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封王大汉》封王 圣水 封王大汉激H

封王大汉

历史连载中

《封王大汉》由网络作家雨雪寒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左轩,田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哼!你去广施汤药,百姓感恩戴德,侯爷礼贤下士许你高官厚禄,那还要我这临湘国相作甚?”田贞心中愤愤不平,嘴上却摆出弥勒佛一样的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3 00:11: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封王大汉》由网络作家雨雪寒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左轩,田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哼!你去广施汤药,百姓感恩戴德,侯爷礼贤下士许你高官厚禄,那还要我这临湘国相作甚?”田贞心中愤愤不平,嘴上却摆出弥勒佛一样的笑

《封王大汉》免费试读

“哼!你去广施汤药,百姓感恩戴德,侯爷礼贤下士许你高官厚禄,那还要我这临湘国相作甚?”田贞心中愤愤不平,嘴上却摆出弥勒佛一样的笑容对左轩说道:

“先生悬壶济世,心系天下苍生,拯救黎民于水火,贞钦佩不已。只是如此烦神劳顿之事,哪敢劳烦先生尊驾,只要先生将药方交于贞,贞定当召集人手,亲力亲为,鞠躬尽瘁为我临湘百姓根治这疟疾恶症。到时我临湘候国定感念先生再造之恩德。”

“这个嘛!怕是有难度啊。国相兄有所不知,为研制这良药,我们团队兄弟姐妹们日夜攻关,几十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奋战,多少青丝熬成了白发,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最终才略有所成。要是我在收益率还没达到预期要求的前提下将这秘方泄露,那可是投入与产出大大的不成正比啊。”左轩故意露出难堪的表情。

田贞虽然对这卧龙先生的世外名词一个都听不懂,但是也隐约能听到财力啊物力啊什么的,因此心领神会,朝外面喊道:“来人,献礼!”

随即有六个小厮抬进来三口大木箱子,然后依次打开,分别是一箱金子,两箱绸缎。

“贞早已备有黄金百金,绸缎四十匹。区区薄礼,望先生笑纳。”

刘紫菁暗自咋舌:这临湘国相年俸不过六百石,却能轻易拿出百金(汉代一金能兑五铢钱一万钱),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这个嘛!既然国相兄作为临湘的父母官,爱民如子,体察下情之心可鉴日月。况且在下早已仰慕国相兄的高风亮节,今日又一见如故,那在下即便冒着被逐出师门的风险也是要成全国相兄这一片赤诚之心滴。”

左轩说完,附在木依云耳边碎碎说了几句。木依云点头,去里面房间一会儿拿出一个装有帛书的锦囊,递给了那肥胖的田国相。

田贞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如此顺利,他原本想茅山道派乃世外仙庭,定是会对这黄金绸缎等俗物不屑一顾的。不曾想眼前的这位卧龙先生却是贪婪成性,市侩奸邪,这茅山道派却原来也是徒有虚名。

他哪里知道一来左轩本就不是茅山道派的人,哪里会受茅山名声的束缚,二来左轩本就不想再去辛苦派药了,如今有人愿意代劳,还送金子送绸缎的,何乐而不为?

最最让这田贞没想到的是,这个世界最让人看中的高官厚禄对于穿越者左轩来说那是一文不值。

田贞虽然心里对左轩甚是不屑,接过那装有药方的锦囊后,嘴上却笑眯眯地说道:“先生如此慷慨大度,又能体察凡尘疾苦,急黎民之所急,大恩大德,贞替临湘百姓拜谢。”

“国相兄客气了!不瞒国相兄,其实在下昔日在山中修道的时候,对这相人之术也颇有涉猎呢。观国相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怕是不久以后,就要芝麻开门,节节高升了哈。哈哈哈——”

左轩这话看似夸赞田贞,却正戳中他的要害。

田贞尴尬地回礼道:“多谢先生慧眼。贞还有公务在身,先行告辞了。”

说完,田贞带着那浩浩荡荡的队伍,匆匆离开了翠竹居。

“多谢先生救命之恩!我祖孙二人贱命都为先生所救,此番恩德,无以为报,依云此生愿做牛做马,服侍先生左右。”

待那官差队伍走远,木依云拉着许爷爷跪到了左轩面前。

“木姑娘,许爷爷,使不得,使不得!这可让我折寿了。”左轩慌忙扶起祖孙二人。

“左公子,你这装疯卖傻,招摇撞骗的本事当真是炉火纯青哩。”

