李文几人,村长面色不善,显然是支持的。

李文收服山寨时间太短此刻还没有威信,不足以服众,一件小事就足以使今天建立的人立马出卖李文,李文也不气,这很正常!

而他救的人有的已经下山了,没有下山的一些人此刻也不说话了,不过同样也没什么,都是有报酬的。

“我们连累你们?天杀的知道干拦路抢劫的勾当,就知道得有这一天!”

“哼,我还说是你们连累了我们呢?”

猴头和胖子跟他们争论不休,郑淑娴几人也过来了,到底李文这边也人多势众,才没有发生动手的情况。

“闭嘴,吵死了!再吵吵,你们信不信进大牢的绝对是你们,而不是我?”

李文心里想他们从来没有跟官府打交道,起过冲突,黑是黑白是白,各不相关,所以应该也不是冲我来的,郑家倒是有可能,不过郑淑娴的人都在这儿,应该也没有人去报官!

众人如临大敌的等在山外,等郡守来了,看见的就是这个场面!

不过还好,郡守来了并没有动刀动枪,还挺和蔼的问谁是村长,这倒是让众人松了口气!

不过李文发现郡守看了自己一眼。

大家各回各家,官兵们也并没有进寨,李文几人回到村长家收拾东西,准备走了,日头也不高了。

一会儿村长就弓腰驼背的出来了,还说请李文进去。

意料之中的事情,李文并没有什么神情。

李文一进屋,郡守就站了起来,做出了请坐的手势,见李文入了座,才坐下。

两人相对而坐,茶水冒着烟,两人并没有说话。

李文知道,对方肯定有话要说,那么他也就不着急了!

郡守邱守仁也在暗地里打量李文,这个青年面容倒是长了一副好容貌,气度倒也沉稳,不过怎么和山匪混在一起?

娘娘是让他保护好眼前的这个人,并在一定权限内听从其吩咐。

“李公子,本官是盛荣城的郡守,今日来此是听说了棋盘山的惨案,故来此查案,听说李公子是云清的徒弟,可否向本官解答一下当时的案情!”

郡守觉得自己不能表现的太热烈,这样会令人疑心,还是就事论事的好。

“学生见过郡守大人,郡守大人职责所在,为国为民,学生佩服,不过郡守大人恐怕弄错了吧!学生并未去过棋盘山,如何向郡守大人解答案情呢?”

郡守被噎了一下,不过他当然知道李文在说谎,毕竟他的消息是不会错的,但是李文不承认,郡守也拿他没办法。

“哦!有人说看见李公子在寺内上香,李公子每年都要去棋盘山的吧,李公子放心,本官并不是怀疑你,只是你的回答对破解案子,为无辜枉死的人一个清白至关重要,还请李公子如实回答!”

“学生的确是没有去过棋盘山,门外的几人都可为学生作证,到底是谁污蔑学生,辱我清白,学生定要与那人对簿公堂,以证清白!”

李文步步不让,不过李文也敢怼郡守的实力,他老师是国子监青山院的山长,而他不只是老师的学生还是个秀才,周朝对读书人还是保护的很好的,读书人可议论朝政,议论天下事。

每月诗会多如流水,你以为这些人做什么,不过都是没有入仕途而野心勃勃的人,交流会不是谈论朝政,就是哪个官员又怎么了,又怎么了,导致与读书人牵扯的事情都是要小心处理,不然那个官员转眼就会被扒的连他在外养了几房外室,生了几个孩子都被天下人知道了。

郡守也无话可说,喝杯茶润润喉才开口道:

“李公子,是青山院院长的徒弟想来学识定是盛荣城数一数二,本官那个顽劣之子,整日在外惹事,学问也是让本官头疼,还请李公子到郡守府,替本官教导一番。”

李文不想去,“多谢郡守大人抬举,不过学生才疏学浅,还请郡守大人另请高明。”

“不必了,本官看李公子就不错,让本官十分放心将我儿交给你,还请李公子跟随本官去郡守做一下客。”

《箭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