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妻威》妻威全文阅读 LOLI控 妻威全文章节

妻威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宋宜晟,宜晟的小说是《妻威》,它的作者是平舒道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当然有证据,本侯府中姨娘丫鬟俱可以作证,还搜出了一套丢在角落的黑衣。”宋宜晟招手,杨德海将准备好的东西呈上。 这是他的地盘,一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1 00:12: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宋宜晟,宜晟的小说是《妻威》,它的作者是平舒道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当然有证据,本侯府中姨娘丫鬟俱可以作证,还搜出了一套丢在角落的黑衣。”宋宜晟招手,杨德海将准备好的东西呈上。 这是他的地盘,一

《妻威》免费试读

“当然有证据,本侯府中姨娘丫鬟俱可以作证,还搜出了一套丢在角落的黑衣。”宋宜晟招手,杨德海将准备好的东西呈上。

这是他的地盘,一套人证物证,到底容易。

“可这些哪个同方统领有关?”沈锦容咬牙。

她哪里见过这样无耻的人。

方谦看着女孩子据理力争的背影,蓦地眼睛一酸,冰冷的心脏又开始跳动。

他方谦是柳家的儿郎,岂能让一个女子挡在身前辩护。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冷喝,提起了精神。

角落里,长宁悬着的心放下。

她赶来时,沈锦容已经在据理力争,故而没有露面。

长宁也在看。

方谦的应变能力实在有些差强人意,纵是她前世身边的宫女也要比他强上数倍。

不过是一句莫姨娘,他就要放弃抵抗缴械投降了吗?

他若出事,如何对得起柳家。

长宁回头,冲依兰扬了扬下巴。

依兰颤巍巍地,被长宁推了一下,闯入厅中。

宋宜晟压根没看她,只问沈锦容:“敢问沈小姐,你是如何得知我府中有桂树的?又为何方谦与贼人一道染了桂香,你却没有。”

这就是宋宜晟,无理也能辩三分,何况现在占据了地利人和。

“方谦私藏柳家旧旗,分明是柳党余孽,得知本侯妾侍有孕故意前来戕害本候长子报复,如此证据确凿,怎叫无关。”

宋宜晟声音嘶嘶作响,他虽不在乎什么孩子,但这却是个好由头。

他宋宜晟并非针对方谦,而是爱子情深。

暴怒之下,自然要杀之而后快。

如此既不算彻底得罪细柳营将士,又能除掉方谦,实是一箭双雕之计。

沈锦容咬唇,她只有孤零零的自己为方谦作证,面对宋宜晟这些刁难,她一时无可辩驳。

柳家到底是方谦的逆鳞,可此刻,方谦却没应。

因为身边那个跪倒的依兰正用蚊子似得声音喃喃:“老爷,杨大夫让您不必……不必为子伤神。”

宋宜晟没耐烦地挥袖。

他现在没空听大夫叨咕什么保健之术。

“因为……因为姨娘根本没有怀孕……”依兰的声音更小了,可还是有人听到了。

没有怀孕?

“没有怀孕?”沈锦容重复。

没有怀孕,那就是没有孩子,那所谓的爱子情深,可就不成立了。

还有什么为柳家报仇。

又成了无稽之谈。

又成了,借机刁难。

宋宜晟右手直哆嗦,拳头捏得咯吱响。

他举目在场中四望,想找到暗处那个人,暗处一定有人。

他能感觉到。

自己就像被一只手狠狠摄住,不论他怎么挣扎,怎么谋算,都被这只手抢在前头,翻不了身。

从前不是这样的。

从前他不论做什么,只要肯谋算,总是能料敌于先,抢占优势,就连国之重器的柳家他都能扳倒。

他不信,他无所畏惧。

“贱奴,你胡言乱语什么!”宋宜晟抬脚狠狠一踹。

依兰仰面而倒口吐鲜血,一闭眼晕厥过去。

可惜,宋宜晟占尽地利人和,却失了天时。

“你说什么?那小贱蹄子竟敢骗我!”杜氏像一只气炸了的蛤蟆,鼓鼓囊囊地从女宾厅冲了过来。

长宁藏身角落,勾起冷笑。

宋宜晟,你总不会将你的亲娘也踢晕过去吧。

杜氏这种泼皮妇人,遇事没主见却是得理不饶人,最好算计不过。

“娘!”宋宜晟牙齿咬得发酸。

“这事儿必须得好好地查清楚!”杜氏应道,她还当宋宜晟是因为假孕才气成这样。

长宁抱肩站在角落,心里没来由地舒服。

她很清楚,杜氏在宋宜晟心中只是个老实妇人,虽然虚伪,贪小便宜,但都是为了照顾好他们兄妹。

宋宜晟或许不爱任何女人,但还是爱同他相依为命的娘亲。

而现在来捅他一刀的,正是他敬爱的娘亲。

宋宜晟,你舒服吗。

反正,她很舒服就是了。

长宁扬起下巴,看到依兰被人拖下去,走上前说帮忙。

侍卫将依兰交给她,长宁便救醒她,道:“宋宜晟不会留你,顾氏也不会管你,但我可以帮你。”

依兰盯着她。

“去告诉那边的管事,就说厨房丢了一袋鸡血,你特来上报。”她丢出一块对牌和一袋银子。

至于依兰能不能逃掉,与她无关。

“谢……谢谢你。”依兰擦擦嘴角的血迹。

“哦?”长宁挑眉。

说到底,是她逼着依兰去清曙院,告诉顾氏善云是假孕的消息,顾氏才会再逼着依兰前来,依兰该恨她才是。

“老爷事后追查,姨娘也一定会丢下我,我只是颗弃子。”依兰垂头。

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

从善云上位,把她贬成杂役丫鬟,搓揉捏扁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颗弃子。

就像死了的梅香一样。

顾氏非但不会为她求情,反而还会丢她出来顶罪。

“你还挺聪明。”难怪被顾氏派来做奸细的事。

长宁道:“所以你刚才留在晴暖阁,不是替顾氏监视,而是想偷东西逃跑。”

可惜被长宁抓住,依兰哪儿也跑不掉。

“我……我是想偷对牌。”依兰垂下头,现在她有对牌了。

“去吧,办好这件事,你恨的人都要付出代价。”长宁说。

依兰吸了口凉气,眼睛瞪得大大的,心里莫名就被鼓动了。

莫姨娘,顾姨娘。

这些视她如草芥的人,都能付出代价。

依兰心里像是装了一颗咚咚跳的皮球,鼓鼓囊囊,用力点头。

“启禀老爷,厨房刚才派人来报,说是丢了一袋鸡血,不知和库房失窃之事是否有关,所以赶来报信。”管事不明所以,还以为是份功劳。

“老爷饶命,姨娘的确是假怀孕,血是姨娘事先安排好的鸡血,原本要来冤枉顾姨娘的,结果被黑衣人吓到意外摔破破,才不得不就地摔倒。但,但黑衣人是真的,老爷开恩呐!”素菊被顾氏“闻讯”押来,扑倒在地什么都交代了。

厅中众人面面相觑,这可真是场好戏啊。

瞧宋侯爷气得脸色青白,毫无血色,比起他来,那侯府里的姨娘,可是会演多了。

再加上此前沈大小姐的事,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到底是谁在算计谁,说不得那让出房间的顾姨娘也掺和其中。

如此精心算计的人家,怕是有没有遭盗都是个问题。

宋宜晟虎着脸。

人们的表情,宣示着,大局已定。

《妻威》 免费阅读章节

《妻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