此时,刘紫菁挖苦左轩道。心里却是暗暗赞叹这左轩对整件事游刃有余,滴水不漏的布局。

“哪里哪里,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刘姑娘谬赞了。我这一来救了许爷爷,二来救了临湘城的黎民百姓,三来自己也顺带赚点辛苦钱嘛!哎呀!这诸葛孔明初出茅庐,三分天下。我左轩初出茅庐,一箭三雕,当真是对得起卧龙先生这个名号呀。哦,对了,刘姑娘,这次稍微借用了一下贵派的影响力,姑娘又前前后后忙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辛苦钱也自然有刘姑娘你一份的嘛。这样吧,金子归我,绸缎归你,这么两大箱子绸缎,姑娘怕是可以做好几年的新衣裳了哩。到时候一年四季,一季十套八套,变着法儿穿出来,我也能饱饱眼福的嘛。”

“作死,谁要穿给你看了。呸!谁要你这劳什子绸缎了。”刘紫菁面若桃粉,羞涩地转过了头。

……

夜半时分,天空升起一轮皎洁的明月。

左轩找木依云要了一坛酒,独自一人来到了望月湖边的凉亭。

这深秋的月光,又清又冷,像潺潺的流水一般,穿过那一片被风吹得摇摆不定的竹林,淡淡地泻在望月湖的粼粼水波上,放眼望去,尽是斑驳陆离的银白。

左轩猛喝了一口酒,两行泪珠倾泻而下。望着那一轮白玉盘一般的明月,仿若见到了那张熟悉慈爱的脸庞:面黄肌瘦,两鬓苍白,两眼闪烁着一股坚韧的劲儿。

左轩痛彻心扉,对妈***思念之情已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绪。他掏出那支陶笛,又深情款款地吹奏起了那首《故乡的原风景》。

每一个音符都是发自肺腑的思念,每一段乐章都是一段抹不掉的回忆。

他没能吹奏完这首熟练的曲子,走出凉亭,对着那明月哀嚎道:“搴帏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此时有子不如无——”

念完诗,他在那月光之下双膝跪地,连磕了几个头:“妈妈,儿子不孝,让您受了一辈子苦……”

“喝酒也不叫上我?”

这时,刘紫菁也来到了凉亭,她提起那坛左轩喝了几口的酒坛子,“咕噜咕噜”连喝了一肚子。

左轩赶紧檫干眼泪,自地上站了起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哪凉快呆哪去吧。”

“偏生只许你遥寄相思,就不许我借酒浇愁?”

左轩顿时哑然。也对,这小丫头也是刚刚失去情郎,也算是同病相怜吧。

“那……那曲子蛮……蛮好听的,可以教……教我吹奏么?”刘紫菁身子已经有些踉踉跄跄了。

“刘姑娘出身名门,接触的都是阳春白雪,怎地对这下里巴人的曲子也感兴趣了?”

左轩说完就要拿那酒坛子再喝几口酒,却哪里还见得着半滴酒水的影子:“刘姑娘酒量倒是不错啊!”

“嘿嘿!”那刘紫菁早已经受不住这酒精的威力,瘫坐在地上傻笑了起来。

“哎呀,地上凉!”左轩赶紧将她扶起,脱下自己的袍子给她披上,又顺势将她驮在背上。然后轻迈着步子,走出了凉亭。

这刘姑娘明显是个滴酒不沾的人,却为了不让自己悲伤过度硬是把那一坛子酒一口气给喝完了,真是个善良的傻丫头啊,左轩这样想着。

他双手紧紧地拖着刘紫菁瘦弱的身子,每迈一步都是格外谨慎小心,生怕出半点意外。那手又不敢太用力,生怕弄疼她半分。

月亮静静地照耀着左轩脚下那条青石小径上,清凉的光辉轻轻洒在二人身上,在那似乎已融为一体的身躯轮廓边缘,镶了一个淡淡的光环,这光环轻抚着二人俊美的脸庞,一股暖流如清甜的泉水般沁入心脾。

“显哥哥,咱们……接着喝……接着喝!和显哥哥一起喝酒,菁儿高兴。”刘紫菁趴在左轩背上,一路胡言乱语。

《封王大汉》 免费阅读章节

《封王大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