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禁典封印》禁典免费阅读 强受 禁典封印下克上

禁典封印

玄幻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短信喵原创的玄幻小说《禁典封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石英,艾尔贝塔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夏枯草亦步亦趋地跟随着身前的杜仲,行走在通往吉芬城旧校区传送阵的小径上。 他们没有任何交谈。 落后对方一个身位的夏枯草神情复杂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6 04: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短信喵原创的玄幻小说《禁典封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石英,艾尔贝塔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夏枯草亦步亦趋地跟随着身前的杜仲,行走在通往吉芬城旧校区传送阵的小径上。 他们没有任何交谈。 落后对方一个身位的夏枯草神情复杂的

《禁典封印》免费试读

夏枯草亦步亦趋地跟随着身前的杜仲,行走在通往吉芬城旧校区传送阵的小径上。

他们没有任何交谈。

落后对方一个身位的夏枯草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这道身影——基于昨夜的遭遇,他很难不对所谓的贵族泛起恶感,所以他无法如对待另两位院长一般看待这位身负王族血脉也许便更为尊贵的副院长。

虽然保留有起码的尊敬,但自打将那身份与眼前之人重合起来的那一刻起,他便从未移开过审视、疑虑甚至带有几分警惕色彩的目光。

于是单就走路,他便看见了许多——

行走之际的杜仲双手自然地负于身后,两袖如云垂落,神情严肃方正,仪姿标准的无可挑剔。

他的步子极重,不见上身如何动势,但一步之下,却隐有尘屑飞扬。

正因为走的极重,所以他走的极稳。

他走的时候没有半分龙行虎步的气势,却将‘脚踏实地’四字落到了极处,行走之中的他便像一座会动的大山,走的低调厚重,走的沉稳大气。

他所走的每一步路,都像是用心在走,用心的体会着脚下的大地,所以他所走出的每一步路,其中的间隔与步距便完全相等。

夏枯草沉默的看着对方,有些感慨的想着这所天下近一的封印师学院果然不同凡响,即使是所见三位院长中看着最为普通正常的他,即使只是行走,也有着如此不同凡响的威势。

杜仲极有古风,这里的‘古’不是这块大陆的古,而是穿越之前那处世界的‘古’。

所以夏枯草极不愿意将这样的人归类到白矾与柏子仁那般卑劣的贵族行列之中。

但他偏偏就是王族。

夏枯草再一次有些遗憾的想到。

……

“神圣戒律法典国内并没有姓柏的蓝血贵族,所以那位柏子仁应该只是普通荣耀贵族出身的教廷骑士,没有代表教廷的资格,所以如果对方逼迫过甚,你不用太过客气。”

杜仲的话语有些突兀的响起于夏枯草耳侧,沉浸于思绪的他猛一抬头,这才发现通往旧校区的传送阵已近在眼前,赶忙停下脚步,收敛心神仔细聆听。

“所以那一行人一定是以那位艾尔贝塔侯爵的长子为主,你在与他交涉的过程中记得注意不要牵扯到教廷。毕竟……院长愿意为你担下这个麻烦,但也仅此而已,明白吗?”

夏枯草皱了皱眉,品出了味道,不由开口:“你不去?”

“不去。”杜仲缓缓摇头,继而面无表情的解释道:“对方的身份不够,应该只是试探一下学院对你的看法,我去,便是以大欺小,落人话柄,而且……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问题,我这一去,事态便无可挽回,单单你去,才有调整的空间。”

“龙叔承诺的三天变为一天,我也觉得其中有些问题。”夏枯草小意的低下了头,这般轻声说了一句。

杜仲看了一眼垂首而立的夏枯草,摇了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院长只会庇护作为他学生的你,所以即使微光酒馆的古山龙的确出了问题,办法也只有由你自己去想。”

夏枯草只得沉默。

“这个话题就此结束。”杜仲看了眼身前倔强不语的少年,眼中闪过一抹温色,随即闭上眼,面无表情的说道:“微光酒馆的古山龙的确算一号人物,不过以他的能量,所说的为你拖延三天,只能建立在侯爵府没有意识到白矾出事的前提下。”

夏枯草眼前一亮,有些暖意的想着他到底还是帮了自己,不由极为感激。

“但一旦对方察觉了白矾的死而主动寻求情报,以他的能耐拖延一个晚上便是极限。所以你若要救他,必须先弄清楚为何侯爵府会意识到白矾的死。”

杜仲睁开眼,有些生硬的将话题转回,“接着继续说明我所认为古怪的地方。”

说到这,杜仲不由皱起了眉。

“我奇怪的是,既然三天变成了一天,为何侯爵府还只派些年轻人过来要你……而不是祭出更强的阵容?”

