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太子殿下求放过by在下不才 GL 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cp

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

重生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朝花夕颜原创的重生小说《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慕清,公孙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不能,因为我现在很累。你的属下突然跑我闺房,若是我丫鬟尖叫一声,周围护院跑来,惊动了吕氏,我怕是有十张嘴巴也说不清楚。”慕清娆解

北京娱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新:2019-08-13 18:05: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朝花夕颜原创的重生小说《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慕清,公孙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不能,因为我现在很累。你的属下突然跑我闺房,若是我丫鬟尖叫一声,周围护院跑来,惊动了吕氏,我怕是有十张嘴巴也说不清楚。”慕清娆解

《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免费试读

“不能,因为我现在很累。你的属下突然跑我闺房,若是我丫鬟尖叫一声,周围护院跑来,惊动了吕氏,我怕是有十张嘴巴也说不清楚。”慕清娆解决了公孙凌的毒,就开始胡搅蛮缠起来。

公孙凌有些无奈,想了想,柔声道,“那你给我松开绳子,我去教训他们,如何?”

“又不是我绑的你,我为何要替你松,再者本就是你治下不严,冒犯了我,教训是你应该做的。”慕清娆不买账,倒了杯茶想喝,闻了闻气味,又嫌弃道,“你这太子当得真寒酸,这什么破茶。”

公孙凌突然觉得古人有句话说的对极了。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时辰不早,我回去了。”慕清娆起身,温软的唇不自觉的微微上翘,“殿下想好好活着登基,还是要有所保留才是,这寒毒既然天下无解,那殿下便顺其自然罢。”

公孙凌的眸子骤然深深地眯起,“二小姐所言甚是有理,只是本太子还是要多问一句,二小姐怎会有寒毒的解法?又或者,为何公孙振会有寒毒。”

慕清娆对公孙振的恨意他一直觉得古怪,可现在却有了些眉目。

“有句话说的好,好奇害死猫,与殿下无关的事还是不要知晓的好,小女告辞。”慕清娆音色清冷。

慕清娆出来后,门口只有念夏,其他暗卫全都回了自己的厢房,想来也算是有规矩,只是不知道这背后,是一颗忠诚,还是一触即发的毒瘤。

次日早朝,正殿内跪满了文武百官,皇帝雷霆震怒,一语不发,俨然是暴风雨前的低压。

一大早就传来了城南荒山莫名爆炸,烧毁了不说,还引起了林木的火灾,烧的光秃一片。

这头消息才完,那头又传来太子中了寒毒,昏迷东宫的消息,皇帝一醒来就被两个消息炸的头晕目眩,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公孙振听到了风声,嘴角不可遏制的上扬,可到底要演戏,硬是掩面哭泣,万般兄弟情深。

皇帝怒气冲冲的上朝,劈头盖脸的痛斥养官无数,无用至极,朝臣们何曾见过这般盛怒的帝王,暗喊倒霉,纷纷跪了一地。

帝王沉默了足足半个时辰,朝臣们的衣衫已经被冷汗侵湿,

“贴皇榜!重金寻医,只要能解了太子的毒,破例入太医院,赏金万两!”

想起仿佛只剩一口气的太子,帝王的心就又怒又疑,他也是从骨血中杀出来,登上的宝座,自然明白公孙凌这个毒,必是阴谋。

“城南爆炸一案,三日内若查不出真相,刑部就把这官帽留下,省的丢人现眼!”帝王怒喝一句,拂袖离去。

吕尚书倒抽一口冷气,自家最近到底是惹了什么神仙,怎么自开年开始,就一直倒霉,先是因吕氏惹了皇帝不快,现在又摊上这么一个事儿。

一个时辰后,正厅内气氛压抑,慕德安坐在上座,吕氏神情萎靡,慕婉柔脸色苍白,看起来仿佛摇摇欲坠一般。

慕清娆神清气爽的出现时,惹来了吕氏阴寒的目光,慕婉柔则恨不能扑上前撕碎了去。

“父亲,可是有什么事?”

慕德安看到慕清娆,神情温和了些,“坐,何姨娘可好些了?”

“姨娘畏寒怕冷,昨夜好不容易睡着,却又是噩梦惊醒,这才来不了。”慕清娆神色担忧,但没有其他情绪,可见何姨娘是老毛病了,不碍事。

慕德安也放心下来,昨晚本是想去看看何姨娘,但陛下赐婚,他却是接下来都不能去了,况且他又即将迎娶镇国公府的女儿,自然是不能让何姨娘怀上的。

“今日把你们叫来,是因为,陛下赐婚,这是休书,本念多年情分,该给和离书,但陛下一言九鼎,断不能违背,往后,还是莫来往的好。”

吕氏和慕婉柔早就从吕家得到了消息,母女俩哭了一夜,但木已成舟,陛下金言,谁又能违背。

“还望念在多年情分,给婉柔一个好归宿。”今日不同往日,吕氏就是心如刀绞,气恨难当,也不能再公然和慕德安对着干。

至于自己生的儿子,自从尚公主后,随罗兰公主住进了公主府,就再也没有关心过她和妹妹的死活,总是满嘴的仁义道德,殊不知,若非她手段狠厉,他的嫡长子之位,如何能这般顺利。

虽然尚公主是意外,从来没有嫡长子尚公主的说法,但陛下防的厉害,她也无可奈何,只当白生养了儿子。

现在发生这么大的事,他竟也不曾让罗兰公主去求情,反倒写了信,把她这个做母亲的责难个狗血淋头。

如今她什么也不能指望了,唯有婉柔。

慕德安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女儿的,当下便点头,“这是自然。”

“母亲!”慕婉柔没忍住,抽泣了起来。

吕氏强忍着不舍,拿着休书离开,行礼昨晚已经准备好,马车停在了后门,为的就是不张扬,让别人笑话。

“婉柔,你记住,你舅舅说了,皇后娘娘要给太子征选了,你这几日好好收拾自己,准备参加征选,你父亲为了避嫌,恐怕不会让你参与,你定要自己想法子参与才是,你舅舅这边会帮你通通气。”

吕氏一心想让女儿嫁入高门,一生富贵无忧。

慕婉柔想起自己一直心悦的太子,脸色就是一红,全然忘了现下的分别,“母亲,我晓得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等女儿出息了,定给你出气。”

“好,好!”吕氏轻轻拍了拍慕婉柔的手背,哽咽的上了马车。

慕婉柔目送吕氏的马车渐渐远去,想起慕清娆也在征选范围内,眼里闪过一丝怨毒。

若不是慕清娆,这件事就不会闹到太子殿下跟前,陛下也不会一怒之下让父亲休了母亲。

今日的耻辱,她一定好好记着。

正厅里,慕清娆蹙眉,心事重重又欲言又止。

慕德安啜了口茶,叹息道,“怎么了?”

“父亲,姐姐会伤心的。”

《妃打不可:太子殿下求放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