“也许只是他们没法祭出更强的阵容?又或者他们过于忌惮学院的反应,不想将事情搞得无法挽回而大失颜面?”夏枯草低头沉思了数秒,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便开口说了出来。

“艾尔贝塔侯爵的确不在吉芬,”杜仲摇了摇头,有些嘲讽的看了一眼夏枯草,继续道:“但堂堂实力侯爵,蓝血贵族,怎可能搬不出更强势的阵容?他们不是搬不出,而是不想搬。”

“至于你说的第二个可能,”杜仲的眼中闪过一抹自嘲,“我知道你讨厌贵族,但你也不要太小瞧了他们,能称得上蓝血贵族的,自然有其本事,而魄力,只是其中最为基本的一个素质。”

“试想,如果你真是他们所认为的封印师学院学生,仅仅一夜过去,你能将你的庇护计划执行到哪?”

“第一步自然是告知我的导师。”

夏枯草皱着眉,心下盘算,“但想来院内的导师不会如石院长一般整日整夜的工作,所以如果我在昨夜之前已是这里的学生,在他们找上门的现在,顶多只能与导师商量对策,绝对到不了学院的高度。”

“是石副院长,不可混淆。”杜仲强调了一句,随即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夏枯草做的猜想,继续说道:“所以如果他们真想将你拿回去,就应该直接祭出最强势的阵容,以院内导师无可抗衡的压力将你直接带走,而不是派些年轻一代来寻你麻烦——虽然那些年轻人就身份而言也已很是不错,但这里毕竟是吉芬封印师学院。”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杜仲口中的学院全称少了‘王立’二字。

“您的意思是……他们根本不想把我从这带走?”夏枯草不可思议的晃了晃脑袋,皱眉说道:“可这说不通。”

“所以我才说事情有些怪。但你也不用担心什么——”杜仲指了指那处的传送阵,示意谈话结束,“这里毕竟是学院,无论他们有什么目的,单这一点,总是绕不开的,而既然院长要保你,那便没人可以动你。”

“最后,我提醒你一句。”杜仲负手而立,看着已身在阵中夏枯草,先前话语中隐而未露的骄傲终于散发了出来——

“我不管其中的古怪是什么,但既然现在的你已是学院学生,代表的就是学院,扛得是院长大旗,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你都不能给学院丢脸。”

“所以如果你想‘发飙’你想赢,这里便是最好的舞台。”

最后,他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渐渐被传送阵光芒笼罩的夏枯草,很是有些随意的道:“而学院如果要赢,便一定要赢的漂亮。”

光芒落下,人影渐消。

……

“学弟就是夏枯草?”

才踏出传送阵的夏枯草有些奇怪的看了眼自己,又抬头看了眼身前这位与自己穿着类似的年轻人,很有些困惑的应道:“学长你好,我就是夏枯草,不过……学长你为什么知道我就是我?”

这句话有些难懂,但那位年轻人只是微微一笑,指了指夏枯草腰际之上绑着的那条白色腰带,轻声细语的为其解释:“学院今年的招生工作还未结束,所以院内并没有一年级新生,据我所知,你应该是唯一的一个,而你腰上系着的这根白色带子,代表着一年级新生的身份。”

夏枯草恍然,心道怪不得自己住的宿舍区除了自己外便空无一人,跟着杜仲走来的路上也未碰见其余学生师长,原以为这所学院当真已经大到了万径人踪灭的地步,原来只不过是那处专为新生而设的校区还未被正式启用而已。

“我是三年级学生,王不留,你叫我王学长就好,杜副院长让我领你到会客厅。”年轻人指了指自己腰际的黄色腰带,友善的伸出了手。

夏枯草一愣之下握住,上下摇了摇,恭敬开口:“王学长好……不过?”

“我认识白石英。”王不留微微一笑后抽回了手,指了指身后的一处建筑,“而且他也来了。”

……

步入会客厅的夏枯草看了眼出现于眼帘中的人,不动声色的回身与那位王学长道了声谢,直到对方离去的身影彻底自眼中消失后才转过了身,将门掩上。

出乎预料的,第一个上前与他说话的,并不是那位艾尔贝塔侯爵之子。

只见白石英深深地吸了口气,眯着眼睛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痛苦,又似乎很是愉快,表情丰富的厉害,让人难以猜测他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他挺亲切的上前拉住了夏枯草的手,握了握后上下摇了摇。

“意外不?”白石英调皮的挑了挑眉。

“现在不,但刚才王学长拉我手的时候挺意外的。”夏枯草很是老实的回答,随即抽回了手,很是认真的问道:“你怎么也在这?被我牵连了?”

白石英笑了笑,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别太高看你自己,小爷我今儿个一大早就被署长一脚踢下床,用手提着领子吼了半天关于你的事,待睡眼惺忪的小爷我好不容易摆平有关清场听墙角的戏码后才反应过来你这无业游民原来干下了那么生猛的事。”

“意外不?”夏枯草同样调皮的挑挑眉。

“现在不,但刚才挺意外的。”白石英默契的装作老实的模样点了点头,随即不怀好意的笑笑,“我这有个消息,保准你听了后更意外。”

“没事,我就是来发飙的,你的消息再糟糕,大概也不过让我提前发出来而已。”

“发飙?”白石英显然有些意外——怒而杀人的好汉常有——虽然杀的是蓝血贵族的确少有,不过一夜过后浑不惧怕还敢反客为主,敢于发飙的绝对很少,眼前的这小子要不是胆子大过了天便是有高

《禁典封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